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以為是咁笑咗笑,
將鐵蓋蓋好之後,
慢慢咁行返去大門⋯

企起大門前面,
我可以從門下既空隙見到起屋入面透出嚟嘅燈光,證明我維修成功。當我暗地裏自我讚嘆自己嘅聰明,眼神閃過個空隙。

呈一條線嘅光,
多出一個黑色嘅障礙物。佢從左,移動到右,從右,再移動到中間嘅位置。中間嘅光線就被擋住左。



可以移動得咁靈活嘅物件,
可以係乜?
我屋企無養寵物,
想講個合理啲既解釋,
我一啲都唔願意相信,
呢個擺在眼前嘅事實。
同我隔住一道門距離嘅入侵者,

係人。



一個趁人離開屋企五分鐘就擅自入侵嘅人,究竟要有幾大嘅膽量?如果我而家入屋,有危險既一定係我。

我嘅思緒陷入混亂,
手足無措既我無計可施。
害怕得發紅嘅雙眼
死死望住門下個空隙。

我怕一個不留神,
失去左逃跑嘅好機會。



我嘗試唔發出任何聲音,
頭都唔回,身都唔轉,
右腳輕輕向後踏,
腳尖掂地,再慢慢將腳掌平放
最後將成隻腳穩定起地上。
一步。
左腳再輕輕向後踏,
同右腳一樣,
順次序將左腳穩定好。
再一步。

如我所願。
我嘅步伐冇發出任何聲音。
而屋入面嘅入侵者,
亦都冇任何動作。



我繼續向後行,
極度渴望逃走的心理,
不知不覺地掩蓋左我既理智。

原本緩慢嘅步伐,
慢慢變急、變快,
而係呢一瞬間,
我感覺到一隻冰冷既手,
輕輕咁,搭住左我膊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