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心國王所率領的香江軍,將會在明天正午時份展開全面性的進攻。
 
而由家寶王后所拜託從智者大師手上取得拯救香江方法的我,已經即時出發。
 
與我同行的,有我媽媽。
 
不,應該說是柳娘才對,她是屬於裡世界香江的人。
 
我們的時間非常緊迫,因為我們得在最後進攻開始之前尋得到方法,並把方法帶回去。
 


如果我們趕不及,導致戰士們死光了,那麼就是返魂乏術了。
 
老實說,我根本不想要做這種事。
 
在我腦海中,只想做兩件事。
 
第一件事,回家去,離開這個天方夜譚的怪地方,回到正常的表世裡去。
 
可惜的是,我根本不知道回家的方法。
 


要是被我知道,我才不管這個裡世界的生活,一定直接回家去。
 
第二件事,自殺。
 
我可不想被那些觸手吞沒而死,誰知道被吞沒之後會不會還有下文。
 
我看過日本的動漫,知道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所以,我寧願自殺,可是我沒有那份勇氣就是了。
 


正因為這樣,我只好去做家寶王后所拜託我的事情。
 
說不定,我真的可以得到拯救世界的方法,活下來,渡過這次危機。
 
唯有活下來,才能有回家去的機會。
 
這可是一個最後的希望,雖然是渺茫,但也是一個希望。
 
就如同我向巫小翠挑戰小說創作的事情一樣,我不知道成功的機會有多大,但我知道那是一個希望。
 
我才沒有可能坐以待斃,一世如是。
 
和柳娘走於山路之間,越走越高,和山頂越來越近。
 
山上沒有樹木,光禿禿的,不知道本來就是如此,還是植物已經被黑暗力量的影響,化成了灰。


 
從山上觀看這片香江,它已經被染成了暗紅暗紫的地獄顏色了。
 
唯一還能夠見到有人存在的地方,就只有巫小翠的牧場。
 
面對世界末日,人類掙扎求存,這種電影一樣的畫面就在我眼前。
 
自己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會見到這樣的電影場面,也是從來沒有想過會成為電影裡的一位角色。
 
如果我能夠幸存下去,活到回家去,把眼前的一切告訴大家,但到底有誰會相信?
 
「哇哇!!」
 
就在我思考着一些有的沒的時,走在我前邊的柳娘一個失衡,向後一仰。
 


我立即扶住她,她才不致於跌倒在地上。
 
「沒事吧?」
 
「那個…謝謝你,我沒事啊,只是走得有點累了。」
 
「從王后那裡收到指示後,我們就趕路,妳會累是很正常的。」
 
不要說柳娘她會累,其實就連我也感到很累。
 
抬頭望天空,只見一團暗紅暗紫,日月星晨不見影蹤。
 
根本就沒有辦法知道我們走了多久,也沒辦法分得出白晝黑夜。
 
在這樣的情況行走,無疑更累了。


 
雖然我們都累了,可是又不得停步休息,因為時間迫在眉前。
 
我們都得在最後決戰開始前取得拯救世界的方法,然後回去報告。
 
「來,加油,我們快要到山頂了。」
 
我指着已經在不遠處的山頂這麼說道。
 
在山頂那裡,有個木建的小屋,看起來看民居一樣,那裡應該就是智者大師的所在之處了。
 
柳娘點了點頭,然後重新站好,更對我說:
 
「總覺得和你在一起,很有親切感的。」
 


或者我和柳娘在表世裡是母子的關係吧,所以她才會有這種感覺。
 
是甚麼沒關係,現在得先上到山頂去,然後從智者大師手中取得拯救世界的方法。
 
但是,當我們邁步出去的時候,一把聲音從山頂傳來。
 
「你們不能向前!」
 
這突然出現的聲音叫我們再次把線視放到山頂上去。
 
當下,一個男生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男生突然從山頂上向下跳,一邊跳一邊腳踏凸起的石頭,蜻蜓點水的一直跳過來。
 
被指派為我的侍衛,柳娘她本應該要站出來保護我,但現在竟然退到我身後。
 
不過這個情況我早就知道了。
 
最後,男生跳到我們的面前的一塊大石上,站得穩穩,他這種蜻蜓點式的下山方法有夠厲害。
 
「你們不能再向前!」
 
他把說話重複了一次。
 
面對這突然出現的男生,我不知道應該要把他當作敵人看待,還是當作朋友看待。
 
他阻止我們前進,無疑是敵人的行為,但他卻是一位我認識的人。
 
「請別告訴我,你是裡世界的思賢。」
 
「我不知道裡世界是甚麼,不過我就是思賢。」
 
我就知道這樣。
 
出現在我們眼前的男生,正是戲劇社社長思賢,不過眼前的他是裡世界的思賢。
 
「我叫思賢,是智者大師的護法,我決不能讓你們進入智者大師的領地。」
 
思賢穿着了魔術師的服裝,頭戴一頂禮帽,而禮帽之上有個「?」,一身古怪的服裝。
 
「我們是要從智者大師那裡取得拯救世界的方法,可不可以放行?」
 
「不可以。」
 
「那麼如果我們硬是要進去呢?」
 
「那麼就來答問題吧!」
 
正當我以為要跟思賢大打出手時,他竟然這麼說道。
 
思賢一個跳起,然後在空中自轉好幾圈,同時他頭戴的「?」帽子猛噴出一張張的卡片。
 
當思賢翻騰轉動,並落到地上後,他便從散落在半空的卡片中高速拿取了好幾張,並亮於我們的面前,說:
 
「思賢的五十道問題!只要你們連續答對五十道問題,你們就擁有了跟智者大師見面的資格。」
 
明明表世界的思賢是個很踏實的人,但在裡世界卻這麼浮誇。
 
看到總是這麼浮誇的思賢,心中有股無名火。
 
國難當前,還搞甚麼五十道問題,要是小紫他在這裡,老早把思賢打昏過去了。
 
「好!我接受挑戰!」
 
就在我思考着要如何混過思賢這一關時,本應躲在我身後的柳娘,竟然站了出來。
 
她不單單只站了出來,還接受了思賢的資格考核。
 
「喂喂,妳認真的嗎?」
 
我先把柳娘拉到一旁去,先阻止她。
 
「嗯,我認真的?」
 
「不要用疑問句來說肯定句。」
 
我嘆了口氣,然後說:
 
「距離山頂還有五十米高,我們快要到山頂了,沒時間跟思賢浪費時間。」
 
「可是呢,思賢他不是說了要通過他的挑戰才可以上去嗎?」
 
「話是這麼說,但是我們打暈他就可以了,沒必要花時間。」
 
「這樣可不行啊,這是違規的呀,而且傷人可不對呢。」
 
「誰知道啊!」
 
「就算是這樣也不可以啊,做人應該要堂堂正正的。」
 
「這種時候不需要吧?」
 
「每個時候都需要啊,要勇敢面對挑戰,要老老實實的戰勝挑戰才行呀。」
 
這種老實感,不論是在表世界的媽媽,還是裡世界的柳娘,也都是一樣。
 
我沒話可說了,既然她要花時間接受思賢的資格挑戰,我就讓她去好了。
 
「那個…思賢,我要接受挑戰?」
 
「呵,我的問題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能回答得到啊!」
 
「嗯,我準備好了?」
 
接着,思賢簡單地進行了問答規則的說明。
 
只要我們連續答對思賢提出的五十道問題,我們就算是通過挑戰。
 
但只要在其中一題答錯,那怕是在第五十題答錯,也得重新開始。
 
當然問題也會重新推出,絕對不會有重複這重事情發生。
 
另外,問題並不設選擇題,而所有答案都以最後答案為準,並不設時限。
 
「都明白了嗎?」
 
「呃,應該明白了?」
 
「好!」
 
思賢雙手高舉,然後自轉,當自轉過後,變成了手持麥克風,他伸出食指大聲說:
 
「思賢的五十道問題!現在,GO!」
 
我真的好討厭這麼浮誇的思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