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應該是在不久的將來才展開的最終決戰,現在竟然提早了到來。
 
然而,這提早到來的最終決戰,並不是由我方展開的,而是由敵方所發動。
 
位於香江城的觸手結合體展開了行動,向着巫小翠的牧場,也即是我軍大本營進攻過去。
 
而在同一時間,從包圍着香江這片土地崩塌了的城場那兒,無數的觸手正翻起土來,朝大本營迫近。
 
敵方比起我們更沒有耐性,已經打算要把我們徹底消滅。
 


烽火起四,刀光劍影,從山頂望下去如同螞蟻一樣的各個人都在奮戰當中。
 
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嫩,大家都為守護家園而奮戰。
 
「我們得趕快回去,幫助大家。」
 
柳娘帶着不安的語氣對我說話。
 
我望着變成了戰場的那個牧場,心中不禁在想回去不回去,也不會影響戰況。
 


那些觸手,可不是我們能夠應付得到。
 
即使換在現代,在表世界的香江,集合現代的軍事科技,也不知道能不能把它消滅。
 
所以,就算我們回去了,也不會影響到戰況。
 
我不是小說裡的主角,我不會打架,我沒有大技,我也沒有主角威能。
 
我只是一個文弱書生。
 


面對現在的情況,我實在害怕得要死。
 
世界大戰就出現在我面前,我只是區區的文弱書生,有何理由不害怕?
 
「朋友!」
 
這時候,思賢拍了拍害怕得快要腳軟的我,對我說:
 
「既然你能夠和智者大師見面,也從那裡得到了這支鉛筆,得到了答案,那麼就快回去,把答案展示於人們前。」
 
「我?為什麼是我?」
 
「因為智者大師選中了你,你有這樣的資格。」
 
思賢的這一句話,讓我想起了當時愛恩社長對我說的那一句話。


 
她說過「有怎樣資質的人,就會做怎樣的事情」。
 
而現在,我向她求答案,她給了我這支鉛筆。
 
這支代表着答案的鉛筆,是給了我,而不是給了別人。
 
不是給思賢,也不是給柳娘,也不是給一心,也不是給家寶,而是給了我,愛恩社長選擇了我,就是因為我有這樣的資質?
 
我望着手中的這支鉛筆,它那鉛黑色的筆芯,使我無法看透。
 
說到底,愛恩社長是不是就是那位智者大師,這支鉛筆又是不是拯救世界的關鍵,誰知道?
 
可是,現在唯有帶着這支鉛筆去做了。
 


對話過後,我和柳娘便趕着下山,趕回去大本營,和大家一起並肩作戰。
 
我也叫思賢一起去,但思賢是智者大師的守門人,世代相傳。
 
所以直到死亡,他都不會離開崗位,所以我也沒勸說他了。
 
趕下山的途中,戰況漸變激烈,但觸手那方依然是漸上風,我方都被打得節節後退。
 
數多個士兵守衛已被觸手捲走,我只能希望他們能夠安息。
 
一步拼兩步兩的趕着路,不消多時,我們喘着氣的趕回到大本營中。
 
「天從,你怎麼了,沒事吧?」
 
「嗄…嗄…嗄…沒…沒事…給我喘口氣就好了。」


 
果然我只是個文弱書生。
 
兵慌馬亂的戰場和這裡成了一個大對比,就在巫小翠牧場的屋子裡,這裡安然得和外邊的戰鬥似是沒扯上關係。
 
家寶王后正和一班小孩子進行着美食的烹調,他(?)似乎是以此平常不過的做法,來安定小孩子們的心。
 
就像是在告訴小孩子們,他們的父母只是外出工作,晚上就會回來一起吃晚飯。
 
的確,小孩們實在是很安定,並未對最終決戰感到害怕和擔心。
 
但從我來看,這是掩耳盜鈴就是了。
 
室內沒有守衛,所有男士當然是上戰場去。
 


柳娘扶着喘氣得雙肩起伏不定的我到家寶王后身邊,把我們那邊的情況告訴他(?)知道。
 
「這支鉛筆就是智者大師給我們的答案了。」
 
我把這支鉛筆拿出,家寶王后看了看,眉頭便皺了起來。
 
「這就是答案?」
 
不要說我和柳娘在知道這支鉛筆是拯救世界的方法時吃驚不已,就連家寶王后也是一樣。
 
根本就沒有人相信這支鉛筆是拯救世界的答案。
 
「智者大師有說過使用方法?」
 
「不,她就只給了這支鉛筆。」
 
「……………」
 
家寶王后沉默了一下,我窺見他(?)臉上多出了一分絕望。
 
他(?)可能覺得,拜託智者大師,求得拯救世界的方法的自己,是白痴得要命。
 
「沒辦法,既然智者大師說這是拯救世界的方法,那麼你就帶着這支鉛筆上吧。」
 
「我?」
 
「你把鉛筆交給我夫君便可。」
 
「為什麼由我來做?」
 
「你是男生,當然由你來做,而且你是守衛軍的一員,這趟你非走不可。」
 
我只是去交付東西,而不是去戰鬥,我正以這句話來冷靜我自己。
 
而且,柳娘還會和我一起前往,使我膽量增加了不少。
 
從家寶王后口中得知道,一心國王的位置,我和柳娘便隨即出發。
 
雖然我是很累,但這支能拯救世界的鉛筆必須要盡早交到國王手上去,所以我動着累極了的雙腳,走往一心國王那處。
 
一路前往,就見牧場四周的草原滿目瘡痍,四周都是一個深一個淺的坑。
 
刀劍護甲和傷者散落一地,呼天搶地呻吟遍佈整個草原。
 
而在不遠處,我已經見到一心國王,他正帶領着守衛軍和觸手群展開戰鬥。
 
巫小翠和小紫他也在其中,一條一條粗大的觸手被兩人擊倒,但更多的觸手不斷不斷地湧上來,沒完沒了。
 
「一心!一心!一心!」
 
我呼叫着國王的名字,而一心國王此刻注意到正趕過來的我和柳娘,巫小翠和小紫還有其他人也留意得到。
 
「傻B,你一直去那裡了啊?」
 
「來得正好,快使出你的大技,就是把山怪轟飛那招,我們都支持不住了。」
 
巫小翠和小紫一邊戰鬥一邊對我大叫。
 
我沒有理會兩人的呼喊,我只和柳娘走到一心國王的身前,把能夠拯救世界的鉛筆交上去。
 
「這是甚麼?」
 
「嗄…嗄…這是…這是智者大師給我們的東西,它可以用來拯救世界啊。」
 
我邊喘氣邊說話,在我身旁的柳娘正為我掃着背,好讓我順氣一點。
 
「拯救世界的東西?這支鉛筆!?」
 
果然根本沒有人能夠相信這支鉛筆能拯救世界。
 
一心國王露出的懷疑眼神在下一刻收起來,他從我手中接過鉛筆,並向不斷湧現的觸手群走過去,同時大叫:
 
「閃開,讓專業的來。」
 
病急亂投醫,在現時這個情況下,一心國王決定了要使用這支能拯救世界的鉛筆。
 
從他手持鉛筆的動作來看,他似乎是想把鉛筆當作劍一樣使用。
 
就似是魔幻小說的情節一樣,以一劍刺穿魔龍的姿態來終結這場戰爭。
 
隨國王的一聲,守衛軍們全數後退,空出位置來讓一心國王跟觸手群一對一。
 
觸手群二話不說,立即向一心國王發動攻擊,數十條觸手猛伸向一心國王,決要把他捲走。
 
一心國王連番閃避,成功閃過了攻擊。
 
而終於,他找好了時機,以手中的鉛筆,用力刺入觸手裡去。
 
整支鉛筆被刺入了觸手體內,從被刺入的位置,正流出綠色的血液。
 
時間在這一刻仿佛停止,所有人都等待着能拯救世界的鉛筆在刺入觸手之後所發生的事情。
 
觸手群會發光爆炸?會化成灰隨風消散?
 
還是會像香江城一樣瞬間崩塌?
 
沒有,以上所說的都沒有。
 
因為任何事情都沒有發生過,這支鉛筆根本沒帶來任何效果。
 
「國王!!!!!」
 
在受到刺激之下,觸手立即就捲住了一心國王,把他直接捲走。
 
守衛軍成員的呼叫,並沒有使國王返魂。
 
國王的駕崩,他的死亡,就在大家的眼前突如其來的出現。
 
「死了…國王死了!」
 
「怎麼辦!怎麼辦?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我的天!國王都死了!我們要怎樣戰鬥下去!?」
 
樹倒狐孫散,戰線瞬間崩潰。
 
各個守衛軍的成員都作鳥獸散,猶如倒落在地面去的沙一樣,全散開來,各自逃亡。
 
我就站在原地,看着軍隊的瓦解,和敗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