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現在所發生的事情,為何會有這次的約會。
 
我只了解到愛恩社長是為了選擇一件服裝,當作生日禮物送給一個孩童。
 
而我被會愛恩社長邀約上,是她認為我思想比較接近小孩子,所以由我來選擇會比較靠譜。
 
除了這些事情之外,我就一概不知。
 
到底收到生日禮物的是誰,愛恩社長在趕怎樣的時間,我全都不知道。
 


現在,愛恩社長正以「必須現在作出決定」的銳利目光,要求我作她選擇的兩件衣服作出決定。
 
她這樣可是假民主呢,明明是說要我來幫她選擇。
 
不過,她倒是沒有說明清楚是由她先選擇然後才還我選,還是全部由我來選。
 
「選擇。」
 
愛恩社長以平靜的語氣催促着我。
 


女王的氣息壓倒着我,我只好立即作出選擇。
 
「右邊的這一件。」
 
「理由。」
 
「沒甚麼理由,只是直覺地覺得不錯。」
 
聽到我的說話後,愛恩社長很滿意地微笑,然後把沒有被選擇上的男童服裝放回去。
 


「直覺是靈魂的聲音,我相信她,所以我聽從你的說話。」
 
不知為何,聽到愛恩社長很感滿意的回答,我是安心了不少。
 
可是我的答案還未說完,剛才說的回答並不是我完整的回答。
 
就在愛恩社長準備去結帳的時候,我叫住她,對她說:
 
「愛恩社長,確實,單單從這兩件衣物去作出判斷,現在選的那件衣物的確比較好,但只是單單從這兩件衣物的比較下。」
 
本應去結帳的愛恩社長,聽到我的話後停下了腳步。
 
她轉身面向我,一頭秀麗的頭髮也跟着擺動,愛恩社長對我的說話感了興趣。
 
「我在想,如果能夠清楚知道這份禮物要送給的人是誰,收禮者的喜好和性格,便能選擇到更適合的特物。」


 
送禮是很好,但也要搞清楚贈送的對象。
 
送和尚一餐牛刷火鍋,這是叫人何等的尷尬。
 
就像昨天一樣,媽媽自把自為地為我準備好一切,雖然我是很感謝她的貼心,但同時也使我今天很尷尬。
 
情況也似是對一部小說作出評價的一樣。
 
單單是看一個章節去作出評價,不用想都知道,這種評價絕不會準確。
 
要對一部小說故事作出評價,絕非不能以篇蓋全,而現在也是一樣。
 
聽話後的愛恩社長想半秒,然後說:
 


「你果然很有趣,羅天從。」
 
我無法理解到這句話是不是稱讚,只知愛恩社長是露出着滿意的眼神說這句話。
 
「時間無多,我只說一遍,給我留心聽清楚。」
 
說到這裡,愛恩社長總算是願意把事情的來龍去脈清楚說出來。
 
這一切,其實是關乎一個在私家醫院一位小孩的生日會。
 
今天是私家醫院的一位長期住院的小孩生日,於是在醫生和院長的批准之下,舉行生日會。
 
而愛恩社長與這位小孩子是認識的,不過她沒有說是如何認識就是了。
 
愛恩社長為了送給這位小孩子生日禮物,於是帶我到來,幫忙選購。


 
事情很簡單,不複雜。
 
當我聽了大概後,便立即知道現在選購的衣服絕對不適合。
 
長期住院,穿的都是病人服,送孩子新衣服,他除了出院時和之後,就沒有穿的機會。
 
與其是送衣物,倒不如說能即使行樂的,不是更好嗎?
 
詩人李白寫過「人生得意需盡歡」,很多人都說過「及時行樂」。
 
既然送小孩,就應該送玩具,而不是衣物。
 
我照自己的想法告訴愛恩社長知道,愛恩社長聽了後,托着下巴思考了半秒多,然後說:
 


「你有怎樣的提議?」
 
聽愛恩社長這樣說,她接受了我的意見呢。
 
我還以為女王就是任性,不聽任何諫言,自以為是,原來還有愛恩社長這一種女王。
 
這一刻,腦內一個激靈打起,我有了一個好想法。
 
「書店,去附近的書店。」
 
話一出,愛恩社長便放下準備去結帳的童裝,然後和我一同去了附近的書店。
 
在汪角說到書店,立即就會想到信禾中心。
 
我和愛恩社長一同走着,來到了信禾中心,便乘着扶手電梯到最高的一層。
 
當來到最高的一層後,愛恩社長不悅地瞪着我,手指着一旁的商店,說:
 
「如果你是打算買成人電影當作禮物地送贈,你最好給我做生不如死的好心理準備。」
 
「別看那邊,看這邊!」
 
我指着另一邊的的書店說着。
 
在信禾的書店,基乎都是和日本輕小說或漫畫有關係,這邊可以稱得上是輕小說的集中地。
 
或者說,這裡是日本文化的集中地?畢竟這裡就連成人文化也能遇見得到。
 
我走在前頭,帶領着愛恩社長走進一間書店。
 
「羅天從,你先給我說清楚,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這不是疑問句,而是命令句。
 
「既然是小孩,應該都會喜歡動漫卡通的東西,而且我兒時最喜歡讀小說了,所以我覺得這裡必定會有比較適合他的書本。」
 
「如果小孩的定義是十八歲以上,確實會適合。」
 
愛恩社長隨便從書架中取出了幾本小說,而這幾本剛好是有幾個裸露大部份肌膚的動漫女角色作為封面的小說本。
 
「羅天從,你最好給我在十分鐘之內找到適合連小孩都適合看的小說。」
 
「行了,行了。」
 
愛恩社長越來越不悅了,她大概認為我在做些一些不合常理的事情。
 
確實,這裡大部份的小說,我也認為不適合小孩閱讀。
 
單單是看封面,我已經不敢讓小孩去看了,更何況書本裡的那些插畫以及內容。
 
但我相信,當中總有作品,不是以賣萌賣肉為主題,而是充滿健康內容的。
 
「有!就是這個。」
 
我從書架上拿出了幾本書,並遞到愛恩社長面前。
 
「這個《可動戰士UC》。」
 
「理由。」
 
「我覺得男孩子會比較喜歡機械人,而且故事挺浪漫主義的。」
 
愛恩社長從我手上接過了小說。
 
她看了看封面,也看了看書背的內容簡介,便安心起來。
 
「給我一整套拿下。」
 
「喺!」
 
我回應了愛恩社長的命令,把全系列的小說一次過拿走,書架即時空出了個位置。
 
雖然是整套買走了,但價錢比起愛恩社長到時裝店買一套男童裝要便宜多,雖然只有一點點。
 
付過了錢,我便利用媽媽給的環保袋把小說全裝起,然後離開書店。
 
我們離開了書店,回到了信禾中心的入口。
 
先為愛恩社長拿着一袋小說的我,此刻把這袋小說交到愛恩社長手上去。
 
但她沒有接過,只向我投來不解的目光。
 
於是,我對她說:
 
「我的任務完了,該是時候回家去了吧?」
 
說真的,現在穿着這套衣服,實在有夠尷尬。
 
不單單只是外表看起來,在內含的意思,也令我回想起自己的痴心妄想。
 
我實在是想要回家去,把這套衣服換下來。
 
「羅天從,你給我注意,我沒有說這裡已經沒有你的事情。」
 
「吓?這是甚麼意思?」
 
「走,接下來你得跟我一起去參加生日會。」
 
「我才不要。」
 
「好吧,你把這袋小說交給壽星就好,然後你就可以走。」
 
繞這麼大個圈子說話,其實她是想要我拿這麼重的一袋書。
 
這個愛恩社長,為什麼說話就不能直接一點,她是很喜歡讓人思考她的說話嗎?
 
「在這之前,我想先回家換件衣服。」
 
「不可以。」
 
「甚麼!?」
 
「現在,走。」
 
留下了這一句話,愛恩社長便邁步出去,自顧自地走,不理會提着一整袋小說的我有沒有跟上。
 
我嘆了一口氣,然後就無奈地跟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