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 雞︰我心愛嘅師姐出現喇!

上次講到仙女姐姐出現咗喺我面前…

之後師父出咗嚟,講咗幾句就帶咗仙女姐姐入茅屋坐低…

而我…

就一直眼甘甘咁望住仙女姐姐…



「你而家係我徒弟喇,咁我可唔可以問吓點解你咁想做我徒弟呢?」

「我頭先講咗囉!我有我嘅原因,你教晒我你識嘅嘢就得喇!」

「我識得尊師重道噃,你係咪真係想學嫁?」

「我要捉邪治鬼嘅能力啊!」

「哦~~~ 咁少則兩三年,大則幾十年,你有排學噃!」



「冇D速學嘅方法咩?」

「有,不過冇速教嘅方法囉。」

「總之我有錢,我就係要好快好快咁學識捉鬼!」

「哦。」

之後師父竟然…



推咗我埋仙女姐姐度,而仙女姐姐亦都好自然反應咁攬住咗我…

我當然面都紅晒啦。

「恭喜你,你捉到喇!」師父講。

「攪乜嘢啊?我要捉鬼啊!」

「頭先我咪講過我個徒弟係奀皮鬼囉。」

「我要捉衰鬼啊!」

「阿達,出嚟俾佢捉!」

「我要捉惡鬼啊!」



「要幾惡?」

「好惡好惡啊!」

(嘭~!)

「八婆,即刻同我躝屍趌路!」師父拍檯鬧人。

大家當場嚇到呆咗,我都未見過師父咁惡,唔通師父真係發脾氣?

「咁…唔知夠唔夠惡呢,徒弟妹妹?」

師父突然轉晒面口,變到好和藹可親咁同仙女姐姐講。



大家都表示無奈,仙女姐姐呆完之後就回答︰

「係…係…係咁喇,隻…隻惡鬼…嗚嗚嗚嗚嗚…」

仙女姐姐仲喊起上嚟。

我見到佢咁,我都忍唔住喊埋一份。

(啪~) 師父拍我膊頭。

「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師父係同我講。

「你終於肯講喇咩?講晒出嚟先啦,師父會幫你處理。」師父轉向仙女姐姐問。

「我…我親眼睇住我嫲嫲俾隻惡鬼咬死咗…嗚嗚…」



「鬼!?咬死人?你會唔會係見到殭屍啊?」

「殭屍!?」

「徒弟妹妹,你先解答我三樣嘢,第一,你嫲嫲條屍而家喺邊?第二,點解當時你會冇事?第三,點解會得你一個嚟搵我,D大人呢?丫,仲有添啊,點解你想跟我學法,而唔係請我去處理?」

「嫲嫲條屍喺我屋企後山個家墳度,我冇事係因為爸爸都在場,隻惡鬼俾佢哋打走咗,至於我點解一個人嚟,係因為爸爸其實唔俾我搵其他人幫手,仲有,我想跟你學法,係因為我想親手幫嫲嫲報仇同埋唔可以俾我爸爸知,爸爸好反對我搵其他人幫手嫁。」

「哦~ 睇你一身裝扮,再聽你講話你爸爸唔俾,咁我應該大概估到你係邊條友個女喇,你應該唔係「七彩」裡面嘅 「鏟」,「鏟家客棧」大老闆金產權嘅女,就係「皇」,所謂嘅皇族後裔,朱投秉嘅女,你係邊個個女啊?」

仙女姐姐呆咗咁望住師父,好似好凝重,仲好似嬲嬲地咁…

「我爸爸叫朱謀秉,唔係朱投秉,謀係謀略個謀,秉係秉承個秉,有秉承前人謀略能力嘅意思嫁。」



「哦~ 我知啊!」

「你知又叫佢豬頭丙?」

「我係要叫佢豬頭丙啊,你唔俾我叫,我偏要叫,你唔跟我叫,我就唔教你嘢。」

「Mmm…咁…咁…」

我見到仙女姐姐有口難言,受盡委屈咁,所以…

「師父呀,唔好咁啦,你唔係成日教我要尊重人哋咩?唔好咁話人哋爸爸啦。」

「衰仔,手指拗出唔拗入,你信唔信我以後都叫埋你做豬頭丙丫嗱?你哋講丫,今時今日佢呢個門派仲係傳男不傳女,到佢呢代都唔肯改,你話佢豬唔豬?家族世代 傳承嘅「金身布衣」,因為傳男不傳女,而家淨係得返佢自己識,你話佢豬唔豬?而家都仲咁迂腐,自己唔教,仲要唔俾個女去第二度學嘢,你話佢豬唔豬?佢唔係 豬頭丙係咩啊?」

我望望仙女姐姐,佢嘅表情都好似某程度上認同咗咁,而且仲報以一對渴求高人指點嘅眼神望埋師父度…

「我…我淨係想為我嫲嫲報仇咋,師父,你可唔可以幫我啊?」

「你係有心學嘅,我可以教你,當係串吓你老豆都好,但係你要親手報仇嘅話,首先,我唔希望人一直有仇恨埋喺個心度,咁樣會好唔開心,不覺對手係鬼怪就算啦,仲有,要親手報仇嘅話,我可以同你講,冇返三五七年係冇可能,咁你仲想唔想學?定係返去同你老豆去捉隻嘢就算?」

「我…我想學!請師父你教我。」

「好,叫聲師父同兩位師兄先啦!我出一出門,如果想今日就開始學嘢嘅話,問住師兄先。晏D我返嚟,再同你去案發現場睇吓。」

講完呢句,師父就出咗門。

「Eee…師妹呀,你想學咩啊?睇吓我可唔可以教到你。」我向仙女姐姐咁講。

「你!?唔使喇,我只係想學師父D嘢,仲有,我明顯比你大,以後你唔該叫我師姐,唔係我唔會睬你。」

「哼,大小姐脾氣。」呢個係師兄喺廚房到講嘅。

至於我,我唔理佢係師姐又好,師妹又好,我只在乎佢睬唔睬我,所以…

「咁師姐你想學咩丫?我可以幫到你嘅我一定幫你。」

「咁你識D咩丫?捉鬼你識咩?我驚你見到鬼,尿到瀨埋啊。」

「此言差矣,我自懂性以嚟,未曾瀨過尿…」

「淨係瀨過屎啫…」師兄又多口。

「師兄!」我當然大嗌,制止佢再誣衊我。

「師姐,你等等我。」

我喺褲浪度攞咗本筆記出嚟,仲打開俾師姐佢睇…

「師姐,呢D就係我捉邪捉鬼嘅記錄喇,我最叻嗰次就係用我嘅…神劍嚟打敗咗虹霞門被遂出師門,而且仲走火入魔嘅大師兄高秀藍喇!」

「屎,眼,神…」師姐睇住我本嘢D字讀出嚟。

「哦!我寫得樣衰啫,其實係我想寫…屍眼神劍,屍係殭屍個屍,意思係…我嘅神劍專係追住妖邪隻眼去攻擊嘅…」

「嘩,師弟,係威噃!咁都俾你講得通…」師兄再插口。

「師兄!」

「師姐呀,唔使理佢,神劍就教唔到你喇,因為男性專用嘅,女性用有D失儀態,不過我可以教你鳳凰擺駕!」我連動作都做埋。

「嘻嘻,你好攪笑,不過唔使喇,我等師父返嚟就得,我都出一出去,應該會比師父快返嚟嘅,如果師父真係快過我返嚟,師弟你就同佢講聲我好快返啦。」

「哦。」

師姐講完就走咗…

好奇驅使我想跟佢尾去睇吓…

「師兄,我出一出門!」

「你咪出囉,關我鬼事咩。」

我一直跟住師姐,經過大街,穿過窄巷,終於嚟到…

「虹霞門!?」

師姐入咗去裡面做咩呢?

好奇再次驅使我再去做D瘋狂嘅嘢,我偷偷地由狗窿入咗去虹霞門…

我見到師姐同…虹霞門幾位師兄…

「喂,我想搵你哋虹霞門嘅掌門!」

「師父唔喺度噃,靚女,有咩貴幹呢?」回應嘅係新任虹霞門大師兄高傲正。

「關你哋咩事,佢幾時返?」

「你咁冇禮貌,我真係唔想答你噃。」

「我有錢,咁答唔答?」

「哦~ 有錢就好辦事啦,師弟閂門,放…狗定殭屍好呢?」

「殭屍啦,師兄,我哋啱啱學識控屍術,玩吓都好嫁。」高傲正嘅師弟回應。

「你…你哋想點啊?」師姐已經有D驚慌。

「錢你估我哋冇咩?我亦唔信你一個女仔可以俾得起幾多錢我哋。你咁冇禮貌,我哋唔教訓吓你,我諗你唔知死,好啦,師弟,放殭屍阿布出嚟。」

「係!」一個師弟回應之後,走咗入內堂。

成班禽獸就淨係企喺度奸笑,師姐就想走,但係俾其中一隻禽獸阻止…

(噗~~ 噗~~ 噗~~)

突然,內堂跳咗一條屍出嚟,個樣唔算恐怖嗰隻,只係一般面青口唇白,但係…

足已嚇親我心愛嘅師姐…

「唔好啊!唔好啊!救命啊!」

「你求我哋放過你先啦,唔係唔使旨意我哋放你走。」

喺呢個時候,我諗係我出場嘅最佳時機喇!

我斯斯然咁行出去…

「師兄們,唔使咁嘅,我師…妹嚟問侯吓你哋師父佢老人家啫。」

「哼,雞仔!?你出嚟做架兩呀?你師妹?做咩嚟我哋度攪事啊?」

「冇攪事丫,我師妹佢講嘢直接啫,咁我哋而家走得未丫?」

「走!?柴米油鹽醬醋茶都有,就係冇酒。」

「咁師兄們想點丫?」

「你哋鳳派咪好勁嘅,我就想睇吓你點對付到我哚嘅隻殭屍。」

「哼,你哋大師兄我都未驚過,會驚你哋?放馬過嚟啦!」

「哼,殭屍上!」

「鳳凰擺駕!」

(嘭~!)

「咩話!?真係咁勁嘅?」虹霞門弟子甲。

「一吓咋喎,我哋隻殭屍…師兄…」虹霞門弟子乙。

「係囉,唔係呀?Eee…師弟,放埋,殭屍阿哥同殭屍阿倫出嚟!」

我就當然趾高氣揚,喺師姐面前威威噃!

(噗噗~~ 噗噗~~ 噗噗~~)

又兩條死屍跳咗出嚟…

「火鳳炎鱗!」我近排先學識,用嚟一個打幾個嘅。

我一下子又將兩條死屍打到訓咗喺地。

「哈哈!」

「師兄,點算啊?好瘀噃!」弟子甲。

「Eee…」

「師兄呀,佢識術先打到殭屍啫,不如我哋還原基本步,圍毆佢啦。」弟子乙。

佢哋班禽獸,真係連禽獸都不如,能力唔夠人勁,竟然一齊出手打人…

佢哋一湧而上,我一個人點打咁多個丫,我就只有…

保護好師姐,任佢哋每拳每腳都打中我…

「唔好啊!唔好啊!」

「停手!」突然有人大嗌一聲。

但係佢哋都冇停到,仲繼續向我拳打腳踢,之後…

(呯~! 嘭~! 龐~! 叭~!)

一個英雄出手,將佢哋班打靶打到一仆一碌…

而我就一早已經口腫面腫…

「師弟,你冇事丫嘛?」

原來「英雄」係師兄。

「師兄,你睇我個樣似有事咩?」

「仲死撐!?好嘢,男子漢大丈夫。」

之後,師兄帶住我同師姐離開呢度,返去茅屋…

「多謝你啊,雞仔。」呢句嘢係師姐第一次用相對有禮貌嘅語氣同我講嘅嘢。

「不過頭先你做咩喺人哋面前叫我師妹啊?等我唔睬你先。」

「唔好啊,我唔敢喇!」

「嘻嘻,講笑咋。」呢個係師姐第一次對我笑,其實師姐都唔係咁難相語啫。

「衰仔,出親門都衝禍嘅,好在我煮好飯,驚你出事嚟搵你咋。」師兄講。

「係呢,師兄,點解你咁好打嘅?」我問。

「仲講打?我諗師父好快就會知,一陣返到去你就知死。」

(待續)

下集預告︰

咩話!?我都係第一次見女人做地藏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