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緩慢嘅步伐,
慢慢變急、變快,
而係呢一瞬間,
我感覺到一隻冰冷既手,
輕輕咁,搭住左我膊頭。

我全身變得僵硬,
起呢個寒冷的冬天,
我塊面卻驚到微微發燙,
雙腳不由自主咁顫震。



係呢一刻,我係到諗,如果我真係就咁有咩三長兩短,世界上仲有冇人會留意到我嘅消失,有冇人會為我流淚,有冇人會渴望我回到佢哋身邊...

諗到呢度,我嘅眼淚已經誠實咁答左我。自從離開左佢,已經無人會再記得我既存在。

即使好想可以改變呢一切,我知道唯一嘅退路係轉身,睇下我仲有啲咩可以做。

雙手輕輕抹走眼淚,
我強忍着驚聲尖叫既衝動,
慢慢轉身。



而我終於望到搭我膊頭嘅人,係一個目測大約5歲,着住白色連身裙嘅女仔。佢擁有一對墨黑色、且深邃既雙眼,睇落空洞而木訥。眼神好似要將我吸走,然後碎屍萬段。佢既嘴角掛住笑容。同佢奇怪嘅眼神格格不入。
唔理佢咩樣,起呢個情況下,
我覺得有責任將呢個女仔安全妥置。

'殊...'我將食指輕輕放起雙唇前,示意叫佢唔好發出任何聲音。而佢,一直都好安靜咁企左係度。
我個腦一片空白。
我唔知可以做啲咩,
我就靜靜咁企左係度,
同個女仔維持住同一個狀態。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四分鐘,
突然,女仔舉起手,用力咁扯住左我嘅右手,轉身拔腿就跑。我完全意識唔到發生咩事,只能夠跟住佢跑。

一路跑,
一路跑,
跑到一個十字路口,
一個好普通嘅十字路口。
平時有源源不絕嘅車經過,
而家,一架都冇。

唔知點解,
我個心泛起一陣揪痛。


然後個鼻好酸,
雙眼慢慢變得模糊,
一滴嘅液體從我塊面滑落,

“滴”

一滴眼淚滴落凹凸不平嘅地面。
係呢個寧靜嘅夜晚,
聲音變得格外清晰。

接住落嚟,
我知道我要清楚了解,
自己而家可以做啲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