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左一個咁可怕既夢,
我已經再訓唔著。唯有行到浴室,放一缸熱水,好好浸個浴。
希望可以忘記恐懼。

企起浴缸前,
我默默褪去身上每一片衣物。
眼望住肚皮上既疤痕,
眼淚又再起眼眶打轉。
點解?點解要忘記過去都咁難?



突然諗起五年前發生既事,
我開始自責,
我估,
都係因為呢件事,佢地想報仇。

我記得昐哥哥係我師兄。
一直一直,都係我暗戀佢、追求佢。佢上完每一個課節,我都會買定佢愛食既糖,企起課室門口等佢。
從來,佢半推半就咁接受呢啲野,完全冇同我親近多半步。
直至有一日,
佢同佢女朋友分左手。佢好唔開心,一路喊,一路行翻屋企。


見到佢咁,我個心好難受。我一邊起後面跟住佢。

終於,佢發現左我,
久久未得發洩慾念既佢,
突然變左一隻兇殘既野獸,毫不留情咁推倒我,扯破我身上每一件衣物,無視我既尖叫、抗拒,狠狠地進入左我身體。黏稠既精液混和點點血紅,我已經泣不成聲。我估唔到,佢唯一一次願意同我親近,只為發洩淫慾。

接下來三個星期,昐哥哥聯絡過我好幾次。每一次,都係搞完野就講ByeBye。我唔知佢究竟愛唔愛我。但我愛佢,所以我接受一切。同時亦憎恨自己只有洩慾既利用價值。

之後,我無再同佢聯絡。我唔想令到美麗既愛情變得如此低賤。更重要既係,我對佢已經無左嗰種迷戀。



到我月經無再出現,
每食少少野就想嘔,
個肚會突然好痛。
我知道,我有左bb。

起醫院檢查左好幾次,份報告都係寫我懷孕。我絕望、我後悔。我默默走到昐哥哥屋企,淡淡講左句'我有左'。正想同佢講我想落左佢,昐哥哥竟然笑住話:"真架?太好喇!"然後佢開始興奮咁想像我地未來既生活。我冷笑,只覺得佢不切實際。

唔係無情啊。我根本未準備好。
我無錢、我未玩夠、我唔鐘意湊仔
重點係,我唔再愛昐哥哥。

我決定要結束一啲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