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此話何解?」我呆立半秒過後,甚為有趣地學他的用語回答。

「你呢排係咪有玩過D咩請神儀式?」那位看起來像半仙一樣的老人家沒有直接回答,反問道。

請神儀式?那不就是昨晚請筆仙的玩意?看來這個人是有真材實學!我大喜過望,連忙道:「係呀先生!我琴晚睇人玩筆仙,仲出左事呀!」

半仙老人眉頭一皺,抬起左手捏指一算,然後說了句:「不好!」

「下!?咁即係發生咩事?」我急急地追問。



只見半仙老人閉上雙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才道:「我本為武當山修道之人,道號夢遺。今日我下山行走塵世,是為了找尋一物,本來不應多管俗事;只係我剛剛一算,算到小兄弟會有血光之災,不過你身帶極強殺氣,一般鬼神傷唔到你,所以業報已經轉移到身邊之人。貧道下山,命數可能即前來為你渡劫。」

夢遺大師不是少林寺方丈嗎?什麼時候成為了武當道長?可是我也不管了,他能一眼看穿我的身世和活動,那他就一定不是我這一年來所遇到過、各樣只想從我口袋賺錢的所謂「大師」。

「道長既然睇得穿我命格,咁而家點先化解到件事?」既然夢遺道長也說了我沒事,我也不太擔心;只是Tommy他們請筆仙出事,或多或少都是因為我在場觀看所影響,就算是業報也不可以連累他呀。

「咁你首先要詳細講比我聽究竟你地究竟點樣出事。」道長捏了捏下巴上的長鬚道。

我連忙把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事都鉅細無遺地告訴了他,他聽了之後,面上數次變色。當我說完之後,他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頓了一會才道:「睇黎你同被請上黎既鬼魂命運糾纏得非常緊密,所以只要你一出現,無論點樣既召喚方法都一定會召左佢上黎...」



「即係話,只要我學識召鬼方法,無論咩方法都會搵到樂兒!?」我聽到這裡不禁打斷了他,因為,我太驚喜了,原來,再見到樂兒,不是想像中那樣不可能!

「你冷靜少少聽我講先!」夢遺道長對被我打斷,顯得有點不悅。

「對唔住,我太激動,請道長繼續。」我連忙道歉。

「雖然佢唔會主動傷害你,但唔代表佢對你無害,」道長深意地望了我一眼才又繼續道:「事實上,根據你所述,果隻鬼魂係帶住極大既怨恨而死,而且對世間...準確黎講係對你...有強烈執著,呢種鬼魂,就好似一塊乾燥既海棉咁,會吸盡所到之處所有生人既陽氣。」

聽到這裡,我立即有不好的聯想。「即係話,而家Tommy佢地幾個都有危險?」我雖然急著想再見樂兒,甚至可以為她而死,卻也未至於想等同於拿人命生祭來召喚她。



夢遺道長聽見了我這樣問,才第一次露出笑容,道:「唔,孻子可教,明白學道之人該以天下蒼生為己任,不應執著七情六慾。」我心想,我可不是學道之人呀,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比樂兒重要的。但,慢著!我多想半秒後卻想通了,他這樣說不就是在收徒弟嗎?

我心頭狂跳,立即學著電視上古裝劇的口吻,雙手抱拳道:「師父受徒兒一拜!」便要作勢跪下來。

「不必啦。」夢遺道長雙手托起了我,使我看得雙眼都快突了出來。我們說話時一直隔著六、七米,他竟然話未說完已經到了我身前抓住我雙肩,我甚至看不清他是用走的還是跑的。

我望著他都說不出話來了。「拜師就免啦,」還是道長先開口:「我見小兄弟你資質唔錯,同我都叫有緣,先過你兩招保命。好啦,今日天色已晚,你聽日早少少黎搵我啦。」

我感動得快哭出來;都快兩年了,終於第一次有機會接觸到真正的神秘事物。不說別的,就是剛剛那記移形換影已經看出他實力高強啊。

「咁,我聽日去邊度搵你呢?」我見他作勢離開,連忙問。

「我隨風而來,隨風而去。」他的聲音好像是在很遠的地方飄來。接著,他整個身子真的飄了起來,圍著我忽左忽右地飄動,然後突然就在空氣中消失不見了!

「明日午時,我自會出現!」道長我聲音在空氣中迴盪著。



天啊,這是什麼法力啊!我要學,我要學,我要打十個!

今天我的心情很好,既和樂兒說了些話,又遇見了得道高人,除了即將能進入那個神秘世界,更加有望再會樂兒。因此我去了一個兩年來都不敢去的地方。

我到便利店買了一包香煙和一支酒,然後到尖東海傍獨自坐下。

這是我和樂兒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約會的地方,自她出事之後我一直不敢再來,要不是今天事情大有進展,我會一直避開這兒,即使經過也不會。

在我旁邊的人都是一雙一對,我燃點起香煙,再飲啖酒,開始明白那位仁兄為什麼要創作奸奸出來。因為,此時此刻,我也在幻想樂兒就在我身邊。

「等我,樂兒!」我暗暗下定決心,這次一定要好好學習。

我沒有坐很久,便沿廣東道走回去。當我慢慢地走到其中一間名店的門口時,有個印巴籍男人站了在我身前。



我停下來看著他,心想是問路的吧。他卻指著我,用印巴口音的英文和我道:「Stranger I can see good fortune in you(陌生人我能從你身上看到好運)。」

(以下對話本為英文)

我不明所以,便問:「有什麼好運可言?」

他接著打開了拿著的一本厚厚的本子,給我展示了裡面夾著的一張發黃黑白相片,上面依稀看到有十來人的合照,並道:「我們是古老的教會,有著全世界最強的預言力量。

你不相信的話,我給你一張紙,你寫上出生日期以及,家裡的人數,然後摺起來不要讓我看到。」然後他便從厚厚的本子折下一張紙,連同一支筆給我。

我只覺得有趣,便照他的方法做了。接著他把摺疊了的小紙張放到手心,把它揉成一團,然後閉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詞。

接著,他開了眼,和我說:「我已經知道你的命運了。」然後他打開了手上的本子,指著裡面問我,這就是你的出生年月日和家庭成員數目。」

那頁什麼很簡單,只有用手寫上的一組數字,正是2。29。0!



「那是我的答案!」我用驚訝的語氣回答。

「你遇見我是福氣,」那男人繼續道:「我們是最偉大的教會,只要我們的祝福,你就能達成一切。」

「那要怎樣才能祝福呢?」我追問。

「我們要看你的心意,如果給我們$100美金,我們能便你一生健康,如果如我們$1000美金,我們能達成你任何一個願望;我們是為了探知你的付出精神,你的決心夠我們才能幫你。」他一本正經地回答,卻絲毫不發覺我已經快氣炸了。

「我付你老母呀付出!」我終於忍不住發作,一手搶過他手中的本子翻起來,果然,其他的頁數盡是不同排列的數字組合,正是不同的日期和家庭成員數目!

「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嗎?這樣白痴的魔術連小孩子也騙不了呀!」我指著他的鼻子怒罵。那男人的臉慢慢由印巴人的深膚色漲紅了臉,卻不能反駁我什麼。

接著,他惱羞成怒,一把搶回了厚本子便逃,還邊跑邊高叫:「我咀咒你!你以後將會惡運纏身,你會早死...」便慢慢遠去。



我暗暗發笑,想不到這年頭還有這種下三濫的騙子啊。可是,我笑了不到兩秒,便突然聯想到一種可怕的可能性。

後來多得有這位騙子,我才能從一次危難中死裡逃生,我還真的想找他道謝呢。可是自此之後,我再也沒有遇過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