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登上山頂,和智者大師見面,就要通過思賢這一關。
 
只要連續答對思賢提出的五十道問題,我們就取得了資格,通過思賢這一關了。
 
「LV.1 的問題!」
 
現在,思賢要提出問題了,而接受他挑戰的柳娘,也準備好回答問題了。
 
她把雙手緊握在胸口前,聚精會神地聽取問題,隨時作答。
 


相反,我在思考應該要怎樣才思賢打暈過去,盡快登上山頂。
 
「中國四大名著是那四本?」
 
太簡單了,這是送的題目。
 
果然是LV1的問題,這種問題連小學生都懂,這可以說是常識。
 
雖然是這樣,但我安心不下來。
 


因為在表世界的媽媽,曾經答錯過這道問題,而且是錯得非常誇張。
 
裡世界和表世裡不同,這裡很多事物都顛覆了我的認知。
 
例如香江是個綠草如茵的地方,例如香江人民的生活無拘無束,例如香江是自成一國。
 
所以,說不定在表世裡的媽媽,在裡世界的她會變得精明。
 
對於柳娘會否第一題就答錯,我很是在意,心感緊張。
 


而接下來,她回答了。
 
她動了嘴唇,回答道:
 
「三國……」
 
很好!三國演義,她總算答對,沒有像表世裡的媽媽一樣答錯了。
 
「三國傳。」
 
突然,我好像聽到了和我認知中有點出入的書名。
 
「水滸演義,西遊夢,紅樓記。」
 
柳娘很順利地把四個名字讀出,她很是開心,對於自己能夠這麼快就回答得出。


 
然而,這答案肯定是錯的!!
 
我不知道世界上是不是有這四本書,但我肯定中國的四大名著不是這四本。
 
三國傳,水滸演義,西遊夢,紅樓記……她是故意說錯的?
 
「妳是故意說錯的!?」
 
就連提問的思賢也因為柳娘的回答太超過而咆哮。
 
「呃?我沒有答對嗎?」
 
「很明顯是答錯吧!」
 


「怎麼會…嗚…」
 
「怎麼不會啊!」
 
比起答錯,思賢似乎更在意對方亂答,我都看到思賢要七孔冒煙了。
 
思賢調整好呼吸和心情,準備再次發問。
 
因為剛才LV1的問題也沒能答對,所以現在依然是問LV1的問題。
 
「3A + 2 = 0 求A。」
 
這是一條數學題,而題目相當簡單。
 
聽到現在小學六年級就已經教這種數式,所以我應該能說這種問題連小學生都懂。


 
柳娘一張「我懂我懂」的興奮表情,她立即回答:
 
「A就是B前邊的一個,是英文字的開首。」
 
現在不是問A是甚麼,而是問A的數值啊。
 
雖然我已經有心理準備會聽到這種荒謬離題的回答,但我聽了後還是認不住翻了翻白眼。
 
「妳是來亂的嗎!!!」
 
可憐的思賢,整張臉都氣得發紅了。
 
「呃?不對嗎?」
 


「這是問數值!是在問數值!」
 
柳娘又再一次答錯問題,接下來依然是回答LV1的問道,思賢再次問道:
 
「請翻譯How old are you這句英文。」
 
「Pass!!」
 
「妳連試都不試啊!」
 
思賢比我還要快速的反應過來,立即就咆哮。
 
柳娘連LV1的問題都無法答對,這種問題連我媽媽都會答。
 
看來裡世界的柳娘,比起表世界的我媽媽,還要差上好多。
 
我本來有想過依靠柳娘她連續答對五十道問題,以贏得與智者大師見面的資格,但我明白到,有這種想法的我,實在太傻了。
 
在柳娘還在和思賢在各種問題上對答時,我思考着要如何把思賢打暈。
 
不過,即使在他和柳娘對答的時候,依然把我們每個人的一舉一動留意得清楚。
 
只要我向前一小步,他都會立即發覺,並警示我。
 
要是我再向前走多五個小步,就會進入他的攻擊範圍。
 
我不會打架,對於運動更是白痴的那一類,我只是個書生。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把思賢打暈,實在沒可能。
 
難道只能靠柳娘去連續答思賢的五十道題目?天啊,這樣的話我還是靠自己想辦法打暈思賢好了。
 
結果,在思賢問過了五十道問題後,柳娘依然無法突破LV1的問題。
 
「妳到底是笨蛋還是白痴!!這種五十道LV1的問題連一條都無法答對!」
 
「嗚…太過份了,人家明明很努力在回答的說。」
 
「妳那有努力過呀!!」
 
可憐的思賢,面對柳娘這種超級大糊塗,他已經是咆哮得聲音沙啞了。
 
總是很浮誇的他,因為咆哮得太累了,本應該要擺出的姿勢都沒能擺出來。
 
對於自己沒辦法回答得出這些連小學生都懂的問題,柳娘並未感到慚愧,她反而生氣思賢對她的咆哮。
 
柳娘不滿地鼓起了臉頰,十足個小朋友,然後做吐出含在嘴裡的氣,說:
 
「你甚麼都懂,不如換我來問你,如果你沒辦法答對五十道問題,你就要給我放行,還要和我道歉。」
 
可能是第一次,思賢第一次被對方反過來挑戰,一時間露出了「啊,這麼有趣」的表情。
 
一直待在智者大師身邊的思賢,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被人挑戰他的知識,可是一種對他的瞧不起。
 
於是,思賢說:
 
「愚蠢!就讓妳看看我和妳的智慧差距!」
 
這一刻,立場互換了,馬上變成一種很有趣的狀況。
 
「柳娘的五十道問題,第一題!」
 
柳娘問道:
 
「小明上課時睡覺,老師說他再睡覺的話就掉他到海裡去,第二天,小明上課又睡覺,老師怎樣做呢?」
 
聽到這條由柳娘提問的問題,我心裡不知道是哭是笑。
 
笑是因為這條題目的答案既無聊又白痴,哭是因為她竟然問這小朋友都懂的問題。
 
然而,更叫我哭笑不得的是,思賢竟然不是立即就答出答案。
 
他摸着下巴,想了一想,大約有一兩秒,然後回答道:
 
「當然就是叫醒小明,然後罰他留堂,如有再發生此事,就記警告。」
 
思賢露出了哼哼得意的笑臉,像是在說「就只有這程度的問題嗎」的一樣,表示沒有難道。
 
的確,如果以正常思路,思賢的答案是沒錯。
 
然而,任誰都知道,他的答案是錯的。
 
柳娘發出了「呠呠」兩聲,模仿着錯誤的提示音,接着揭曉答案,說:
 
「答案是把小明掉到海裡去。」
 
啪喇!
 
思賢被這種無聊的答案驚呆了,就連他頭戴的帽子也驚呆了,驚呆得爆出一張張的問題卡片。
 
「這到底是甚麼鬼答案!太沒邏輯了!」
 
思賢投訴。
 
「怎麼會沒有邏輯,剛剛不是說明了老師要把小明掉到海裡去嗎?」
 
柳娘笑着把投訴駁回。
 
「可惡!這題不算數!下一題!下一題!」
 
「好,接下來依然是LV1的問題。」
 
「放馬過來!即管問!這次我一定答對。」
 
「承上題,翌日大明去海裡釣魚,那麼他釣到了甚麼呢?」
 
「當然是魚!而且是常於碼頭出沒的泥鯭!」
 
「呠呠,答案是小明。」
 
思賢立即擺出了名畫「吶喊」的表情和動作。
 
真可憐,再這樣對答下去,我相信思賢非要被氣得爆血管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