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腿繼續奔跑,感覺前方正發生著什麼。
 
「要趕快了。」雷穆斯焦急地說。
 
過了二十秒,山路被枝葉叢林遮住。
 
「沙沙。」雷穆斯撥開礙事的叢林,眼前出現了一座陡峭的岩石坡。
 
坡上與坡下,各站著一個人。
 


站在面前的,是一個威風凜凜的男人。他年約廿六、眼睛有神、身材恢宏;下身穿著灰藍色的褲子,上身披著棕色的灰熊皮外衣。
 
他右手正持著一柄寬闊的雙面斧,上面插著五根竹箭。
 
站在坡上的少年,冷冷地俯瞰下方。看上去,年約十八,卻是滿身殺氣。
 
他的上身赤裸,露出誘人的人魚線和多塊精緻的肌肉,是一個俊俏的美男子。如果不是目露凶光,他肯定更有魅力。
 
服飾方面,美少年的額頭戴著豹紋頭帶,把野性的頭髮隔起,不礙視線。同時,他握弓的左手戴著豹皮謢臂,下身穿著白色褲子。
 


「他就是箭族的老大?」我望著,感覺很野性。
 
這時,美少年右手摸向背部的箭筒,扣出一根竹箭,按在弓上。灰熊男人則拔出斧頭上的五根箭。
 
一拉,一放。竹箭飛出——
 
「嗖——鏗——」灰熊男人以雙面斧作盾,擋住一箭,又跑向石坡。
 
「兩位老大,停手!不要打!」雷穆斯衝出來說。
 


「沒用的,他們太專心了。」我搖搖頭說。
 
美少年不斷重複扣箭、放箭;灰熊男人左右跳躍,一邊擋,一邊跳上石坡。
 
一踏上來,斧頭即橫空一斬。美少年跳起,凌空扣出八箭。
 
很輕盈!
 
「那不就是……」我說,想起阿凌。
 
「死吧。」美少年輕吟。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手一鬆,八箭以不同弧度飛出,射向剛上來的男人。
 
然而,面對來勢洶洶的箭,灰熊男人卻毫不緊張。


 
「呼——」雙面斧輕轉一圈,八根箭都釘在上面。
 
果然厲害,看來山賊首領也不是泛泛之輩。
 
「兩位老大,停手!」雷穆斯學著灰熊男人,重複他踏過的位置,逐步跳上岩石坡。
 
美少年一著地,雙面斧又再斬去,只好掏出短刀。
 
「鏗——」短刀被劈斷,少年又再躍起。
 
「你這傢伙,今日我一定要將你殺死。」他凌空翻身說,「箭術奧義‧十六連箭。」
 
左、右手各自扣出八根箭,左腳撐弓,右手先放八箭——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再到左手——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十六根箭看似四散,卻封死了灰熊男人的前後左右。其中,更因多發的箭數、多變的弧度而難以估計射徑。
 
所以,他只能繼續以「身插多箭」的斧頭擋住,而且稍有不慎,便會中箭。
 
「真是不敢輕看啊……箭族。」我佩服。
 
只見灰熊男人面色一沉,雙面斧一圈轉。
 
「鏗鏗鏗鏗鏗鏗鏗鏗——」竹箭都釘在上面。
 
「最後了。」少年露出淺笑,扣出圓尖頭鐵箭。
 


「他打算……一箭貫穿斧頭?」我開始憂心。
 
「來吧!」同時,灰熊男人右手拉後,作勢要拋出雙面斧。
 
糟糕了,恐怕會兩敗俱傷!
 
結果將會是一個中箭,一個著地時被斧頭劈中。
 
怎麼辦?
 
「停手啊!」雷穆斯大喊,加速跳躍。
 
「嗖——」、「呼——」箭已發、斧已拋。
 
雷穆斯剛上來,即拚命以左手握住開始旋轉的斧頭柄,右手抓住鐵箭。


 
「嘩……」我呆著。這大概是半人神才做到的事。
 
「什麼人?竟如此斗膽,阻礙我倆的決戰?」美少年著地後說。
 
「哮……哮……我叫雷穆斯。是次前來,是為了……跟兩位商討合作的事宜。」
 
「合作?合什麼作?」美少年不好氣地問。
 
「合作推翻現任的國王。」雷穆斯說。
 
為了聽清楚他們的對話,我決定爬上岩石坡。
 
「推翻國王?好似很有趣的樣子。」灰熊男人有善地走過來,他的笑容很溫暖。
 
可是,冷風一吹,面前的人和物都消失不見。
 
「雙腳離地……」我望望地面,好像被人抽起了。
 
眼前變得白茫茫一片,視力失去焦點。
 
幾秒過去,當焦點再回來的時候,四周吹著風雪,面前是一塊骨石色的石碑。
 
「我……回來了?」
 
「汝在這裡幹什麼?」年老的雷穆斯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