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錢、我未玩夠、我唔鐘意湊仔
重點係,我唔再愛昐哥哥。
我決定要結束一啲野。

嗰日,
我約左昐哥哥陪我去醫院檢查。
聽到醫生話比我地知,
bb有幾大個,有幾健康,
昐哥哥好開心。
而我,只係講左句,


我地不如好好傾下計。

醫生聽到,
冲話醫院天台岩岩種左啲花,
嗰度仲有啲枱凳,
曬下太陽對bb好,同我地講,話可以去坐下、傾下計。

於是我地就上左天台。

到左天台,


我話,不如落左個bb,無謂再拖啦。昐哥哥面色大變,
話我殘忍、仆街、賤格。
我聽到真係好嬲。
第一次,明明係佢夾硬插入黎。

一段爭執之後,我坐上天台邊緣既圍籬,打算用自己條命威脅佢。

我大叫,
如果佢再堅持要我生個仔,
我就跳落去。



昐哥哥即刻跑過黎扯翻我落地。
我用力掙扎,佢緊緊抱住我,到已經無力再扯住我,稍微放鬆左雙手一秒。

起呢一秒,無意識到佢放鬆左手既我踢左佢一腳,頓時感覺到一下離心力。當我以為今次死硬,背脊被用力一推,我跌翻落天台地下,隱約聽到一句,''求下你好好照顧個bb吖?好無呀?!?!'',
枱頭一望,
昐哥哥已經唔見左。

我跌坐左起度。呆呆望住個圍籬,眼淚又再濕徹滿面。

直至聽到警車聲,然後有個身穿藍色制服既人上左黎,話係警察,要請我落翻去樓下拹助調查、同錄口供。

我默默跟住行起前面呢個警察,落到醫院大堂近門口。
門口外,係一個已不見人形,手腳向不同方向異常彎曲折斷,平躺鮮紅血泊之中既屍體。佢既雙眼,緊緊瞪著我所在既方向,似是懷住點點哀怨。
呢個人,係我化成灰都會認得既人。無疑,佢係昐哥哥。



我曾經深愛既人,一分鐘前,仍盡力想挽留一條生命、一分鐘後,自己卻從高空跌死。就死係我眼前。這種感覺,真係好奇怪。

而警察亦似察覺到我面上既呆滯同一絲恐懼,用一隻手推住我向大門走。

我同個警察同行,一直走到離屍體只有三米左右既距離。我見到另一個警察用一個銀色鉗,將昐哥哥個電話夾到一個透明膠袋入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