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集 ~ 雞︰我呢邊見到鬼王「死窮鬼」添,佢變身喇。
 
淫娃蕩婦七十二式!?
 
真係睇到我眼都凸埋!
 
而我望一望我身邊伸緊脷嘅「師姐」,即刻性慾減至零…
 
如果係變態佬,應該獸慾上升,不過我唔係。
 


(你確定?)
 
嗱,你唔好逼我講粗口啊吓!
 
好,上次講到,我哋因為醫神嘅介紹,認識咗子水樓樓主劉紫千…
 
結果佢帶咗我哋嚟呢個…
 
練習場地,惡鬼墳場。
 


「放心,我同呢度D鬼都有同識,佢哋唔會殺我,我亦唔會殺佢哋,佢哋只係幫我練習,大家要記住,我哋只係切磋!」
 
「你就留喺呢邊啦,其他跟我嚟。」劉紫千同我咁講。
 
佢仲帶走晒大家,留低我一個人喺呢度,好在…
 
而家仲早。
 
(你驚咩?) 神音問我。
 


驚就唔係叫驚,不過話時話,我都未試過有呢種寒意…
 
佢哋走到好遠,而我就向上一望,呢度D墓碑都排得好整齊吓…
 
成個山頭都係,就咁望上去…
 
閒閒地有七八十段墓碑,每段最少有十幾個墓碑咁。
 
我見係朝早,冇咩嘢丫,而且係點樣訓練我又未知,所以咪周圍行吓睇吓囉。
 
「咦,有D有相,有D冇相嫁喎。好似…仲好多都係男人嚟,究竟練乜鬼嫁?」
 
我睇緊人哋D墓碑。
 
「喂,靚仔,嚟我哋個場攪乜啊?」突然有把男人聲從後面傳嚟。


 
我另轉頭一睇,係一個老粗,佢棟起隻腳,坐咗喺其中一個墓碑上面…
 
呢度係第二十七段樓梯旁邊嘅墓。
 
「喂,靚仔,我大佬問你啊,你做乜唔答佢啊?」
 
另一邊較上位置又有一把男人聲,係第二十八段嘅另一邊,係另一個…
 
彪形大漢。
 
之後陸陸續續有男人喺四方八面行出嚟圍我,正確嚟講,應該講話係班男鬼。
 
「問啊!」「做乜唔答啊?」「你啞架?」
 


「啞…丫…丫…丫…」
 
我見佢哋越問就行得我越埋,我咪隨手捉住一隻男鬼隻手向下拗囉。
 
(噗 ~) 個所謂「大佬」跳落地面。
 
「後生仔,唔使動氣,唔講咪算囉。」
 
佢慢慢推開其他男鬼,行埋嚟我身邊。
 
(爬躂 ~) 我一手推開頭先俾我拗手隻鬼。
 
「我都有D見識嘅,你唔係善男信女,有D料子,你嚟做咩啊?」佢問我。
 
「練習。」


 
「練習!?呢度有咩好練啊?」
 
「劉紫千帶我嚟呢度,佢話可以幫我哋練習。」
 
「劉紫千條老奸巨,你信佢講嘢?佢想分散你哋能力,再一一打敗你哋咋。」
 
「係咩?如果係第二個講,我可能會信,唔好意思,你講嘢唔可信囉。」
 
「吓!?Eee…我講真嫁,佢條友就係…丫…丫…」
 
佢竟然想襯機陰我,將隻手變成利器兜腰位拮我,所以我一手就捉住佢…
 
「你真係當我傻,你哋D咁嘅嘍囉,唔該死開,我係要嚟呢度練習靈力同功力,唔係嚟練習脾氣。」
 


之後我放開手,俾佢退返後,其他男鬼見到我連佢哋「大佬」都唔驚…
 
所以都冇輕舉莽動,唔敢出手攻擊我,而且的確,我一早就準備好反手打爆佢哋。
 
「你講得冇錯,我哋只係嘍囉,不過一到入夜,你就知味道。」
 
「咩意思啊?願聞其詳。」
 
「每區都會有隻鬼王,我哋呢區隻鬼王一入夜就會出現。」
 
「戇居,而家最多先正午,我唔通會等到佢出現?」
 
「戇居,你唔等佢出現你練習條毛呀?」
 
「戇居,你理得我丫?我係唔等佢啊,吹呀?」
 
「戇居,叫男人幫你吹呀?」
 
講到呢度,真係唔好意思喇,我又失儀喇…
 
我拖咗佢落第一段,再拖返佢去第二十七段,求其濕咗佢三五七百千拳就算…
 
「仲戇唔戇居?」
 
旁邊D男鬼及晒頭…
 
我另返轉頭啤一啤佢哋都,就變晒耍手另頭,而俾我濕嘅呢隻「大佬」…
 
梗係連聲都出唔到啦。
 
「英雄,豎我唐突,其實老大講得啱,以英雄一身力量,唔等鬼王出嚟,根本好難有咩練習得到。」一隻男鬼講。
 
「…。唔通要我等幾粒鐘到入夜啊?」
 
「Eee…隔離段有堆軍鬼,仲有堆草妖,或者可以練習一吓。」
 
我啤住佢,因為佢好明顯係想利用我幫佢開墾地盤…
 
意思就係我幫佢打走佢哋對手。
 
「好,我就試吓過去睇睇。」不過我都覺得我始終都係要過去,所以咁講。
 
我雜開咗呢班嘍囉,打橫行咗五六個字號…
 
仲離遠見到二哥嘅身影,不過真係好遠…
 
我睇到佢個人得粒米咁細,不過佢似乎耍緊劍,似乎練得唔錯。
 
「你做乜踩住我?」
 
「吓!?丫,唔好意思。」
 
原來我踩中咗隻小草妖。
 
「唔緊要,我慣喇,你哋D人類踩我哋已經事少喇,有陣時留低D火種呀,真係累死唔少我哋同類,最慘會累死埋你哋同類。」
 
「你講山火呀?」
 
「你講嘢咁廢嘅,明知故問,枉你有一身靈力。」
 
「咩話?你竟然感覺到我D靈力?你…似乎真係勁過頭先班鬼噃。」
 
「嗰邊嗰班鬼出名垃圾,流氓嚟,唔使理,你應該嚟練習啦。」
 
「咁你又知?」
 
「唔通你嚟拜山咩?睇你個款都唔似啦。」
 
「你仲知D咩啊?」
 
「你想搵我哋HEA時間,因為你要打入夜先出現嘅鬼王。」
 
「嘩,你真係乜都知噃。」
 
「所有嘢都擺晒喺你塊面度啦,我哋呢D小妖冇嘢叻,最叻就係睇人眉口眼額。」
 
「咁你仲知我D咩啊?」我諗住玩吓佢。
 
「你對腳咁滑,你應該唔係冇啫啫,就係俾人燒過…」
 
佢講到好似我俾人燒過啫啫咁,不過我明佢其實講緊我D腳毛。
 
「咁你都知。」
 
「你碌嘢咁細,青苔都就出嚟喇,肯定未試過…」
 
「吓!?你講咩啊?」我忍唔住噤住下身。
 
「仲有D臭添。」
 
「哈哈哈。」另一邊有把笑聲。
 
係一隻小朋友妖精,佢坐咗喺一個冇相嘅墓碑度。
 
「有咩好笑啊?你咪又係青頭仔。」
 
「我係上面個頭青色,你係個下面個頭青色。」佢回應我。
 
「咪就係!」小草妖講。
 
「好喇!夠喇!未受刺激當然係細D啦,受刺激大碌到棒死你哋都得啊!」
 
(…)
 
「你兩個做乜唔講嘢啊?驚呀呢?」我再同佢哋講。
 
「我哋係諗唔明你D腳趾點樣受刺激會變大碌,係咪好似香蕉咁呢?」
 
「吓!?乜你哋講緊腳趾咩?」
 
「唔係你以為我哋講咩啊?」佢哋回應。
 
(噗 ~) 小朋友妖精跳咗落地再講︰
 
「好,就等我哋陪你玩個晏晝啦。」
 
「就憑你哋?好丫,就睇吓你哋可以點幫我練…」
 
我連個「習」字都未講完,小草妖就開始現真身…
 
(窮窮隆隆 ~~~)
 
原來小草只係佢D頭髮,佢個頭縮咗入地下…
 
佢個身體之前化成咗幾十個墳墓,而家出返晒嚟,原來佢有三層樓高…
 
「吓!?乜原來你咁大隻架?」
 
「仲有我啊。」小朋友妖精講。
 
之後佢又玩變身,手臂爆開,腳跟住又爆,身再爆,最後連頭都爆埋,最後…
 
佢真身原來仲大隻過「小草妖」…
 
「你兩個咩料啊?」我問。
 
「鬼墓大舊衰二人組。」
 
「可唔可以俾個好D嘅名啊?」
 
「大舊衰雙俠!」
 
「算啦,你哋都係對「大舊衰」三個字有特殊癖好嫁喇。」
 
「咁開始喇喎,少理老墓SIDE KICK!」小草妖。
 
「鍾你孖樹根!」小朋友妖精。
 
佢哋一上一下攻擊我,但係似乎係真心想幫我練習,呢兩隻大舊衰…
 
睇嚟比起之前班嘍囉正氣得多,我就練習一吓點樣對付體型比自己大嘅妖怪啦!
 
「火焰歸依,伏魔劍式!」
 
我怕叫玉麟金劍條癲佬出嚟,會誤殺咗佢哋…
 
所以只係將火焰力量放喺手指度代替把劍,就當係練練劍式。
 



 
一輪幾百個回合嘅對決之後…
 
「估唔到火鳳派嘅傳人的確名不虛傳,都未盡力,就將我哋兩個打成咁。」
 
「見笑。」我回應。
 
「的確係犀利,估計只係用咗唔係五分之一嘅力量。」
 
「見笑。」
 
「仲要識得孤高劍俠林十九嘅劍式,真係難得,我哋都打得好開心啊。」
 
「哈哈,多謝你哋。」
 
估唔到呢兩隻妖怪見識真係咁廣,識咁多嘢,好似咩都識咁。
 
「天黑喇,係你用十一成功力嘅時候喇。」佢哋兩隻妖怪同我講。
 
「咩話?乜你哋都有留力咩?」
 
「你傻咗咩?唔記得咗你嚟嘅目標喇?打呢區隻鬼王啊。」
 
「丫,係噃,喺邊啊?」
 
「佢就訓醒,你哋自己練喇。」
 
(呵 ~~~ 哇 ~~~ 丫 ~~~~) 突然有一連三聲喊怒聲傳嚟。
 
「佢醒喇,再見。」
 
小草妖變返之前個樣,小朋友妖精就唔見咗。
 
「咦,你係邊個?」
 
喺呢段墓地中間嘅一個人型靈魂問我,估計佢就係鬼王。
 
佢個身型有D似之前嗰隻「大佬鬼」,但係佢著到成個古時嘅「咕喱」咁…
 
灰色短衫短褲,就咁睇落去,真係一D霸氣都冇,睇唔出佢勁咩。
 
「你就係鬼王?」
 
「鬼王呢個虛銜,只係其他人俾面啫,不過我又真呢十區裡面應該最好打嗰個,你好,我叫死窮鬼。」
 
「窮!?你又唔似係好窮噃。」
 
「我全名叫做死咗之後有無窮力量嘅鬼。」
 
「真架?」
 
「唔係。」
 
「咁…你邊忽窮啊?」
 
「燶丁。」佢摷咗兩邊袋出嚟。
 
「咁你叻D咩啊?」
 
「打交。」
 
「爛仔交?」
 
「冇錯,就係爛仔交。」
 
「咁你一次最多打幾多個啊?」
 
「我一般一次打十個。」
 
「咁…就等我試吓你有幾勁啦,鳳凰鏢。」我隨手執起舊石就掟埋去試吓佢。
 
(啪 ~) 點知佢直接接住咗。
 
睇落好似好平常咁,但係其實佢好犀利。
 
因為鳳凰鏢有火焰,一般鬼怪根本冇可能掂,而而家佢竟然甚至接住咗…
 
「我都唔想唗時間,我諗你都係刻意你搵我過招,我現真身啦。」佢咁講。
 
佢一講完,立即就變身,佢嘅變身好詭異,四周圍變得感覺好陰森…
 
有D黑黑紫紫嘅妖氣,之後佢個頭好似好自然咁向後反,兩隻手就縮入身體…
 
之後身體跌咗落對腳度,再喺個頭度伸返…
 
四隻手出嚟抆返開件衫,手嘅位置又各走咗一對腳出嚟…
 
冇錯,真係一隻手位出一對腳,好奇怪啊!
 
「你攪咩啊?」
 
「等多我一陣,辛苦緊。」
 
更怪異係佢喺個身度彈咗個頭出嚟回應我。
 
之後佢嗰四隻手喺個頭位不斷咁摷,好似想搵嘢咁…
 
仲好似…
 
終於俾佢摷到喇。
 
佢慢慢…
 
嘩!好嘔心啊!
 
喺佢個頭位不斷流D腐爛嘅血肉出嚟,傳出一陣惡臭…
 
我亦立即退開。
 
終於,佢現出真身喇。
 
佢身體再次露返手腳出嚟,個頭再反番前嚟…
 
而家佢…
 
「我吊!你都冇變過!咪又係咁蠢樣!」我大嗌。
 
「咁我真身就係咁家嘛。」佢回應。
 
「咁你頭先攪咩啊?」
 
「肚屙。」
 
(…)
 
「而家舒服晒,接我招,越窮越見鬼!」佢大嗌。
 
呢招只係求其一拳打埋嚟,但係原本同我有幾個墓位咁遠嘅佢…
 
瞬間就飛到埋我身邊,而且本來好簡單嘅一拳,竟然有無限嘅死亡壓迫感…
 
所以我一意識到有問題,就立即閃去一個墓碑隔離…
 
點知…
 
墓碑幫我擋咗呢一拳,而呢一拳…
 
卻將成個墓碑打成粉碎,係真係碎到好變晒粉狀嗰隻,睇嚟…
 
呢次真係惡攪喇!
 
(待續)
 
下集預告︰
 
「我…未…未來!?咁我未來咩樣嫁?係咪仲係好似而家咁靚仔。」
 
註解︰
 
(1) 嘍囉 — 廢柴,廢物,廢人。
 
(2) 咕喱 — 苦力
 
(3) 燶丁 — 冇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