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到了!!!」
 
我用力從床上坐起,就如同有個彈簧把我彈起來的一樣。
 
眼睛睜開,眼皮不再感到沉重。
 
大腦從未試過如此清晰,總覺得就算現在給我條奧數題目,我也能計得出來。
 
整個人身輕如燕,仿佛是重力這種物理鐵則並沒有施加在我身上去。
 


我猛坐起來後,就忍不住高聲大叫了一句。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驚覺了,立即衝進來。
 
「你在大聲甚麼啦!」
 
「天從,沒事吧!」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很擔心地走到我身邊,摸着我的額頭,查看着我是不是在發高燒。
 


到底有沒有,我很是清楚,答案當然是沒有。
 
我一覺醒來,全身就充滿了能量。
 
之前千尋百找的靈感,現在猛地湧出來,在我腦海內打起無數個激靈。
 
「我要寫作!小紫!借妳電腦一用!」
 
我甩了甩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的手,也把那個退熱貼從額頭上取下來。
 


看到那張退熱貼,我心裡不禁一叫「這東西有夠像衛生巾!」。
 
同時不禁在想,到底一直貼在額頭的這東西,是不是媽媽犯小糊塗而把衛生巾貼在我額頭上?
 
我沒有去查證,因為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事時候。
 
在我給了小紫一句說話之後,我便從床上跳下來,直衝到小紫的房間,用起她的電腦來。
 
一個Word的文檔打開,我的手流暢地輸入着文字。
 
一個個中文字串連成句子,一句句的句字串連成一段段文句,再串連成一篇文章。
 
面對香江文創,面對小翠的小說故事,就出現在我的眼前,同時也出現在我腦海之內。
 
「媽媽,哥哥是不是病得更重了?」


 
「我是第一次見天從這麼精神啊。」
 
敲鍵盤輸入文字的聲音把其他的聲音遮蓋過去,而我就沉浸在這些聲音之中,忘我地書寫着小說故事。
 
接着,時間來到了星期一。
 
不知道是否一直以來團積的壓力終於得到了解放,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故事終於起頭了,使得我心情特別好。
 
今早不用被叫起床,自己就準時醒過來,然後精精神神地吃早餐了。
 
回校的路上,自己的心情好得不自覺地哼起了流行曲。
 
之前一直撞上的電燈柱,從今天開始再不會撞上。
 


「呀呢?天從怎麼最近心情都很好的呢?」
 
走在我身邊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向我問道。
 
聽說開心的感情是會傳染的,可能是受我的影響,媽媽的心情都開心起來,臉帶着笑容。
 
「我說,我終於想到我的小說了。」
 
「真的?這不是太好了嗎?」
 
這刻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的雙眼散發着光芒,就似個很期待聽故事的女孩子一樣:
 
「到底到底到底是個怎樣的故事啊?」
 
「暫時保密,改天再公開。」


 
「啊,好狡猾啊。」
 
我偷偷笑着。
 
「對了,媽媽。」
 
「嗯?」
 
「到底草戒指是怎樣編織的?」
 
「哈,草戒指啊,首先呢,是這樣,然後是這樣,之後是這樣,最後是這樣,你看挺簡單的吧,媽媽很小時就會啊。」
 
我完全是看不懂,也聽不懂她的教學。
 


不過媽媽是說得好高興就是了,之後她還說着其他草系手工作的編織方法。
 
說着說着,我們已經遇上了上學大隊,然後就回到了課室去。
 
「所以呢,這個草青蛙編織起來會很有趣啊。」
 
「啊啊…不過我聽不懂就是了。」
 
媽媽一直興致勃勃的說着她小時最愛玩的草系編織,直到回到了課室還未肯停下來。
 
我就只好不厭其煩地做她的聽眾。
 
但當回到課室後,我的眼睛自動尋找着一個人,而很快地,我見到她了。
 
螺旋卷的雙馬尾髮型,嬌滴滴的身軀。
 
沒錯,我正是尋找着小翠她。
 
「喂,小翠!」
 
我未有聽媽媽繼續講關於草系編織的說話,在尋見了小翠後立即走了過去,媽媽也想要跟上來,不過班上的同學們立即湧到她的身邊,和她聊了起來。
 
小翠似乎是剛剛回到學校,她剛放下書包,就聽見我的呼喊聲,於是轉過頭來說:
 
「今天又是那條神經不對勁?有病去看獸醫吧。」
 
「小翠!妳留心聽着,而且給我做好心理準備。」
 
「呵喔?」
 
我托了批眼鏡,直瞪着她的眼睛,以確信自己會取得最後勝利的信心對她說:
 
「我已經構想好能夠贏過妳的小說故事,由現在開始,我會急起直追,追上妳的步伐,並且超越妳,妳就給我做好輸的心理準備。」
 
「哈,傻B是要唬誰,之前還是一臉病貓樣,告個病假之後就想到了故事?」
 
「我不是在嚇妳,我不單單只想到了小說故事,幾天前也已經開始書寫。我更不怕告訴妳,我和妳所書寫的是同一類的故事,是關於魔法的小說故事!」
 
小翠此刻咬了咬牙,她從我的表情和談吐間,感知到我是在講真話。
 
她更對於我亮出底牌感到難以置信,畢竟我和她是敵對的關係,我在她面對亮底牌,即是我對自己的牌章充滿信心。
 
「之前那個連靈感都沒有的可憐蟲怎麼化成彩蝶了!?」現在小翠她心裡一定是這麼想。
 
「哼,是嗎?那麼就好好努力,不然我就沒趣了。」
 
留下個這一句話,小翠就與我擦肩而過,看來她要離開課室。
 
而當她在我身旁經過後的一秒,我對她問了個問題:
 
「喂,妳啊,會不會對着那隻企鵝玩偶『傻B傻B』這麼稱呼道?」
 
瞬間,小翠打了個顫,而且全身僵住。
 
她回頭瞪了我一眼,眼神裡充斥着一股慌張的氣息,而她的臉也莫名其妙地紅起來。
 
「關…關你甚麼事呀!」
 
「妳該不會真的對着企鵝玩偶『傻B傻B』的叫稱呼着吧!?Oh No!!」
 
「閉嘴!滾蛋!你這傻B!」
 
一個紙巾包被她從裙子袋裡拿出來,並高速的向我飛擲。
 
我來不及反應,額頭就和飛來的紙巾包撞上。
 
正想開口大罵她,就見她氣沖沖地衝出課室去了,我連還嘴的機會也沒有。
 
「見到妳我不如去發夢好了……」
 
果然,溫柔的小翠,只能夠在夢中見到。
 
我小翠吵了一輪之後,我就坐回自己的位置,放下書包。
 
而剛好,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和同學們寒暄完了,也回到坐位去。
 
才坐下來,準備把會用到的課本和文具放到屜裡去時,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突然對我說:
 
「天從啊,你和小翠她的關係幾時變得這麼好的呢?」
 
「開玩笑,我和她關係變好?」
 
「不是嗎?你以前是叫她全名或者妖女啊,可是呢,剛才你一直叫她小翠小翠甚麼的,親切多了。」
 
我回想着剛才和小翠的對話。
 
我真的是有叫那傢伙小翠小翠甚麼的,而不是叫她全名,叫她妖女?
 
「我有嗎?」
 
「原來已經習慣成自然了呢。」
 
媽媽覺得這個情況就似是化敵為友了般不可思議,能遇上這個場面的她高興得合起雙手,露出笑容。
 
而我則是咬着牙,歪着嘴,心中暗說不妙。
 
我竟然和那妖女的關係好起來,不妙!不妙!這絕對不妙啊!
 
之後上課的事情乏善可陳,在午飯之後,我去到了戲劇社,找到「小寫會」的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把我已經開始寫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告訴了他們知道。
 
肥宅師兄呵呵地笑了幾聲,說着恭喜恭喜。
 
而愛恩社長抱着胸,以此姿態對我感到不太滿意,像是在對我說「應該要更早就想到才對」的一樣。
 
是呢,我應該要更早想到小說故事才對。
 
雖然現在是遲起步了,但我還是能追趕上去,和我的小說一起追趕上去。
 
「話說回來,其實我個事情想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給點意見,其實對於小說,我還未正式起名。」
 
我把自己的小說故事內容大概告訴了他們兩個,然後問道:
 
「叫『神來支筆』好嗎?」
 
愛恩社長對此沒有意見,而肥宅師兄就說:
 
「不好的,這個不好聽的。」
 
「那麼……『字裡行間』?」
 
「聽起來有哲學性的,但亮點不夠的。」
 
「不然就……『魔法少女愛文』?」
 
「比剛才有亮點的,但這種公式化的標題無新意的。」
 
「既然是這……」
 
我摸着下巴想了想,然後靈機一動,說:
 
「『魔法獸企鵝傻B』!」


(PART 6 完)(10月8日更新 中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