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時即日中,又名日正、中午等,在現代的時間就是上午十一時正至下午一時正。這時候太陽最猛烈,相傳這時陽氣達到極限,陰氣將會產生;舊社會有"午時三刻開斬"之說,意即,在午時三刻鐘時開刀問斬,此時陽氣最盛,陰氣即時消散,此罪大惡極之犯,應該「連鬼都不得做」,以示嚴懲。

陰陽家說的陽氣最盛,與現代天文學的說法不同,並非是正午最盛,而是在午時三刻。古代行斬刑是分時辰開斬的,亦即是斬刑有輕重。一般斬刑是正午開刀,讓其有鬼做;重犯或十惡不赦之犯,必選午時三刻開刀,不讓其做鬼。皇城的午門陽氣也最盛,不計時間,所以皇帝令推出午門斬首者,也無鬼做。

這是我這些年來瘋狂翻查中國古代迷信知識所學到,所有關於午時的東西。道長叫我午時找他,還要是人氣最旺的星期天,想來他們這一派學傳的道術應該是純陽至強一類了。

我不禁胡思亂想,難道一會兒我能學到九陽神功、太極拳之類的絕世神功?我一邊幻想自己將會成為張無忌,卻又想這想法多白痴啊。即使是絕世神功,放到現代社會又有什麼作用?難不成真的搞一隊少林...啊不...武當足球隊?

這天我很早就起來,吃過了很豐富的早餐便出門上山。慢著,上山?



那當然了,還記得當年Zero要施展換魂法時,也是要在學校的最高點,即天台進行。所以我不但要跑上山,還要上到香港最高的山:大帽山頂。

幸好現在正值冬天,要不然光是正午野外的太陽也足夠把我曬死了。

下了車,再走了一段路,我好不容易才爬到山頂。只見夢遺道長早已在那裡等著我。道長雙手背負,背對著我站在一塊大石上,寬大的衣服隨風飄動,一派得道仙人的樣子。

我還未開口叫他,他便主動轉過身來,拍手微笑道:「好好,非常好,恭喜你過左第一關。」

果然,這真的是一個考驗呢,我暗示慶幸這兩年來對中國文化還算深有研究,口中卻謙道:「哈哈,好運撞中姐。」



「呢個年頭好似你咁仲認識中國文化既後生仔已經買少見少...」夢遺道長有些傷感地道,隨即又止住了話題,正色道:「事不宜遲,我地而家正式開始啦。」

他隨後跳下了石頭,然後如昨天一樣,一下子就閃到我身前,開始說:「我地呢派係崇德崇陽,所以但凡所有學我派道術之人,都要受老君七十二戒所規,你係咪下定決心學?」

「係!」我用力的點了點頭,應真答。

「好,我今授老君七十二戒,」夢遺道長雙手指天,高叫:「曰: 上九戒者:
勿費用精神 勿時含血之物,樂其美色 勿傷王氣 勿貪寶貨 勿忘道 勿妄動 勿枝形明道 勿殺生 勿貪功名 此上九戒者

中九戒者:


勿為耳目鼻口所娛 常當謙讓舉百事評心 勿惚恫勿學邪文 勿資身好衣美食 勿求名譽 勿貪高榮求 勿輕躁 勿盈溢 此中九戒者

下九戒者:
勿與人諍曲直,得失避之 勿為諸惡 勿厭貧賤,強求富貴 勿多忌諱  勿稱聖人大 名勿強梁 勿禱祀鬼神 勿自是 勿樂兵 此下九戒者 以上即老君二十七戒戒文;二十七戒全備者即神仙 持十八戒備者壽,持九戒備者增壽不橫夭。」

我雖然不甚明白道長口中的古文,但也跟著他說了一遍。接著,他又道:「因為時間緊迫,我將會省略所有入門道文同入門功夫,直接教你抗禦邪氣之法。」

「下?乜可以跳級既咩?」我想起自己當年看過暗示法,因為只看了下半部進階法,能力反而遠不及只懂得入門之法的麥記經理。

「如果依正常方法,首先你要讀兩年《道德經》、《太平經》,之後要研習三年入門功夫,先可以開始接觸道法,你確定你想學?」道長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我道。

「當我無講過。」難怪那些小說中的道長都是老人,光是入門已經要五年。

然後,道長拿出一疊黃色長方形的紙張,以及兩支朱砂筆,便道:「我首先教你劃太玄生符。相傳此符為東漢末年天公將軍張角張天師所創,能夠駕馭鬼魂。張天師就係用佢控制萬鬼同朝廷軍隊作戰。」說完,他便拿起筆,在其中一張符紙上畫咒。



這時,我才體會到什麼是「鬼畫符」,天啊,那個所謂「太玄生符咒」,簡直和隨便在紙上亂畫一通沒分別,請筆仙那晚在紙上的筆跡都比這有條理。

道長大筆一揮,很快就完成了一個符咒,然後遞給我另一支朱砂筆和一張符紙,說:「好,而家到你試。記住,畫既時候,心入面要默念『無我無法,萬物皆空』,唔可以有其他雜念,先可以將你既真陽之氣注入符中,發揮效力。」

「好,好,」我苦笑道:「無我無法,萬物皆空呀嘛。」便接過紙筆,勉強在紙上依照記憶畫著。

可是,當我完成過後,不但道長臉色十分難看,我也不好意思說什麼。道長和我的分別,就好比唐伯虎的「百鳥朝凰圖」和祝枝山的「雞仔啄米圖」的對比一樣,我直情感到,道長就想像夫人一樣一拳把我打到口吐白沫。

「唔岩唔岩,」道長控制了一下心情才繼續教我:「首先要打橫,打個圈,再走八字...」

無奈本人是個究極畫痴,小時侯就算連簡單地畫卡通人物也是嚴重偏離實物;結果我苦戰了快兩小時,畫得滿頭大汗,才第一次成功畫完那個見鬼的太玄生符。

「無我無法,萬物皆空。」在我畫完最後一筆,並念完最後一次咒語後,果然感覺到一股暖氣自丹田(就是上腹)出現,然後經由我的手和朱砂筆,直傳至符紙上。

「呢...呢個就係...」我抬起頭望著道長,也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了。



「係啊,而家你既符咒已經有法力啦。」夢遺道長疲倦地說:「雖然用既時間比我想像中要長,但你最後都學識左。」

「道長,我...我都唔知點多謝你...」我也不懂得該說什麼了,還是他提醒我道:「你而家只係學左一招,只可以防守,切忌主動同鬼對抗。

你而家只需要番去將呢道符送比你既朋友,咁佢就暫時安全。不過你無修練過靈力,全靠天生既陽氣鎮鬼,所以一日之內只能夠畫一張符。好啦,午時快過,你下星期再黎啦。」

啊,不知不覺就過了兩小時,但我仍是有點不安,便問:「咁如果有緊急情況,我可以點做?」

「如果情況非常危險,你可以用手上既朱砂筆用番佢地既方法請師父。呢支筆開過光,用佢黎招仙一定可以招到大羅金仙下凡。不過只有一次效果。好啦,時候唔早,你快快下山啦。」道長已是近乎趕我走了,我只好連聲道謝,然後回頭下山。

我回到家中,仔細地研我回到家中,仔細地研究著那支朱砂筆,然後默念咒語,想再練習一下太玄生符。可是,當我完成之後,卻感覺不到丹田的那股暖意,看來我真的如道長所說,靈力不足,一日只能畫一張符。我失望地放下了紙筆,然後期待著下星期天的修練。

很快又到了星期一,又是上課日,我走在回校的路上,設想著Tommy的情況。回到課室,卻看見他已經坐了在鄰座。



「早晨呀Tommy。」我放下背包對他打招呼。他轉過頭來,臉上的氣息卻嚇了我一跳。

只見他面無血色,才兩天不見,整個人就像被吸乾了一樣,瘦了足足一個圈。

「早...早晨...」他有氣無力的打招呼,聲音沙啞。他現在的樣子,使我聯想到夢遺道長的話,就是樂兒的執念,會吸光所有生人的陽氣。眼前的Tommy,就是最佳例子!

我連忙拿出太玄生符打算交給他,誰知道他連碰都未碰到符紙,已經痛苦地大叫起來:「唔好...唔好過黎呀,我好熱,好辛苦呀!」

Tommy一面用力推開我一面叫,吸引了其他同學都望過來。這下可使我陷落十分尷尬的境地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