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集 ~ 龜︰真係好艱難啊,嗚…嗚…

D靈力係我留低嫁!唔知…

唔知你感唔感覺到呢?(哀傷)

(傻妹,使乜咁唔開心丫,而家佢咪追緊上嚟囉。)

咁我哋係咪應該等埋鳳初佢啊?



(你問過前面隻好似農夫咁嘅妖怪先丫。)

係噃。上次講到我同白波姐姐﹑易面容﹑錢阿土四個人一齊嚟咗七重妖塔…

第一層,有關水屬性嘅妖魔鬼怪,因為阿土佢之前嘅所作所為…

攪到冇鬼怪夠膽埋我哋身,所以我哋好輕鬆咁就上咗第二層。

呢層同第一層個環境好唔同,滿地都係泥土…



仲有好多田鼠同稻草人…

我開頭仲以為好得意…

但係原來佢哋都係妖怪嚟,田鼠頭男人身,真係諗起都毛管棟…

不過我有三個高手喺身邊,所以我先冇咁驚咋…

而家…



遠處仲有一個…

一個農夫咁嘅款嘅男人坐咗喺度…

佢一頂草帽遮住咗個頭,身上係一件白色但係污污糟糟嘅爛底衫…

雙腳冇鞋,赤腳踩喺地度,左手無所事事…

右手揸住一個泥耙,用膊頭托住…

就咁睇落去,只係一個普普通通嘅農夫,但係…

而家有咗鳳初靈力嘅我,就望到一D嘢…

就係呢個農夫有一層紫色妖氣籠罩住…



力量比起呢度任何一隻田鼠﹑稻草人都更明顯…

「上次你哋兩個醜樣佬點過呢度嫁?」白波姐姐突然咁問。

「鬼影分身囉!」易面容。
「土循術囉!」錢阿土。

「你老媽子個仔丫!即係又冇出手打過啦!」白波姐姐發佢哋脾氣。

錢阿土一面尷尬,而易面容就咁回應︰

「之後一層會比一層難,我哋可以唔打嘅,當然係唔打啦,留力丫嘛。」

白波姐姐明白易面容講得冇錯,所以都冇再追鬧佢哋,反而…



「妹妹,你去!你去攪掂隻妖怪。」白波姐姐講。

「吓!?我去!?唔係啊?我睇到佢層妖氣,唔似係卒仔嚟噃!」我回應。

「卒仔佢兩個醜樣佬會攪掂,你專心試吓同呢隻農夫妖怪打啦。」佢再講。

「周白波啊,嗰隻妖怪手上嘅係九齒釘耙,唔係小嘢,你竟然叫自己徒弟出去?」錢阿土幫我口。

「學行嘅BB總係要跌吓傷吓先會識行家嘛,要學習當然要迎難而上啦,吓吓打卒仔點學嘢啊。妹妹,乖,信姐姐,你可以解決得到呢隻農夫妖怪嘅。」

佢咁講,又真係有D道理,但係…

如果我面前嘅呢個係人,我諗佢就算高大我三兩個頭,我都未驚過…



不過而家喺我面前嘅,明顯就係一隻妖怪,我仲要連佢個樣都未睇到…

好有壓迫感啊。

我真係唔係好敢行近佢,但係而家…

「土包子!土地拳!土包子!土地拳!」錢阿土。
「腐屍術!小妖變化術!四葉鬼靈精!」易面容。

佢哋兩個高手開始清理D小妖怪,就好似逼我上前同呢隻農夫開戰咁…

我冇辦法,唯有念住南無阿彌陀佛,慢慢行埋去當佢人咁打啦…

「喂,你好嗎?我哋只係想上去救救我哋一個朋友,可以讓一讓路嗎?」



「傻妹!唔使同佢客氣,兜頭就打落去啦!」

白波姐姐咁樣大嗌法,我再有禮貌都死啦。

「唔好意思啊。」我向住農夫咁講,而喺呢個時候…

佢終於慢慢抬起個頭…

我首先係望到佢個口,佢個口大到可以吞咗一個西瓜,佢仲…

慢慢擘大自己個口,就好似想講嘢咁,我仲…

見到埋佢滿佈血肉,參差不齊嘅利齒…

我驚起嚟,咪慢慢向後退囉,點知…

「陸小姐,你冇理由會驚嫁喎,佢咪同我一樣,你睇吓!」

易面容佢突然咁講,仲喺我面前擘大佢個裂口…

喺我自然反應底下,我…

(啪 ~!)

兜巴打咗埋去!

「丫!好得人驚啊!」

之後…

「唔好意思啊,人哋真係好驚丫嘛,唔好意思啊,易面容。」

佢一副嬲怒中帶點無奈嘅樣望住我,不過好快又轉返身去打小妖怪。

而我就望返去農夫度…

「乜我好得人驚咩?」農夫個樣出晒嚟喇,佢仲咁問我。

我驚起嚟,再次退後…

「陸小姐,你冇理由會驚嫁喎,佢咪同我一樣…」

「丫!好得人驚啊!」(啪 ~!) 我又一巴打埋去…

呢次俾我打嘅係錢阿土。

「唔好意思啊,阿土,人哋真係好驚丫嘛,呢度D燈光唔夠,我唔認得你。」

尋晚連燈光都冇我都認得佢,而家咁講,好似唔過得去…

不過阿土真係好人…

「啱喇,不過可以再大力D,就用呢個力量去同佢打啦!」佢竟然仲咁同我講。

「阿妹!你最叻係咩啊?」白波姐姐問。

「上山採藥,擔擔抬抬,野外謀生…囉…」

「你哋諗好點對付我未啊?我又可以出手未啊?」農夫妖怪咁講。

「未得!未得!唔准咁奸矛嘅,要等人哋準備好先!」我咁同佢講。

「咁你準備好再叫我啦,我返去坐陣先。」

農夫妖怪講完就真係返咗去坐低…

「阿妹你真係可憐,個樣咁標緻,竟然細細個就要做苦力,今日我就教你點樣用你嘅氣力啦!」白波姐姐講完就企咗起身,仲做起一D動作嚟。

「阿妹,你有冇見過人哋打交或者同人打過交啊?用咩招數嫁?」姐姐再講。

佢咁問,我竟然即刻就諗到…

「西施嬸嬸嘅沈魚飛拳。」我回應。

「沈魚飛拳!?點樣嫁?講嚟聽吓。」佢再問。

「表面用拳,實際用腳,用腳踢人要害。」我再應。

「好!好招數!就咁啦,姐姐就教你先運勁!聽好!」

「係!」

「先摸一摸自己心口,感覺到一D熱力嗎?」

「呢度?好似係熱熱地。」我摸一摸心口。

「冇錯,靈力中心就喺嗰度。而家試吓,正常運用力量嘅地方,試試再加上自己心靈嘅力量,即係用腦諗住個發力嘅地方要比平時使出更大嘅力量,而呢個力量就係由心靈度傳嚟嘅,試吓丫。」

「蝦 ~~~!」我紮行馬步,好用心咁谷D氣力去個拳頭度。

「咁樣唔得,你試吓直接化成招式丫!」

「即係我做開嘅動作呀?我…劈柴!」我做咗個劈柴動作…

我重覆又重覆咁做,個心就一直諗住要將D力量灌入雙手度…

「好似似D樣喇,有冇其他動作,又試吓丫!」

「係!跳躍!箭步!」我跳起嚟,再斜身插前去,呢招係我平時捉魚用嘅。

「唔錯,唔錯,再嚟一個。」

「係!採摘!採摘!採摘!」呢招係我平時採摘樹上水果嘅。

「衰妹,採摘都靚過人嘅,屁股扭吓扭吓,行到蓮花步咁!哈哈!仲有冇?」

「Eee…呢招啦!割草,收割!」我烏低身,一爪一爪咁,就好似用鐮刀收割草藥一樣。

我慢慢感覺到雙手好似有D唔同,力量之中好仲多咗重力量咁…

唔通呢D就係靈力!?

「好!就呢四招啦,姐姐連名都幫你諗埋喇,沈魚﹑落雁﹑閉月﹑羞花!」

「係!沈魚!落雁!閉月!羞花!」我先拳頭拍手掌,再躍起一個斜步,提手猶如採摘,再坐低身,準備一個收割手勾出。

而家,我全身好似著咗火咁,感覺到自己身上嗰份力量喇!

「蝦 ~!」我大嗌。

(龐 ~~~!)

我嘅力量由我嗌嘅呢一聲震咗出去,而家全場就好似俾我震攝咗咁,好威威啊!

「唔錯,唔錯,睇嚟我教得唔錯!」

(…)

「睇嚟你準備好喇喎。」

農夫妖怪好似啱啱俾我震醒咗咁,佢應該頭先等到訓著咗。

「唔好話我唔提你,我好恐佈嫁!」

「吓!?唔使你提,正常人都應該睇得出啦。」我回應佢。

「你竟然睇得出我食晒呢度D小妖怪,睇嚟你唔小嘢噃?」

原來佢講呢樣嘢,我仲以為佢講緊自己個樣。

「咁點解田鼠同稻草人你唔食埋啊?」我純粹想拖延佢衝過嚟,所以問句廢話。

「稻草人草頭嚟嫁,你食呀?田鼠人就我自己養嚟頂肚餓嘅,不過而家有你哋,睇嚟我今日唔使食田鼠人醫肚喇,哈哈哈!」

佢一講完呢句,就成個泥耙向我兜頭鋤過嚟…

「閉月!」白波姐姐緊張我,所以教我咁做。
「閉月!」呢個我講嘅。

我一手提起,好似採摘咁,將泥耙嘅棍位抓實…

「沈魚!」白波姐姐又提我。
「沈魚!」

「再落雁!」姐姐再提我。
「落雁!」

我將農夫妖怪嘅泥耙壓咗入地下嘅泥土,再一吓跳起,一個箭步…

嘗試喺佢手上打甩佢哋武器,點知…

「竟然妄想將我個泥耙打甩,哈哈,佢喺我身體一部份嚟嫁!」

農夫妖怪講完就抆走返自己個泥耙,仲先退後幾步添。

「哼,原來係咁,等我仲以為佢點解會有九齒釘耙咁勁添,原來係贗品。」易面容咁講。

「咁即係點啊?」我問。

「如果佢個九齒釘耙係真嘢,就算係我哋都未必打得贏佢,九齒釘耙係豬剛鬣,即係豬八戒嘅武器嚟。」錢阿土講。

「咁我係咪應該好易就可以打贏佢啊?」我再問。

「咁又未必,佢識得將身體變成武器,佢應該係有D妖力嘅,你難打嚧。」易面容再講。

佢真係丫…俾D信心我唔得嘅,係都要打沈我。

之後農夫妖怪再出手,我又同佢過咗幾招…

「蝦 ~ 蝦 ~ 蝦 ~」
(啪 ~ 啪 ~ 啪 ~)
(噠 ~ 噠 ~ 噠 ~)

「阿妹,唔使怕,姐姐俾信心你,我有信心你就憑沈魚落雁閉月羞花四式就可以打敗佢。」始終都係白波姐姐好D。

但係我自己知自己事,淨係咁簡單嘅呢四式又點可以打敗佢喎…

話晒佢都係呢層嘅層主妖怪,即係曾經打低晒呢層D小妖嘅妖中之王。

「蝦 ~ 蝦 ~ 蝦 ~」
(啪 ~ 啪 ~ 啪 ~)
(噠 ~ 噠 ~ 噠 ~)

所以而家我都好正常地,處於劣勢…

「唔使驚,唔使怕啊,隻妖怪係男人嚟,女人同男人打最緊要咩啊?」姐姐再問。

「Eee…夠狼,夠狠,夠陰濕!」我答。

「全中!就係咁喇,而家佢有妖氣,你有靈氣,大家抵消咗,你就當佢係平時D麻甩佬咁打啦!」姐姐再講。

我一聽完,下意識就用返晒我平時俾人蝦嗰陣用嚟保護自己嘅力量…

「蝦!沈魚飛拳!」

我首先扮晒用拳打埋去,但係其實用腳踢佢上五吋下五吋… (噠 ~)

「哎吔!」佢痛起嚟,好自然咁噤住隻腳。我就再…

「沈魚!」一個重拳兜頭鋤落去佢個頭度… (噗 ~)

「落雁!」再跳起雙腳將佢踩落地下… (叭 ~)

「閉月!」我用平時我平時抬米嘅力一手稱起佢成個身體,再…

「羞花!」烏低身向前一爪,但係…

「丫~~~!」佢慘叫,因為…

我似乎係做咗「收花」,而家我手上係一抽…唉 ~

我掟都掟唔切嘅「花」…

「唔好意思啊,唔好意思啊…」我對住農夫妖怪講。

「阿妹,做得好,攪掂晒,去洗洗手上下一層喇。」白波姐姐講。

而易面容同錢阿土就噤住下身,唔敢行埋我度…

真係尷尬啊。

「你兩個醜樣佬見到女人嘅厲害未?睇你哋敢唔敢蝦女人。」姐姐話佢哋。

「早知你得人驚嫁喇,估唔到你連自己徒弟都唔放過,要佢變埋做你啫。」

佢哋兩個咁講,攪到我仲尷尬,其實我都係唔小心喳嘛。

「醫返都唗藥費囉。」一堆田鼠人同稻草人望住農夫妖怪講。

(呀 ~ 呀 ~ 呀 ~) 農夫妖怪仲喺地下度典來典去,好似好痛咁。

「好喇,唔好理呢度喇,去下層喇,係咪就係你哋話過唔到嗰層啊?」姐姐問。

「係啊,女人,下層就係屬金嘅,就連我同阿土都過唔到嘅地方。」易面容回應。

下層究竟乜咁犀利呢?就連佢哋兩個高手都過唔到?

(待續)

下集預告︰

我根本就冇知覺,咁我係咪即係冇得救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