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艷女事件後,我靜靜地讀完了整個初中課程,中間幾乎沒有跟人說過話。我害怕和人溝通,也希望日子過得越苦越好,那好分散我心中撕裂般的痛楚。連身體的「病情」,我都沒去理。


這一年多時間除了讀書,我都在拼命尋找那些神神怪怪的東西,好像在追尋樂兒的步伐;可惜,我遇見的都是神棍,或者是網上那些早被轉載了幾百遍的都市傳說。


就連那什麼「紅衣美女」和deep web,都好像在空氣中消失了一樣。因為警方為了Zero案件要到Cyber取証,為免偷取客人資料賣的事東窗事發,在警察來之前他們就完全銷毀了那些紀錄,包括Zero的ICQ紀錄;連Zero的電話也在跳樓時完全毀壞了。所以,那套暗示手法,除了記了在我腦子中的半套之外就沒有其他副本了。


雖然一直無功,我仍是苦苦尋找著那個社會表面下的世界。





也許因為專心讀書,我的成績由以前全級倒數十名,到中三完結時一口氣升到上頭二十名。然後,我和校方申請了轉校。


這裡有太多和樂兒的回憶,留在這兒每天上學都像到地獄一樣。


好在政府還算有良心,在那事件之後有派社工跟進我的心理狀況;在社工的幫助下,以及我那不錯的成績,我高中時開始轉到同區另一間校風不錯的學校上課。




很快,我就在新學校讀了一個學期,並完成了第一次期末考。轉了新環境,我的心情好轉了一點,和新同學也算是合得來。


「軒少,你今次Chem幾多分?」剛剛派成績,鄰坐的男同學Tommy便急不及待問道。


「OK啦,都有71分,」我苦笑一下回答,會考課程可比以前難多了,這次我出了全力讀成績也不太理想。「咁你呢?」




「燈燈燈凳!」Tommy 奸笑了一下,沒有答我,卻是直接亮了試卷出來。


九十三分!我第一下還不能相信,擦了擦眼睛再看才確信自己沒看錯。那個年年考第一的讀書狂人陸進光也才八十八分!


Tommy 看出了我的震驚,得意地道:「哈哈,平時出一成力,而家認真少少比你地睇下我真正實力啦。」


的確,作為鄰桌我很了解Tommy 不是那種以成績見稱的學生;他平時小測的成績在全班的中下水平,功課也偶然會欠交。


我拍了拍他的膊頭,在他耳邊低聲問:「朋友一場,呢度講呢度散;老老實實,你係咪出貓?」




「出你老味咩,」Tommy反應很大,反擊道:「咁係因為本大仙未卜先知,Tip 題奇準。」


「下?what 7 you say?即係出貓啦?」我不明所以。


「呢D唔係叫出貓,係比出貓過份一百倍既出金手指。」他信心滿滿的。


「講到你一早知佢出乜咁喎Tommy 仔。」我不以為言。

「就係知,」Tommy滿臉挑戰的說:「反正多個人睇都無咩所謂。今晚我地會再試,你敢唔敢黎?」




「有咩唔敢,有咩玩先?」他大概是說在玩那些都市傳說中的把戲吧。換了以前,我一定不會相信他;但現在我一直找尋那些神秘的事,他不請我我還會主動問他呢!要是騙人的,我也沒多大損失。


「你黎到咪知。」Tommy 故作神秘說。「咁子時,即係今晚十一點,高登大廈(化名)樓下等。」

我也不再追問,反正明天是星期六不用上課,今晚就看看他能玩出什麼花樣。


晚上,我比約定時間早了五分鐘到達高登大廈,卻看見Tommy早已經在樓下等我了。我們招手打了個招呼,他便道:「真係有黎,軒少有膽色呀。」


我心想,再可怕的事我也遇過。口中卻道:「有正野喎點會唔黎。」


Tommy給了我一個好的手勢,然後交待道:「拿我就講到流牙血先講掂佢地比你上去睇。一陣你上到去,總之唔理見到D乜都唔好出聲,唔好掂我地。如果唔係就好大獲。你OK?」




哦?原來不止他一個啊。我也不多問,攤了攤雙手道:「唔出聲,唔掂你地,無問題。」


「爽快。」Tommy 讚許了我,然後便帶我走上樓梯。


高登大廈是一棟上了年紀的唐樓,沒有升降機,就算是樓梯,也只疏落地掛著忽明忽暗的黃燈泡照明,牆壁和梯級都破爛得好像幾十年沒修。


上去的時候我們都沒說話,只有腳步聲伴著走,倒喚起了我冒險的感覺。


走了五層,Tommy在一道木門前停了下來,然後有規律地敲門五下。很快,從裡面傳來了開鎖的聲音,他便示意我一同進去。




裡面是一間燈光極為昏暗的房間,正確點來說說只那種安放在神位前、裝作長明燈的紅色燈泡在照明。房間大約有四百呎大吧,目之所及,沒有很多家私,最明顯只有房中間一張麻雀台大小的圓桌,桌上有根燃點了的白蠟燭,以及在炫光下的一張紙和一碗白飯。


有四個人圍著桌子坐著,有男有女,基於太暗的關係我都看不清楚他們的長相,只大約估計到他們的年齡和我們差不多;桌子旁還有一張空凳,看來就是Tommy的坐位。


Tommy帶著我走過去,當我們接近的時候,桌旁的四人都警戒地看了看我,但沒說什麼話。Tommy坐下了,接著他們連打招呼也沒有,便各自伸出了手,手疊手地拿起了桌上放著的一支鉛筆。


這下不用他們說,我也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了。原來是玩筆仙,這個我在網絡上看過很多玩法,已經算是個半公開的禁忌遊戲。


桌子上的白紙,寫上了「1234567890」,「係」「唔係」以及「本位」。五人拿住了筆,筆尖放到了「本位」上,然後其中一個男生說了句:「筆仙筆仙快出黎。」


他說完了之後,半天沒有反應,只好由另外一位女生又說:「筆仙筆仙快出黎。」可是過了一會仍是什麼異狀都沒有。他們一連四個試了都沒反應,只餘下Tommy。如果他也失敗了,那今晚就沒戲看。所以,他請筆仙上來的時聲音有些緊張。


終於,在他說完之後,筆自己開始在「本位」打圈。可是,對我來說,筆會動的原因是參加者互相的作用力不平均,加上自我暗示的作用令他們覺得筆是自己在動。


「筆仙筆仙,請問你係咪上星期上黎果位?」Tommy是請仙上來的那位,所以由他先發問。


只見筆跡在「本位」打了幾圈,然後慢慢移動到「係」的那格。


「筆仙筆仙,請問今日黎睇既人今年第幾次生日?」接著另外一個男生問,倒有挑戰我的意思。


筆回到「本位」,然後慢慢移動到「4」字便不停的打圈。眾人臉上都現出疑惑的神色,唯獨是我大吃一驚,差點就發出聲音來。


我是閏年二月二十九日出生的,今年的生日,的確才是我第四次過生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