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敘
 
 



 
各位讀者好,我是非常叫人討厭的某編。
 
曾經有幾個人說過,某編我是一個很討厭的人,他們說某編真的好討厭,既沒有實力,寫作能力也不好,又自以為是,但他卻是那種能夠走到終點的人,卻是那種能夠把小說故事寫到結局的人。


 
是的,所以我又再做了一次叫人非常討厭的事情。
 
《爆走小說 )))))╭)O 口0)╯ 》在2016年9月23日正式寫畢!!歷時2年8日,我終於把爆走小說寫出結局了!!
 
回望過去,從零開始,直到完成,當中所走過的路絕對不平坦,而自己能夠走過這一段路,是因為有着各位讀者的支持,非常感謝各位,當然還有我的插畫師小河,同時希望各位讀者可以把爆走小說讀到最後,見證這個故事的開始和結束。
 
除了有各位讀者的支持之外,還有小說中每一個人物的支持,我是非常感謝他們陪伴我渡過每一個孤獨的時刻,也非常感謝他們在我乏力的時候推我一把,每當我想要偷懶的時候,我都可以感覺到愛恩社長要給我一個巴掌,也感覺到天從和小翠催促着我把故事寫下去。
 
他們每個人都似是有生命的一樣,陪伴着我,不對,不是「似」,他們是有生命的,每個筆下的小說人物都是有生命的,而這第六部的主題,也是在講關於「角色生命」。


 
筆下的人物角色有着「生命」,這一個講法是非常的浪漫主義,但細想一下,他們真的沒有生命嗎?我們人會去愛一個角色,就已經是把他們當作有生命的人來看待,不是嗎?這一點我相信每個愛二次元的人都明白。
 
我們會想跟這個角色待在一起,因為我們已經把她視作為一個生命;我們會想跟這個角色戀愛,因為我們已經把他視作為一個生命;我們會討厭一個角色,因為我已經把他視作為一個生命。
 
我們會想和一堆顏色在一起嗎?我們會想跟墨水戀愛嗎?我們會恨一些像素嗎?
 
曾經一位作家是說過類似的說話,他說我不是在寫小說,而是替小說在寫。
 
不知道曾經寫過小說故事的人有沒有感受過一件事呢?就是發覺故事不受自己控制,故事仿佛有了意志,不斷一幕接一幕的向前推進,而身為作者的我們,只是在為小說想要前進的方向不斷地書寫。


 
我自己是有過這種感覺。
 
在這個第六部中,原本是想要寫得比較像RPG遊戲穿越的風格,但結果,小說故事卻掙脫了我的控制,變成了這個模樣,這真的好奇妙,明明我想要小說往這個方向走,但它卻不受我控制,往另一個方向走,他向着他想要去的方向前進,而作為作者的我就負責推動他。
 
是的,這件事真的好奇妙,而更奇妙的事是在乎,唯有全心全意投入於小說創作之中,愛小說創作,才能夠感受到如此奇妙的事情,才能感受到小說和人物們都是有生命的,是一種超脫了科學及生物學定義的生命。
 
而正因為每個角色都有生命,我們就更加要尊重這些生命,更加要尊重我們的兒女,更加要愛他們。
 
他們沒有辦法像人一樣開口告訴我們「我喜歡這樣」「我不喜歡這樣」,正因如此,我們是應該要用心去感受他們,將心比心。
 
我放棄了這部小說,我對得起他嗎?我把她推出去賣萌賣肉讓男人污辱她,我對得起她嗎?
 
當作者愛自己的角色,角色也會用同樣的愛去愛自己的作者,會以以想不到的方式報答作者。
 


反之,他們也有可能會殺掉作者。
 
在故事之中,時不時就會出現天從的短篇小說作品,既然如此,相信應該會有人在猜天從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會不會有機會看得見。
 
現在,某編我藉此告訴各位答案。
 
答案是 ------- 在這一季是不會看到的。
 
留意!!我是在說這一季,所以會是甚麼意思呢?
 
誰知道?就連天從也不知道在第七部中他所寫的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竟然有個致命傷。
 
為了解決這個致命傷,天從再一次東奔西跑,同時察知到了愛恩社長的一個未曾提及過的事情。
 
也在同一時間,要面對新登場的角色所帶來的麻煩事情,以及生離死別。


 
到底天從會面對怎樣的麻煩,用以跟小翠對決的小說能否順利寫好呢?
 
請留意10月17號更新的第七部及第七部支線!!
 
 
 
 
 
中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