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 鳳︰我俾個女仔救咗。

(噗~)

(…)

「丫~」我個頭好痛,我噤住咗自己個頭。

「咦,你醒喇?」一把女仔嘅聲音。



我抬頭一望…

「你…你係…呢度…呢度係邊啊?請問…請問呢度係邊啊?」

我見到眼前係一個清麗脫俗嘅女仔,大概只有十八九歲,但係佢一身衣裝好殘舊…

「我救你返嚟嫁,你係咪應該多謝我先啊?」

佢嘅語氣同態度,真係…



真係配唔上佢個清麗脫俗嘅樣貌…

「多…多謝。」其實我都唔知自己多謝佢D咩,不過應酬住佢先啫。

佢轉咗身就去整理一D嘢,而我而家嘅角度亦都睇唔到佢究竟做緊D咩…

「你記唔記得自己係邊個啊?」佢背住我問。

「我…我…我係…」我當然記得,但係防人之心不可無,所以我冇講。



「你唔係失咗憶丫嘛?」

「唔…唔係,不過,請問呢度係邊度嚟嫁?」

「牛家村山邊嘅一間木屋仔囉。」

「牛家村!?」

「係啊。」

「咁…請問你喺邊度救返我嫁?」

「白水溪頭嗰邊囉,當時你仲砸住另一個人添。」

「另一個人!?咁…嗰個人係點嫁?佢咩樣嫁?」



「咩你咁多嘢問嫁,知道唔救你返嚟啦。」

「唔好意思啊。」

「係一個…我都唔知點形容,不過係一個男人囉。」

「你有救埋佢嗎?」

「唔係我唔救佢啊,係我帶咗你返嚟之後,再去嗰度,佢就唔見咗人嚧。都唔知佢去咗邊,話唔定俾水沖走咗嚧。」

「哦,咁…算啦,多謝你先啊,小姐。」

我慢慢起咗身,準備落床,諗住行出門口睇吓。



「你啱啱醒,不如食碗米飯先啦。」

原來佢另轉頭係整緊碗飯俾我食。

唔講唔覺,一講就覺,個肚亦即時有反應,原來我好肚餓…

「多謝。」

我坐低就即刻爬飯…

但係估唔到嘅係…

呢碗白飯竟然係咁好食…

就好似…此物只應天上有一樣。



當我享受緊呢碗咁好食嘅飯嗰陣…

佢坐咗喺我身邊,仲講…

「我唔知你喺邊度嚟,但係如果你要走我都唔會阻你,不過你係一陣就走嘅話,唔好話我唔提你啊,呢個山頭出名好多妖魔鬼怪嫁。」

唔知點解,我覺得呢個女仔好似唔想我走咁。

「咁你一個女仔住喺度唔驚咩?」

「驚都唔驚得咁多啦。」

咦,我突然諗起D嘢,所以即刻問︰



「唔好意思啊,我想問,我究竟暈咗幾耐啊?或者講,我訓咗喺你屋企幾耐啊?」

「三日。你訓咗喺我屋企三日喇。」

「吓!?三日!?已經三日喇?唔知佢哋點呢?」

「佢哋!?」

「丫,哈哈,冇嘢嘅,我對佢哋有信心,不過真係唔好意思啊,打攪到你香閨添…」

「香咩閨丫,爛木屋喳嘛。」

佢嘅態度真係好粗鄙,但係…

唔知係咪自己老咗呢,我覺得呢種爽直嘅女仔又好似幾討好噃。

我對住佢微微笑咗吓,再問︰

「咁你點解一個女仔住喺度嘅?」

我問咗呢句之後,我估唔到…

佢竟然喊咗出嚟…

冇喊出聲,但係就熱淚盈眶咁,我見猶憐咁,不過,佢都有回答我嘅問題︰

「我細細個父母就死咗嫁喇,之後條村有瘟疫,村裡面所有人都指責係我剋星,話係我累死佢哋喎,佢哋都唔鍾意我,所以之後,我婆婆就帶咗我上山嚟咗呢度住,不過就三年前,三年前,我婆婆過咗身,之後就剩返我一個人囉…」

「唔好意思啊,提到你傷心事添。」

「唔緊要,你係走就快喇,自己小心D啦。」佢起咗身,背向住我…

我望住佢楚楚可憐嘅背影,側側地身慢慢行出門口…

我好想出去睇吓,但係同時又真係好想留低陪吓佢…

唔係諗淫嘢,只係想安撫吓佢啫…

畢竟自己都一把年紀,難聽D講句,做人哋老豆都仲得…

邊會有淫嘢諗丫。

咦,我諗到喇!唔係淫嘢啊!我另返轉頭就問︰

「係呢,我未問你叫咩名噃,小姐,你叫咩名啊?」

佢另返過嚟望住我,再講︰

「你咁好笑嘅,自己又唔講自己叫咩名,就問人哋。哼,我叫陸瑞基。」

一個好男性化嘅名。

「陸瑞基!?你好啊,我出去行一陣先,我會返嚟嫁,我一定會返嚟。」

我見到佢嘅表情顯露返少少喜悅咁,佢再問︰

「咁不如我帶你出去行吓丫。」

「你帶我!?哦,好啊。」

之後瑞基就帶咗我出出面。

「陸小姐呀,頭先你咪話呢度好多妖魔鬼怪嘅,其實實不相暪,我係道士嚟,都識少少治邪捉鬼嘅嘢嘅,你或者帶一帶我去睇吓丫。」

「道士!?睇你咁斯文,又唔似係道士噃。」

「哈哈,乜道士有樣睇嫁咩?」

「係啊,山下嗰D道士全部都係鬍鬚長長,似隻山羊,表面善良,實質無良咁嫁。」

「哈哈,你講嘢都幾得意嫁喎。」

「除咗賣豆腐嗰個西施嬸嬸,你係第二個咁講我嫁咋。」

「哈,乜係咁呀。」

唔經唔覺,天都已經黑晒嚧,我見好似有D風,所以咁問佢︰

「陸小姐,你凍唔凍啊?」

「凍就唔凍,不過有D驚啊,因為我咁耐以嚟都未試過黑媽媽嚟惡鬼洞呢邊嫁。」

「惡鬼洞!?」

我見到佢望嚟望去,真係好似驚有嘢會彈出嚟咁…

「係啊,前面呢個洞口就係惡鬼洞喇,聽講從來冇人試過走咗入去出得返嚟嫁。」

「哦,OK,咁樣…」

佢傻傻咁望住我。

「咩事啊?」

「咩係屙K啊?你想喺度解決呀?」

「哦,OK即係可以啊,得啊,明白啊咁嘅意思,係英文嚟嫁。」

「英文!?」

「英文即係…洋文。」

「嘩,你咁厲害嘅,連洋文都識呀。」

「可以啦,我有時間教吓你丫。」

「OK。」

「哈哈,你學嘢都幾快噃。」

正當我想行入去惡鬼洞之際,突然諗到瑞基佢入到洞裡面可能有危險,所以…

「陸小姐,你唔好郁住,你跟我做,一陣真係見到妖魔鬼怪,唔使驚,你做好呢個動作就得。」

我之後不畏男女身份,可能因為我當咗佢係小朋友咁,我用雙手教佢點做…

「咁樣,咁樣,咁樣…」

「咁…咁就得嫁喇?」

「丫,咪住。你先咁樣,咁樣,咁樣…危險時再轉返頭先嗰個動作。OK?」

「哦,OK。」

我帶住瑞基行咗入惡鬼洞…

「Eee…我有D驚啊。」

「有我喺度,你呢世都唔使再驚。」

呢度個洞好黑,所以我求其亂噏。

因為當時我係望嚟望去,怕D鬼會突然彈出嚟。

之後陸小姐冇再出聲,淨係雙手好用力咁握住我隻左手。

(Weeee~ 哇~ 丫~)

洞裡面傳嚟D咁嘅聲音,所以我即刻…

「何方妖孽,速速報上名來。」

「報你條命,我食咗你就有份。」一把怪聲。

我見到陸小姐好驚,握到我好實…

「記住,有我喺度,你呢世都唔使再驚。」呢吓係幫佢壯膽嘅。

「妖孽,再唔講清楚你做乜喺度作惡,就唔好怪我出手狠喇!」

「哈哈哈,出手狠?你咩料子啊?夠膽嚟騷擾我山靈妖婆!?」

「哼,區區小妖,唔怕話你知,我就係火鳳派唯一傳人,記住喇,我叫…

陳,鳳,初!」

(待續)

下集預告︰

循地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