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集 ~ 龜︰我呢邊都幾大件事啊,呢集仲會幾長吓添。
 
喺七重妖塔第五層,火猴嗰度…
 
我目送完鳳初佢離開之後,我就陪住大家一齊上咗第六層…
 
發現呢度同時存在三組唔同嘅地帶,包括黑色地帶,灰色地帶同畫廊地帶…
 
我哋最後選擇咗先入畫廊地帶呢一度視察一吓,結果仲…
 


遇上十隻人型惡妖,包括有︰
 
爛肉老人﹑尖面人﹑闊面人﹑三手人﹑曲尺人﹑
無眼珠人﹑藏獒人﹑百足人﹑進步人,同血口人。
 
好在我哋有四位高手喺度,佢哋你一吓我一吓咁…
 
好快咁就將D人型惡妖打到一仆一碌…
 
而且白波姐姐嗰一招「火辣紅衣」仲差D整死埋諸葛象隻「老黃忠」添…


 
而我就用我嗰「小女子四式」嚟埋尾…
 
「阿妹,做得好!」姐姐讚我。
 
之後我哋就諗住去打第二波畫怪…
 
不過估唔到嘅係…
 
我哋只係行咗唔夠幾十步路,轉咗個彎啫…


 
我就見到…
 
另一個對手!?
 
「月…月兒?」易面容。
「小…小月?」阿土。
「申月兒?」白波姐姐。
「雙面神偷?」諸葛象。
 
我見到一個白髮長長恐怖鬼面嘅母夜叉…
 
佢同我心目中嘅申月兒實在相差太遠…
 
我一時之間真係接受唔到,而且…


 
我仲感覺到一份好強嘅殺氣。
 
「哼,估唔到咁啱得咁橋,仲有埋一堆妖人嚟咗噃。」
 
講嘢嘅並唔係申月兒,而係…
 
一個西裝骨骨,黑色二撇雞,蠟起個頭嘅男人…
 
佢企咗喺我哋嘅另一邊講嘢。
 
原來D「殺氣」係嚟自佢,而唔係申月兒嘅…
 
我嘗試去再用心D去感受一吓佢嘅氣牆,發覺佢身上面嘅氣…
 


係一種好橫蠻強悍嘅正氣,所以感覺起嚟就好似殺氣一樣。
 
「喂喂喂,你哋唔好攪我畫廊啊!」另一邊又走咗人一個老人家出嚟。
 
佢頭上一頂軟帽,白鬚白髮,面色帶紅,身材矮小,其他嘢都同平常人無異。
 
「係,師父,我諗佢哋都係衝著我而嚟嘅,我會保護好你D畫嫁喇。」
 
說話嘅係一把好溫柔嘅女仔聲音,仲要…
 
喺「母夜叉」申月兒背後傳出嚟。
 
「…」而我哋啱啱先打死咗畫仙十幅畫嘅幾個人當然係扮沈默啦。
 
申月兒佢一講完頭先嗰句說話就轉過身嚟,撥開佢把長頭髮,仲露出咗…


 
佢另一副面容,係一副清晰秀麗嘅面容,呢個先係我心目中嘅申月兒啊。
 
「月兒。」
「小月。」
 
「阿容,阿土,你哋做乜嚟咗呢度啊?」申月兒再問。
 
但係未等到易面容同阿土回應,嗰個西裝人就出聲喇︰
 
「你哋當我死嫁?」
 
不過,佢哋就真係當佢死嘅一樣,冇理佢,照樣回應申月兒︰
 
「我哋係嚟救你走嫁。」佢哋一齊講。


 
「救我走?做乜要救我走啊?」申月兒回應。
 
「咪呢條友囉,呢條陸羽石話綁架咗你,話要我哋交贖金先放你走,唔係就將你姦完再姦喎!」佢哋兩個見到申月兒安全,就連語氣都變得強悍返。
 
「哼。」西裝男原來就係錄欽城城主陸羽石,佢好鄙視咁回應咗一個單音。
 
「黐線,就憑佢冇可能捉得到我囉。」申月兒都好似睇唔起陸羽石咁。
 
「我哋都有咁諗過,但係我哋唔知道七重妖塔有冇力量困住你丫嘛。」阿土同易面容再回應。
 
「既然你哋都嚟到,所有嘢都攪清楚啦,唔係我困住佢嫁。不過,我呢次嚟就係要收拾晒你哋。」陸羽石講。
 
「收拾我哋?你真係覺得你得咩?」白波姐姐講。
 
「咪住咪住咪住,等我講埋我點解喺度先。唔係一陣你哋真係大打出手就弊。我…我留咗喺度咁耐,係因為畫仙師父應承咗教我佢獨門道術—畫仙奇門術。」申月兒講。
 
「畫仙奇門術!?」大家都表示好奇。
 
不過我反而有樣嘢更好奇…
 
「唔好意思,我有樣嘢想問。」我舉起手發問。
 
「問啦。」
 
「你…後面個頭做乜事嫁?」
 
「吓!?呢個妹邊個嚟嫁?不過算啦,見你個樣純純品品,我講完先你先再介紹自己啦,我外號雙面神偷,係因為我有兩塊面,我自己就將自己定為「仙面」,後腦就係「鬼面」,凌晨之後陰氣積聚,身體會由「鬼面」控制,而其他時間都係由「仙面」嘅我控制。」
 
「小月佢本來嘅靈力嚟自「鬼面」,不過隨住時間同能力上嘅進步,「仙面」嘅靈力慢慢已經蓋咗「鬼面」,被控制嘅時間亦都變短咗好多。係呢,小月,點解你一個人就可以上到嚟咁勁抽嘅?」阿土講。
 
「阿土,你都知我一向好好學啦,我嚟呢度,就係想再增強我「仙面」嘅能力。至於我點解咁勁抽一個人就上到嚟,係因為…
第一層,我用簡單一招「水化真身」就避開咗隻王﹔
第二層,隻王知我係水系靈師之後,立即問我借水用嚟種植,簡單又到下層﹔
第三層,銅牆鐵壁唔知幾時俾人整咗個大窿,我再一次「化水」又穿過咗﹔
第四層,我見係森林,仲好似好多妖怪,咪立即用絕技,「春風化雨」囉…
點知好似勁得頭,D妖怪訓晒覺,隻王又戇居居咁玩緊燈籠,我咪又上一層囉﹔
第五層,我當時係打火豬過嘅,求其一條水喉整濕佢就攪掂﹔
直到嚟到呢層,灰區同黑區我都入過,仲差D死,好在有畫仙師父呢度咋。」
 
申月兒未講完,易面容又開口問︰
 
「灰區黑區有D咩啊?做乜會差D死啊?」
 
「灰區同黑區都係無盡空間,迷路就只有餓死,黑區仲有妖怪,而且小妖嘅靈力都有一般道士高手咁強,打得一隻,未必打到另一隻,好在我有「鬼面」,唔係真係走唔返出嚟。」
 
「講完喇可?可以理我未啊?」陸羽石插口。
 
「雖然你係一派之主,但係對住呢幾個人,你真係夠膽出手咩?」畫仙問佢。
 
「Eee…不如我介紹埋我自己先丫,好嗎?」我想緩和一吓氣氛,所以咁講。
 
「唔使怕,阿妹,你講啦。」白波姐姐幫我壯膽。
 
「我…叫陸瑞基,只係一個普普通通,一個人住喺深山嘅女仔,冇乜專長,好運嘅係…我認識到呢度呢幾位高手,所以一齊嚟咗呢度囉。」我介紹自己。
 
「陸…你話你叫陸瑞基!?你住喺邊度深山啊?」陸羽石突然好好奇咁問我。
 
「牛…牛家村白水溪附近。」
 
「你媽媽叫咩名?」
 
「吓!?吳…吳姿。」
 
「吳姿!?你媽媽個名,吳姿!?」
 
「唔知咪唔知囉,好出奇咩?」白波姐姐似係幫我出頭咁。
 
「姐姐,我媽媽係姓吳,單名一個姿字,姿態個姿啊。」我細細聲講俾姐姐知。
 
「咪住先,佢咁問嘢法,仲要一副演技派嘅誇張表情,唔好話我聽你就係陸小姐失散咗好耐嘅爸爸啊。」易面容語帶諷刺咁對住陸羽石講。
 
而陸羽石就淨係另吓另吓個頭咁,未有回應。
 
「咁都好D,唔係就真係拍戲咁拍喇,哈哈…」諸葛象咁講。
 
點知佢都未笑完咋,陸羽石就講︰
 
「我係你阿爺!」
 
「…」全場一聽到呢句當堂呆到靜晒。
 
「你…阿爺!?咪攪笑好噃,你最多咪得五十幾歲,點生得出我哋妹妹啊?」
 
白波姐姐回應陸羽石,而我就滿腦都係疑惑。
 
「因為當時年少氣盛,我十五歲就攪大咗我個僕人個肚,生咗佢爸爸,點知有其父就有其子,我個仔佢亦都喺差唔多年紀就攪大咗個後生女,仲同佢遠走高飛添,而我…就淨係知道個後生女叫做吳姿,之後佢哋兩個仲好似生咗個囡,我知嘅就係咁多。」陸羽石再講。
 
「講大話,你又想用咩詭計?你頭先明明係聽到瑞基呢個名先開始問嘢嘅,但係你而家就話你淨係知咁多,咁你點肯定陸小姐係你個孫啊?」易面容講得好似好有道理。
 
陸羽石聽到易面容嘅問題之後,就轉過嚟向住我講︰
 
「因為陸瑞基呢個名,係我改嘅,自你爸爸懂性之後,大約十歲啦,我就同佢講,第日如果同爸爸一樣,有小朋友嘅話,要叫做瑞基,但係我當時一心只係諗住我未來嘅孫係男仔,所以咁講。估唔到嘅係…你爸爸陸謓棷佢…仲記得佢爸爸我陸羽石嘅嗰番說話…」
 
陸羽石佢講講吓仲喊咗出嚟。
 
仲令到我都眼濕濕,因為我爸爸真係叫陸謓棷。
 
「估唔到因為我,竟然可以令你哋兩爺孫重聚噃。」申月兒咁講。
 
「咁又點啊,我一早當我冇晒親人,即使…而家認返都唔見得我會開心D。」
 
我唔知點解有少少嬲,覺得佢好似玩緊我咁,咁多年嚟都唔搵我…
 
仲要而家先喺D咁嘅怪地方同我相認。
 
「我知你會怪我,但係我真係有試過搵你哋,可惜只係…搵到謓棷佢嘅死訊。你唔認我,我亦唔會勉強你,我見返你,我個孫女已經咁大我已經好開心,既然呢班人係你朋友,我就放過佢哋啦。」
 
「姓陸呢條友都係唔認好,傻傻地,佢唔係真係覺得佢一個打得贏我哋幾個呀?」諸葛象咁講。
 
「掉返轉講就差唔多,係我哋見你同陸小姐認識,我哋又搵返月兒先放過你咋。」
易面容講。
 
「你仲有冇心學畫畫嫁?」畫仙冇理我哋,直接問申月兒。
 
「有!各位,如果唔係畫畫,不如去另一個地方先丫。」申月兒講。
 
我哋就一齊行咗去另一邊,而陸羽石就跟住我哋。
 
「瑞基,既然你哋嚟到呢度,不如…我帶你參觀埋第七層啦。」
 
陸羽石咁講,大家都你眼望我眼,大家都係高手,當然想見識一吓…
 
術界聞名嘅七重妖塔最高一層係咩啦,所以大家都及頭叫好…
 
咁我冇理由唔同佢哋一齊上去丫。
 
之後,就連本來想再畫吓畫嘅畫仙同申月兒都跟埋上嚟…
 
結果我哋一團八個人一齊上到最高嘅第七層。
 
「嘩!咁大張黃符嘅?」諸葛象大嗌。
 
「封住嘅係七重妖塔之王!」陸羽石回應。
 
「仲有…六個神像。」阿土講。
 
「係之前六層嘅層主真身。」
 
「蛇身女妖?」易面容講。
 
「係第一層層主,蛇屍鰻嘅真身,佢係一尾美人魚女王。」
 
「做乜變晒做石像啊?」白波姐姐問。
 
「啱啱過咗陰氣積聚時間,申月兒應該好清楚,而家佢哋係休息狀態。」
 
「一個身,四隻手,兩個頭,一高一矮…」阿土講。
 
「第二層層主,農夫兄弟,本來係同體嘅,以前叫做雙頭妖傑,係石山靈神嚟,一身二面,我諗申月兒就最清楚。」
 
「呢舊金就係…」易面容講。
 
「十八銅人,十八個人嚟,黐埋咗一舊,我諗申月兒就最清楚。」
 
「我妖你老媽子個唗呀!吓吓都話我最清楚,信唔信我清你個老味個楚丫嗱。」
 
「畫畫最忌心浮氣燥。」
 
「係,師父。」
 
好在有畫仙出聲,唔係我估申月兒真係同陸羽石博命依次。
 
「仲有大學士樹仁,樹中之樹,王中之王,我諗申…」
 
「你再講我個名,我就十九幾個人同你同時隻揪。」申月兒插口講。
 
「申…生氣佢就冇乜喇,因為佢比較有老態。至於火呢隻就叫做十二龍人,係全身帶有火焰嘅人型龍人嚟,最後一個…」
 
「係咪我啊?」畫仙問。
 
「你只係打贏咗佢,一直霸住佢個位啫,假身都被你蝦死咗,而佢真身就喺度,佢叫三界異獸,可以控制黑灰白三個自製空間嘅妖怪。」
 
「吓,咁妖怪之王咪好恐怖?」我終於忍唔住出聲。
 
「應該話呢度出齊都有排驚。」白波姐姐回應我。
 
「出齊?你哋單對單,應該一隻都打唔贏。」陸羽石再講。
 
「你講到佢哋咁勁,你又捉到佢哋,困得到佢哋?」阿土問。
 
「捉佢哋嘅唔係我,我自問都係同你哋一樣,捉一隻都有難度,捉佢哋嘅係先人高手中嘅高手,困得住佢哋亦係因為先人造塔者群嘅厲害,我唯一可以叫做控制到場面嘅,就只有一招,玉石俱焚,所以我唔怕你哋攪到佢哋。」
 
「原來係咁,唔怪得之你唔怕帶我哋上嚟睇啦。」諸葛象講。
 
「但係…好快就會係七彩武林大會,到時勝者就會係七重妖塔嘅擁有人,而我…就只好準備玉石俱焚,因為如果呢七隻妖王之王出咗去人世間,肯定帶嚟災難,人世間將變成人間煉獄。」
 
「咁你冇諗過要贏咩?」畫仙問。
 
「我一直都有打探其他六派,同其他同道中人嘅消息,各派都好勁,有D甚至請咗一堆妖人幫手,我自問打得一個都打唔到另一個,所以要有死嘅準備。」
 
我雖然嬲佢,但係我始終有份正義嘅心,所以…
 
「爺爺,我…可以幫得到忙嗎?」
 
「…」大家都呆咗望住我。
 
「幫到,一定幫到,乖孫,我仲會將我畢身所學教晒俾你。」
 
啱啱嘅嗰句「爺爺」,就連我自己聽到都肉麻到骨痺…
 
因為我根本冇心咁叫佢,我只係唔想七重妖塔落喺壞人手裡面。
 
「我徒弟妹妹要參加,我當然都要參加埋一份啦。」白波姐姐。
 
「冇問題。」
 
「仲有一個月時間,睇在陸小姐份上,或者我都嚟幫吓手啦。」易面容。
 
「我又嚟。」阿土。
 
「加埋我丫,唔好整爛我D傀儡嘅話,我都想睇吓所謂正派有幾勁。」諸葛象。
 
「月兒,唔使望住我,我冇興趣,你想去咪去囉。」畫仙講。
 
「到時預埋我丫,我會到場。」申月兒。
 
「呢度都差唔多喇,不如離開呢度先,去我屋企再傾丫。」陸羽石講。
 
除咗申月兒,大家之後都準備離開…
 
而我望返轉頭,見到七隻妖中之王,我都真係好想見識吓,但係…
 
嘻,又驚噃,都係唔好亂嚟好,我離開呢度嗰陣,總算係帶住開心嘅心情…
 
幫到易面容同阿土搵到申月兒,認識到白波姐姐同諸葛象…
 
學到靈力武術打妖怪,仲同陸羽石相認返,不過呢樣好似唔算係快樂嘅事。
 
「我哋知道月兒安全就好,而家我同阿土都有齊呢度鎖匙,隨時可以返嚟,短時間之內,我哋都會各自返去準備吓自己嘢先,一個月後,七彩武林大會見啦。」易面容講,而阿土就及頭表示認同。
 
「咁我都返去整理一吓我D傀儡兵團先。」諸葛象講。
 
「我同白波姐姐走啦,咁一個月後再見喇各位。」我未等陸羽石出口就封佢後路。
 
「Eee…咁好啦,大家一個月後見啦。」
 
陸羽石嘅神情話俾我聽,佢雖然想留我,但係都唔好意思再出口。
 
之後,我就同白波姐姐走咗。
 

 
白波姐姐行行吓咁樣問我︰
 
「阿妹,你有冇感覺到你爺爺佢似乎只係想利用我哋啊?」
 
「利用我哋!?我…又冇感覺到噃,只係覺得佢唔夠真心想同我相認。」
 
「咪就係囉,一D誠意都冇,擺明只係想用你嚟要我哋幾個幫手。」
 
姐姐講到咁,我雖然唔想相信,但係又唔知點解心裡面真係認同咗噃。
 
「喂,你哋兩個女人啊,好心啦,唔好用女人之心度人哋君子之腹啦。」
 
原來諸葛象同我哋同路,佢仲咁講。
 
「我哋女人之心點樣度佢君子之腹啊?講嚟聽吓。」姐姐問。
 
「男人同女人表現方法好唔同,我頭先都有留意佢,佢外表強咋,其實面皮好簿,怕醜啊,堂堂一個大男人,唔通求個孫女留低咩?個孫女又唔係細喇,自己有自己世界,認同唔認根本冇關係,反而我覺佢真係真心想再見吓陸小姐就真,一個月後又見到又唔錯丫,心靈上嘅安慰啫,邊係好似你哋咁諗丫。講真,七重妖塔有咩我哋都見到,淨係七隻妖王咋,佢陸羽石憑咩控制得到人哋啊,所以話佢用妖塔做衰嘢肯定冇可能,而咁多年嚟都見到係冇咩事發生過丫,証明佢真係正派,況且,真係要人幫手啊,都唔會叫我哋呢幾隻騎呢怪啦,你自問可唔可能俾佢控制丫?我哋野性難馴,你自己都知啦,所以呢,我就覺得佢係真心好人喇。」
 
諸葛象咁樣講,講到真係好似好有道理咁…
 
唔知點解,我好似對陸羽石有D改觀,而且…
 
仲有少少開心添。
 
之後,諸葛象離開咗,白波姐姐就返一返去大屋,而我就…
 
先返去方家大宅,最少都要報個到丫。
 

 
我返到去都已經係夜晚嚧…
 
我冇選擇由正門入,反而唔知係咪覺得自己高手咗呢…
 
我選擇咗由窗口位入,哈哈,真係幾好玩。
 
不過…
 
「我真係好鍾意你嫁,點解…點解你唔鍾意我啊?」
 
我聽到似係方少爺,我哎吔老公「低域」把聲,估計係同緊某人傾計。
 
但係點知…
 
當我入到去,見到佢全個人嗰陣,發覺佢竟然…
 
捉住一個稻草人公仔!?
 
我好直接咁以為係妖怪,一吓「沈魚」就打埋去…
 
「蝦 ~!」
 
「…」
 
「你…龜匙你做乜嘢啊?」
 
「吓!?隻…稻草人唔係妖怪咩?」
 
「我…當佢係蔣盈咋。」佢講緊方夫人。
 
「原來你又掛住佢啊,唔好意思啊。」
 
之後,佢又訓返落地下,留張床俾我訓…
 
而我就去梳洗一吓,食D嘢先…
 
仲俾我見到半夢半醒嘅西施嬸嬸…
 
講咗幾句之後,我就返去訓覺嚧。
 

 
第二朝早,我一起身「低域」就唔見咗…
 
而我就行咗去後花園…
 
見到僕人大嬸,我就問︰
 
「早晨,係呢,方夫人呢?咁早就出咗去喇?」
 
「少爺話方夫人遠行喎,唔見咗幾日喇。」
 
「少爺話!?咁…方老爺呢?」
 
「你走咗之後,佢係返過吓嚟,但係好快又走咗外出工作嚧,奇怪嘅係…夫人佢第二日就唔見咗人嚧。」
 
「一前一後!?咁奇怪嘅?」
 
我再行入D,發現方家大宅原來有個細細地拜神用嘅偏廳…
 
我無無聊聊,咪諗住跪低拜吓神囉,點知…
 
「!#$!%!^!*$%&」我聽到有D聲音喺地下發出嚟。
 
「咯咯…」我嘗試敲打吓地板,發現係空心嘅…
 
所以我立即試吓搵方法打開個地板…
 
結果…
 
(茶勒 ~)
 
我見到方夫人,佢滿身傷痕,俾人綁住同用膠紙封住個口…
 
所以我立即幫佢搣走膠紙。
 
「方夫人,發生咩事啊?」
 
佢好虛弱,仲好似好驚咁,見到我就淨係識得流眼淚…
 
「低…低域,佢…佢強姦咗我啊,佢…佢黐咗線啊!」
 
(待續)

下集預告︰
 
四劍平天下,四神劍之一,亦係雙古神劍之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