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醒來之後,我看見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看看四周,原來是在醫院。

但是我寧願自己求遠都不會醒來。我現在的心,就像全碎了一樣,好像靈魂已經死掉,只剩下肉體在生存。

這一星期以來,有很多人來探我,也有警察來問話。但是我沒有理會他們,一句話也沒有說。

我不想思考。只要動用腦袋一點點,就沒有一秒在責罵自己。



責罵自己的自大,責罵自己的自作聰明。

如果不是過於相信自己的推測,事情就不會往最壞的情況發展。

是我,樂兒是我害死的。

一星期後,我被拘捕了,原因是因為經理的手提電話在我身上找到,以及在替樂兒驗屍時發現了有我的精液殘留在她體內。

我拘留所內,我不管警察們信不信,找一切所知的都說了出來。



不過後來,警察撒消了我所有控罪;因為當醫院對德仔和Grace的病患束手無策之際,我用Zero通話紀錄中的手法解除了他們的暗示,使他們相信了我的口供。

然後,因為事情過於詭異,整個案子被列為機密並封存起來。經理因為姦殺罪被判了終身監禁,不過據說,他在女廁被放出來的時候已經瘋掉。

而樂兒和Zero則被當成是一般學生壓力太大自殺身亡事件對外公佈,對此,我也不好說些什麼。

德仔和Grace康復之後,完全忘記了那兩天發生了的事,也完全相信了警方的公佈。

所以,往此以後就只有我一人承受罪責,那七原罪中名為傲慢的罪。



我之後也梳遠了他倆,因為一見到他們,我就會想起樂兒。

後來,我發覺自己成為了性無能,因為只要一看到關於性愛的東西,我心中就會悲痛莫名。

不過我卻因此減了一些痛苦。我覺得這是上天對我不知天高地厚的懲罰。

我因而發奮學習,無論是書本上還是那些神神怪怪的知識;學得越多,才越了解自己的無知。

直到有一天,我遇上了生命中第二件古怪事件,那過有關於筆友的故事。

(<艷女>全文完,接下來會是新故事<筆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