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過去,四月來臨,春天的氣氛已經可以清楚地感受得到。
 
抬頭看天,總會見到時常下個細雨的天空,到底有多夠未見過藍天呢?
 
四周的空氣都濕濕的,被子和枕頭都變得濕了,睡上去很不舒服。
 
媽媽雖然有時候會犯糊塗,不太精明,不過她總是有辦法把衣服涼乾,在這種天氣之下她到底是怎麼做得到?
 
天氣時常都不太好,但卻未有影響到我寫小說的心情。
 


香江文創篩選的截稿在六月,距離現在只有一個月多的時間。
 
還好我狀態好起來,寫起來有心有力,書寫得非常流暢。
 
僅靠着比別人多一兩倍的努力和意志,我漸漸追趕上應有的進度。
 
自己是計算過,依照這個情況繼續書寫下去,在截稿前是可以趕得上把遞交的作品完成。
 
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名字叫《魔法獸企鵝傻B》。
 


故事主要帶出的訊息,就是之前我在夢境中被啟發的一個想法,或者叫作「事實」。
 
經過那一埸夢境之旅,我明白到了很多的事情。
 
我希望有更多人能夠明白得到,所以以此題,寫進我的故事裡去,畢竟小說是傳遞訊息的一個媒介啊。
 
而這一天,我來到了戲劇社,和「小寫會」的愛恩社長及肥宅師兄討論寫小說的事情時,愛恩社長對我說:
 
「羅天從。」
 


「喺。」
 
擁有着模特兒姣美身材以及漂亮臉蛋的愛恩社長總是叫出我的全名。
 
被她這種有着冷豔女王氣息的女生直呼全名,我都總會緊張得差點要彈起來。
 
「我想談談關於你的小說。」
 
「有…有甚麼問題嗎?」
 
「小說有分為全期,前期,後期,而你的小說是後期。」
 
「吓?」
 
她很肯定地對我說,但我完全聽不懂她的說話。


 
此時肥宅師兄對我「呵呵」了幾聲,然後笑着對我進行翻譯,他說:
 
「愛恩她是在說小說的特質啊。」
 
肥宅師兄說,小說故事大致上可以分為三個特質。
 
那就是全期,前期,後期。
 
在這裡所指的,其實是進入正題的時間,也可以說是進入精彩環節的時間。
 
有部份作者喜歡在故事開始就打打殺殺,立即讓讀者看精彩的場面,但之後的場面卻和最初的沒太大分別,這是屬於前期。
 
也有部份作者的功力深厚,讓小說由頭到尾都精彩,一環接一環的扣下去,讓人欲罷不能,這是屬於全期。
 


另外有部份作者喜歡在小說最初用比較多的篇幅去鋪排,精彩的內容常常會壓後推出,要讀者看下一百多頁的前奏才正式進入主題或精彩的部份,這是屬於後期。
 
而愛恩社長說我的小說故事,是屬於後期的那一種。
 
「我讀過你的小說,如果以二千五百字作為一個章節,你的小說至少需要三十個章節才能進入正題。」
 
愛恩社長正說着我的小說。
 
其實在較早前,我是有把自己到目前為止已經寫好了的章節給了她看,當然肥宅師兄也有。
 
目的就是希望他們能夠給我一些寶貴的意見。
 
雖然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也有參加香江文創的小說活動,嚴格來說,他們和小翠一樣,都是敵人。
 
但我相信他們,即使我把相關作品讓他們看,他們都不會有抄襲或者仿寫的行為,甚至其他損人的事情。


 
我相信他們,除了是因為他有都有作者的操守之外,就是他們已經有了他們要寫的小說故事。
 
我的小說題材不會適合他們已經開始寫了的小說故事,就似是每個人要走的路都不相同,我的路並不適合他們,他們的路也不適合我。
 
愛恩社長正給着我意見,而我也留心聽着。
 
「羅天從你的小說屬後期型,這裡沒有問題,然而,面對篩選,便有問題。」
 
「有…有甚麼問題!?」
 
「囫圇吞棗。」
 
看到我臉上又是各種不懂,肥宅師兄托了批圓圓的眼鏡,然後對我說:
 


「也就是天從的小說可能會被讀幾頁之後就被放棄閱讀的。」
 
肥宅師兄繼續解釋。
 
他說其實這是關於時間上的問題。
 
香江文創的篩選,是以減少參加人數作為前題而開設。
 
在這個前題下,官方將會把能夠篩走的參加者都篩走。
 
參加人數眾多,作為讀者的評審員將會以快速的方式閱讀每位參加者的小說及小說大綱。
 
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小說剛開始就沒能吸引住評審的眼球,反而是長篇大論地進行鋪敘,要讀到後期才能有精彩的故事,必定會被打大折扣。
 
情況就似是一個美女和一個醜女。
 
即使醜女有內涵和品味,為人心地善良,但因為她表面不美觀,而不會受到人注意。
 
相反,即使美女品德再差,為人濫交,但因為她表面美觀,而馬上就會被注意。
 
後期類型的小說作品不是一個問題,問題是在於這種篩選之下,讀者根本不會花太多時間去讀鋪敘,直到精彩的環節出現。
 
反而前期的作品,在第一頁就已經是精彩的打鬥描寫,就會更吸引住讀者。
 
兩者相比之下,前期類型的作品更容易入選,而後期類型的作品更容易被篩走。
 
這就是愛恩社長說我小說面對的情況。
 
聽過了愛恩社長的說話,我心裡大叫了一聲不妙。
 
好不容易才尋到了靈感,好不容易才追上了進度,但現在竟然出現了這個問題。
 
重新編寫小說故事,讓我的故事從後期變成前期,除非我能夠七天連續不睡覺,全日進行小說的書寫,否則不可能做到。
 
就算我真的七天不睡覺去寫,寫出來的品質肯定不會好。
 
如果累壞了身體就更糟糕了。
 
「怎…怎麼辨啊!我要怎麼辦才好?」
 
我緊張得「咚」一聲的站了起來,作手用力地按着桌面,差點就要把桌子翻過來。
 
相反,愛恩社長是一臉淡定的模樣。
 
她對我說:
 
「砍掉重練。」
 
「這是絕對不行的啊,愛恩社長。」
 
「那麼你就自己想辦法。」
 
把問題提出了來,但卻不給出解決問題的方法,愛恩社長實在是太不負責任了。
 
這時肥宅師兄「呵呵」的笑了兩聲。
 
他帶着笑臉拍了拍我的肩,也把情緒激動中的我按坐下來,叫我冷靜。
 
他笑了笑,然後又繼續說:
 
「別緊張的,其實解決的方法只有一個的。」
 
「所以到底是甚麼方法?肥宅師兄。」
 
我緊張得要命,但見眼前的肥宅師兄卻從容不迫,很是輕鬆,並不急於要把方法告知我。
 
一旁的愛恩社長有點不滿,似乎是對於我未經過思考而直接問人求取答案。
 
我不敢去正視她的那張染上了不悅氣息的漂亮臉容,我怕當我直正視過後,會被她的女王氣勢嚇得不敢提問。
 
肥宅師兄又再呵呵了兩聲,然後對我說:
 
「其實的,方法是很顯然的。」
 
「很顯然的?」
 
「就是增加小說故事的趣味的,吸引住讀者的。」
 
說愛恩社長和肥宅師不是兄是青梅竹馬,再怎麼講都沒有人會相信。
 
這兩個人的說話都是這麼叫人崩潰。
 
增加小說故事的趣味,或者可觀性,這一點我當然有想到,因為這真的是非常顯然的事情。
 
但問題是,到底用何種方法?
 
難道只能靠着賣萌賣肉去增加可觀性,除此之外就沒有辦法?
 
這種事情我可不想做第二次,我才不是那些出賣自己「子女」的作者。
 
「能不能給具體一點的方法啊?肥宅師兄。」
 
愛恩社長又投來不滿的目光,而肥宅師兄又再次「呵呵」的對我笑,他說:
 
「笑話如何的?這個方法百試百靈的。」
 
「我對笑話一無所知……」
 
「或者是把故事更改為前期類型的?」


 
「已經來不及修改了。」
 
正當我們打算繼續討論下去時,午飯完結的鐘聲響起。
 
午飯的時候隨即宣佈完結,學生們必須返回課室上課,而我們的討論也到此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