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碑很冰涼,像一磚白玉。
 
下一瞬,左手穿了過去。
 
「發生什麼事?」我立即縮手。
 
石碑從被摸過的位置開始消失。轉眼間,整塊石碑、整個石陣都消失了。
 
腳底踩住的白雪,變成了青色,又長成嫩草。
 


嫩草由腳底開始擴散,雪地被替換成草地。
 
寒風刮大,眼前的空間出現扭曲。
 
幾秒後,我還未來得及驚訝——
 
一切都不同了。
 
 
「這裡……是?」我注視著草地,似乎正處於山丘之上。


 
慢著……繼羅馬之後,我又轉移到另一個世界?
 
這裡陽光明媚,四周洋溢著一種春天的氣息。
 
微風輕輕吹來,讓人生起懶意。
 
「咩咩……」羊的叫聲從背後傳來。
 
我轉身,看見了一群羊,羊群中間站著一個少年。


 
「他是?」
 
少年留著一頭清爽短髮,充滿陽光氣息。他挺直的站姿,也給人一種自信、正直的感覺。
 
「少年時期的雷穆斯?」我猜測。因為少年的眼睛是藍紫色的。
 
「雷穆斯!」我叫他。
 
他拿著牧羊棒,正在控制羊群,眼睛卻望著遠方。
 
似乎,他聽不到我的叫聲。
 
幾隻綿羊突然迫過來,搶奪我後面的草青。
 


「喂喂喂……」還來不及退後,牠們已穿過了我。
 
「莫非……」我伸手摸羊,同樣觸不到牠們。
 
看來是了,這裡是雷穆斯在生時的回憶,而不是另一個世界。
 
我只是透過石碑,看到了他的回憶而已。
 
所以什麼都觸碰不了,人們也不會聽到我的聲音。
 

在我開始理解自己的處境時,一個滿身灰塵、疲態盡現的少年走近。他的頭髮零散,部分瀏海碰到鼻子。肩膀上,掛著一個小包袱。
 
「大哥!羅慕路斯!」雷穆斯欣喜地說,招一招手,便不顧一切地跑過去。
 


那個疲倦的少年,就是羅慕路斯?他就是第一代羅馬國王?
 
「雷穆斯,我回來了。」羅慕路斯慘笑道,向前倒下。
 
「大哥!」雷穆斯以飛快的身影,及時接住大哥。
 
我跟過去,他們兩人都很俊俏,有種與眾不同的氣質魅力。
 
「會談成功嗎?其他牧羊團接受我們的同盟提議嗎?為什麼你會搞成這樣?」雷穆斯問,挽起大哥的右手,扣過自己的後頸,扶起大哥。
 
「成功是成功了。只不過……過程有點粗魯而已。」羅慕路斯笑笑道。
 
「那麼,是不是所有牧人都達成劃地牧羊的共識?之後不再爭奪草地?連努米特的牧人也肯加入?」
 
「不,就只有努米特的牧人不肯加入。」羅慕路斯說。


 
努米特?這個名字好像很熟面口,好似聽羊伯特提過。
 
「這也難怪,畢竟努米特是前任阿爾巴朗格王國的國王……自然不願意跟現任國王的牧人合作。」雷穆斯說。
 
「沒辦法,誰叫現在國王,是奪取他王位的王弟……」羅慕路斯慘然地說,左手按住右腹。
 
「努米特的牧人,他們有說什麼嗎?」雷穆斯在意地問。
 
「他們?他們只是來搗亂而已,根本無意達成共識。最後還出手傷人。」左手按住的地方,開始滲血。
 
「大哥,你受傷了?」雷穆斯緊張問,扶他到樹下,讓他靠樹而坐。

「小傷而已,休息兩日便會沒事。」羅慕路斯說,又問「咦?兩天沒見,你好像壯健了。」
 


「是嗎?我也覺得最近的肌肉愈來愈發達,看東西也愈來愈來清晰。」雷穆斯興奮地說。
 
「那就好。」羅慕路斯閉目休息。
 
「大哥,下次再開這類會議的時候,也帶上我吧。」雷穆斯提議。
 
「下次再算吧。」
 
「又下次……」雷穆斯不滿。
 
「啊,你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了嗎?」羅慕路斯開眼問。
 
「今天?」雷穆斯回憶。
 
「今天是牧羊叔叔檢我們回來的第十八年,是我們的生日喔。你忘記了嗎?」
 
「法斯土路思叔叔?說起來,他說今天會把我們的身世告訴我們。」
 
我在旁邊聽著,看來他們還未知道自己是努米特的王孫。
 
「我先把羊趕回去,之後一起去問吧。」雷穆斯拿起牧羊棒。
 
「嗯。」羅慕路斯回應。
 
 
接著,地面開始快轉。
 
「喂喂喂……怎麼回事?」我站不穩,幾乎倒下。
 
畫面一轉,我從青翠的山丘轉移到了牧羊人的帳篷。
 
晚色已至,帳篷內燃點著數根蠟燭。
 
「法斯土路思叔叔,你說今天會告訴我們身世。」雷穆斯扶著羅慕路斯進來。
 
木案前坐著一位大叔,看起來十分慈祥,留有很多灰灰的鬍子。
 
「羅慕路斯,你受傷了?」法斯土路思問。
 
「待會兒再說吧,先回答弟弟的問題。」羅慕路斯笑笑地說。
 
「這麼快就過了十八年,時間真是過得太快了。」法斯土路思摸著鬍子感嘆,然後俯身拿出一個搖籃。
 
「這是十八年前,我發現你們的時候,裝著你們的搖籃。」法斯土路思介紹。
 
「哦?」雷穆斯欲上前觀賞。
 
我早就站在搖籃旁邊了。
 
「糟糕了,法斯土路思!」帳篷外,有牧人心急求見。
 
「什麼事?」法斯土路思馬上出去。
 
「努米特正帶著一隊騎兵接近。」
 
「什麼?」法斯土路思驚訝,轉身望向羅慕路思,「會談出亂子了嗎?」
 
「一點點,就是打傷了幾個人……」羅慕路斯笑笑又抱歉地說。
 
「打傷了什麼人?」法斯土路思緊張問。
 
「努米特的牧人……不過是他們出手先的!我只是保護大家而已。」
 
「這下子糟糕了。」法斯土路思沉思說。
 
「要叫大家穿上裝備嗎?」雷穆斯問。
 
「嘶嘶嘶嘶……」馬嘶聲從遠處傳來。
 
「來不及了。」法斯土路思說,「我們出去吧。」
 
「羅慕路斯,你留在這裡。」他又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