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國王使用了那支能拯救世界的鉛筆,把它刺入了觸手的身體裡去。
 
然而,完全沒起到任何的效果。
 
一心國王被觸手捲走,雖然生死未卜,但眾人以把他當作戰死論。
 
群雄無首,守衛們落慌而逃,守衛軍的成員也作鳥獸散,整隊軍隊瞬間瓦解。
 
猶如中國象棋一樣,我們的帥被吃掉了,整個棋局,我們輸了。
 


即使還有人在奮戰,但本來就是抵擋不住觸手的戰線,在缺少人手和火力的情況下,還有可能擋得住觸手嗎?
 
答案很顯然是「不可能」。
 
國王死了,群雄無首。
 
就連能夠拯救世界的那支鉛筆,也失去了蹤影,不知下落。
 
輸了,戰敗了。
 


這場最終決戰是觸手贏過人類了,是小嗯的憤恨取得勝利了。
 
現在我們唯一能夠做到的,除了是等死,就是珍惜剩下的時光,和最愛的人待在一起。
 
我、巫小翠、小紫和柳娘,連同幾個守衛和平民回到了牧場。
 
大家都和孩子一同製作這最後的晚餐,打算以笑來迎接死亡,剛剛失去了夫君的家寶王后,也只能參一手,不作多想。
 
孩子們也知道了世界即將未日,自己也即將要死亡的事情。
 


他們沒有哭,沒有感到害怕。
 
因為父母家人都在他們的身邊,能夠和家人一起迎接這樣的死亡,多少是一件溫馨的事情。
 
然而,遠眺着窗外那些迫近過來的觸手群的我,卻和他們不一樣。
 
我只是被騙進來了這個裡世界,但我現在竟然要客死異鄉。
 
家人不在我的身邊,我沒能和那些孩子一樣開心地迎接死亡。
 
一想到媽媽爸爸妹妹,一想到以後再無法從他們相見,我的鼻頭便開始發酸,胸口一陣鬱悶。
 
我想着我現在能夠做到的事情,似乎就只有寫遺書。
 
在世界末日後,到底還有誰會讀我的遺書呢?我不知道。


 
在裡世界寫的遺書,會被表世界的人讀到嗎?我不知道。
 
但這是我現在能夠做的事情了。
 
我拿了紙和筆,開始在書寫自己死亡的遺書,在遺書中一次又一次向生父生母道歉。
 
越是去寫,眼睛越是朦朧,呼吸也開始好不暢順。
 
「傻B。」
 
我想要讓傷心在我的心裡爆發,讓這種感情充滿我。
 
但這時候巫小翠叫了叫我,也抱着她最喜歡的傻B企鵝,坐到我的身邊去。
 


「給你擦的。」
 
她遞來了一張紙巾,也很體貼地沒有把各種事情說明清楚。
 
「謝謝。」
 
「不客氣。」
 
巫小翠對我笑了笑,我頓時在想,如果表世界的巫小翠來到這裡,在面對這個情況她到底會做些甚麼?
 
可能她會用巫術來拯救世界吧?
 
「傻B,你有家人嗎?」
 
「有,我有,不過他們都在表世界那裡。」


 
「是嗎?我就只有傻B企鵝呢,爸爸媽媽婆婆……大家都已經到天國去了。」
 
「嗯……」
 
我和巫小翠的對話,似是沒有話題的一樣停止。
 
我沉默着,低頭望着自己那張沾濕了一點的遺書。
 
巫小翠也沉默着,低頭摸着她的企鵝。
 
企鵝也沉默着,不知道是無法了解主人的心情而沉默,還是施加的生命法術已經失效。
 
我兩的沉默更顯四周的熱鬧,孩子們和家人的說話聲,源源不絕地傳到我們的耳中。
 


各人盡情交談的觀笑聲,也同樣地不斷傳入我們的耳中。
 
和家人一起的歡笑聲,和朋友一起的暢談聲,如果不說,這裡必定會被認為是在開生日派對,而不是在進行喪禮派對或最後晚宴。
 
大家三五成群地眾在一起,而我和巫小翠,則這樣子的坐在一起。
 
在這一個對比之下,更顯沒有家人和朋友的我們的孤單。
 
「傻B,我想嫁給你。」
 
「咳!咳!咳!咳!咳!」
 
我一不小心就被自己的口水嗆到,都怪巫小翠突然脫出的這一句說話。
 
待呼吸順暢了,我以一臉吃驚和慌張交織起來的表情望着巫小翠,說:
 
「妳說甚麼傻話啊?」
 
「因為,如果我嫁給你了,我們就是一家人了,能夠和家人一起面對世界未日,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嗎?」
 
多多少少,我也能明白到巫小翠這一個想法。
 
其實,我和巫小翠她,是同病相憐。
 
我和她都一樣,在這裡沒有家人,就只有對方這一個朋友。
 
要是在面對世界末日,也只能夠一個人去面對,再怎麼說都是個悲慘極了的事情。
 
「嗯。」
 
我點頭了。
 
「真…真的!傻B,你願意成為我的家人,和我結婚?」
 
「都世界未日了,為什麼還要騙妳?」
 
我答應了巫小翠。
 
不過我的答應,到底是出自我真的喜歡她,還是因為世界末日的關係,我就不清楚,而我也不想去考究。
 
巫小翠笑得很是燦爛,「幸福」這兩個字在她的臉上可以看得見。
 
然後,她把企鵝放下來,並跑了開去,似是去找些甚麼東西,接着又急步回來。
 
「雖…雖然不是很漂亮,不過呢。喺,這個是傻B你的。」
 
巫小翠把一個東西交給了我,而這是一個草戒指。


 
「巫小翠,妳……」
 
「這是以前和傻B企鵝玩扮結婚遊戲時造的,不過我手工很差就是了。」
 
「不會,我覺得挺好看。」
 
「是嗎?嘻。來,我幫你載起來啊。」
 
話後,巫小翠便拿了我的那隻草戒指,也輕輕地拉起我的手,把草戒指載在我無名指上去。
 
隨後,她高興地笑了笑,也要求我為她載上草戒指。
 
而我,也拉起了巫小翠的手,把草戒指載到她的無名指上。
 
「禮成。這樣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巫小翠這麼高興的表情,她比起那邊暢談的人,還有和家人一起的那些小孩,笑得還要開心和幸福。
 
整個過程看起來很兒戲。
 
既沒有證婚人,也沒有宣誓,戒指也是草製的,就連戒祝福也沒有。
 
但卻溫暖了各自的心窩,也溫暖了對方的心窩。
 
自己的雙眼又再次變得朦朧,鼻子也發着酸。
 
然而心裡卻沒有一點的悲傷,反而覺得好高興,也有着一份難以言喻的感動。
 
這一刻我兩都不自覺地擁抱在一起。
 
我感受到小翠的體溫,小翠也感受到我的體溫。
 
不單單只是體溫,還有呼吸,還有心跳,還有充斥着全身的那一入感動和喜悅。
 
和家人一起扭擁抱着,以此面對世界末日,我相信是至福了。
 
忽然間,我心裡有一個想法。
 
其實世界末日,根本不可怕,只要能夠和家人在一起,就像我和小翠這樣,便能夠面對世界末日。
 
我把小翠緊緊地抱在懷中,保持着這個姿勢,回望窗外在幾分鐘前還能叫我感到絕望的景物。
 
而就在這一刻,牠出現了。
 
是觸手迫近到來了?不,不是,牠並不是那些觸手。
 
牠是那隻把我騙到了這個世界的該死青蛙。
 
「GAP」
 
這隻GAP一聲的青蛙就在窗外,牠緊貼在玻璃,直望着我,發出GAP一聲。
 
「青蛙!是青蛙!」
 
我推開了小翠,瞬間站起來,更使本來坐着的椅子倒下來,連桌面上的遺書也被吹走。
 
下一刻,青蛙GAP一聲的跳走,從玻璃跳了下來,不見影蹤。
 
這次青蛙再出現,我就絕對不可以讓牠就這樣跑掉。
 
牠能把我帶來這個裡世界,就必定有辦法帶我回去表世界,我必須捉住牠,要牠帶我回去。
 
「傻B,你去那裡啊,不要拋下我啊!」
 
小翠好像說了句話,但我沒收進耳朵去,現在的我,腦海中只有「捉住這隻青蛙」的想法。
 
隨後,我衝出了屋子,追趕這隻GAP一聲的青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