「呼呼呼呼——」冰冷的白風還在旋捲著身體。
 
「10%。」一把男聲響在腦袋。
 
「你……」
 
「骨塊」繼續增生,在原來的骨頭上包上新一層薄骨。
 
「啊……」痛楚逐層逐層地傳來。
 


左胸骨、肋骨被逐部征服,包上新的骨頭。
 
「20%。」他得呈地說。
 
「停……手。」我在劇痛中說。
 
「閉嘴!汝不是要報仇嗎?」他雄厚地說,「安心交給本大爺好了。」
 
隨即,旋轉的暴風壓縮在一起,集中旋轉左肩。
 


「呼呼呼呼——」風聲尖銳刺耳;身體漸漸交由雷穆斯控制。
 
 
接著,左手自動提向左邊,五指伸直。
 
到底他想幹什麼?
 
油油人見風暴縮小,便放低雙手,重新張大嘴巴。
 
「躂——」油油人前行一步,夾緊雙指。


 
「呼呼呼呼——」壓縮的旋風向左移動,從左肩移至手肘、手腕,最後停在指頭。
 
同時,薄骨亦跟隨寒風,從「左肩」增生至「指尖」。
 
油油人雙手齊刺,連同咬過來的頭部,合共三點攻擊。
 
壓縮的旋風瞬速回歸左肩,薄骨也二度覆蓋回去。
 
「30%。」雷穆斯說,聲音響在腦袋。
 
「喀、咯、啪。」左手拉向「右邊」,關節啪出三聲。
 
在油油人的大口即將碰到頸子之際,即向左一移。
 


手刀?
 
「嘖——」鮮血濺出,油油人的腦袋被劈開上下兩半。
 
很快。
 
油油人「上唇」對上的位置,飛起後跌到地上;「下唇」以下的位置,無力地倒向左邊。
 
「一隻。」雷穆斯說,左手抓住胸前的銀劍,試圖拔劍。
 
這時候,眼睛又再模糊。
 
模糊中,冰蓉已拔出插在胸口的「雙劍人的右劍」,並且雙手握劍、將身體軟軟拗後。
 
又要投劍?


 
「小心!」我提醒。
 
「呼——」雙劍人的右劍脫手飛出,旋轉一圈後消失——
 
頭一側。
 
「嘖——」灰濛濛的右劍插入牆壁。
 
「真險……差點兒就沒救了……」我側著頭說。
 
「現在鬆一口氣,還早了點。」雷穆斯說,左手握住灰劍的劍柄。
 
「嘖——鏗——」拔出灰劍,擋住傑克的長槍突刺。
 


「鏗——」左手用力,推劍格開槍頭。
 
傑克雙目有神,戰意高昂,轉槍兩圈後開始瘋狂連刺。
 
「鏗、鏗、鏗、鏗——」左手握灰劍,逐下逐下地擋住。
 
現在的我,仍被銀劍釘在牆壁,右手依然沒有知覺。
 
「鏗、鏗、鏗、鏗——」左手握劍,保持防禦。
 
旋風風勢減弱,「骨塊」的侵佔暫時停止,也沒有擴散向右邊的跡象。
 
不過,我感覺自己愈來愈吃力。畢竟,胸口插著一柄劍,不能移動。喪屍化的傑克又豪不客氣。
 
這時候,眼睛又矇了一矇。


 
「糟了!」左劍落點出現偏差。
 
「嘖——」胸口立即被劃了一槍。
 
「鏗——」下一槍,左劍又及時防住。
 
「如果右手可以動的話……就可以拔劍了。」雷穆斯吃力地說。
 
「連你也不能控制我的右手?」我問。
 
「汝真不知道自己身體的狀況?實在……比原來的想像還差!」
 
「鏗、鏗、鏗、鏗——」劍與槍的交擊仍然持續。
 
同一時候,冰蓉已回收四柄短劍,也組裝完畢,開始轉劍。
 
「你……不會打不過吧?」我擔憂。
 
「喂,你……」
 
「閉嘴!」他說。風勢猛然加大,旋轉包圍全身——
 
「呼呼呼呼——」薄骨的擴散重新展開。首先增生至左大腿,然後延展至小腿和腳踝。
 
完成後,風勢回弱。
 
「40%。」他說。
 
抬頭望前,冰蓉雙手轉劍,轉速比生前還快。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看來,今次她不會喘氣,也不需要休息了。
 
突然,傑克的槍頭又刺過來。
 
「嘖——唧——」灰劍插地,左手接住搶頭。
 
可惜慢了一步,左胸被槍頭輕輕刺傷。
 
「你不能再快一點嗎?」我責怪雷穆斯。
 
「汝的眼睛跟不上,不是本大爺的問題!」他反駁,「不過,幸好刺中左胸。這點力度,本大爺的胸骨可以擋住。」
 
接著,眼睛又再模糊。
 
「怎樣都好了,總之……快點……解決他們吧。」我說。
 
「那麼,汝忍一下痛吧!」他說,左手用力奪槍。手一轉,槍頭指向傑克。
 
「什麼?」
 
左腳向牆壁一蹬,胸口沿銀劍滑前,左手奮力投槍。
 
「嘖——」長槍插穿傑克的胸口,逼他退後數步。
 
趁這時間,左手拔出胸口的銀劍。
 
「啊……」真心痛到不行。
 
「武器,雖然一見到就想起大哥。但無可否認,是件便利的工具。」
 
「嘖——」拔出後,左手握住「黑色劍柄」,血沿「銀色劍身」流下。
 
傑克若無其事地拔著長槍。
 
「我」右腳試動一下。
 
「不靈活,但還足以支撐身體。」雷穆斯說。
 
「這就足夠了。」說完,左腳猛力一蹬,身體傾前衝出。
 
銀光一揮。
 
「嘖——」斷掉傑克的左臂。
 
「小心後面!」我提醒。冰蓉正急速接近。
 
「呼——」
 
「嘖嘖嘖嘖嘖嘖——」一合即分,我被斬中六劍。
 
「媽的……偷襲?」踏穩後,傷口被凍住,沒有流血。
 
傷勢方面,被薄骨包住的部分還好,但右邊……有點血肉模糊的感覺。
 
「用汝的眼睛,連一劍都看不見。」雷穆斯說。
 
「那……怎麼辦?」我問,冰蓉又望過來。
 
「所以,要趕緊了。」
 
「啵呼——」寒風又捲起來。
 
現時,左胸、左手、左腳等左半邊的身體都被佔據了。
 
下一步是?
 
「頸……椎?」我痛苦地問,感覺有薄骨擴散上來,蒙住頸椎。
 
「不止。」他說,彷彿露出得呈的微笑。
 
薄骨持續增生,覆蓋左臉下顎。
 
「我」左手舉劍一照。左臉面頰正逐漸發白。
 
「哈哈哈哈!」薄骨覆蓋上顎後,雷穆斯初次用我的嘴巴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