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天公造美還是怎樣,今天下午的天空還算不錯。
 
雖然不是陽光普照,但還是可以見到灰灰的藍天,間中還見到幾朵大雲在天空飄着。
 
這是香江春天常見的天空。
 
春回大地,而我的春天也似乎跟着到來。
 
第一次,這次是我第一次和女生約會去,而且是和校花,更重要的是她主動約我。
 


和小翠那一次不能計算在內吧,畢竟那一次我們是為了劇本的寫作。
 
自己提早了到達會面的地點,在趕鐵出口等了一會後,便見愛恩社長到來。
 
因為是平日,所以愛恩社長沒有穿校服,她穿的是便服。
 
無袖上衣、長袖外套,短裙、平底鞋、掛肩手袋。
 
這是我第一次見愛思社長穿便服。
 


美人胚無論穿怎樣的服裝,即使服裝和她的年齡有點不配,還是相當漂亮。
 
「羅天從。」
 
「喺!午…午安。」
 
打量着穿上了便服的愛恩社長,我不知不覺被她的美吸引得失神,就連她已經來到我身邊也不知道。
 
「羅天從,你這身衣服是怎麼一回事?」
 


愛恩社長拉着掛肩袋,並一隻手插着腰的問我,有神氣的雙眼中露出一絲絲的不滿。
 
果然,我這樣穿實在太奇怪了。
 
因為昨天小紫把我要和愛恩社長約會的事情告訴了媽媽知道,所以媽媽變成了怪獸家長,為我打點着去約會的事情。
 
她為我準備好衣服,不過這套衣服並不是我的,而是爸爸的。
 
而且這是一套見工用西裝,外加針織毛衣,無配領帶。
 
我覺得穿起來是很得體,但和現在的情況十分違和就是了。
 
情況就似是豬肉店老闆穿西裝去工作,完全是不配的。
 
另外,媽媽也為我準備了一些東西,那些東西全部放在我掛肩袋去。


 
裡邊分別有大量的紙巾,當中有各種牌子和氣味。
 
另外裹有香江旅遊指南,餐廳指南,街道地圖一本。
 
口香糖、頭痛藥、創可貼、雨傘、環保袋、筆記本、鉛筆、電話充電器、小量餅乾…………
 
還有安全套一個。
 
唉,有時候不是我們要當江孩,而是我們都擋不住怪獸家長。
 
現在得來這個局面,要怪就只能怪自己,我竟然對小紫說自己要去和愛恩社長約會。
 
面對愛恩社長投來的古怪和不滿的目光,我只能搔着後腦杓,苦笑置之。
 


愛恩社長深呼吸了一下,然後恢復成平靜的目光,說:
 
「走吧。」
 
話聲未落,愛恩社長便邁出腳步,而我「喺!」了一聲,立即就跟在她後邊。
 
我們一路走着,一前一後的走,我就似隻小狗一樣跟在她身後。
 
一路無語,氣氛實在是尷尬,但似乎只有我是這麼覺得。
 
愛恩社長沒有甚麼感覺,她只做着自己,走着路。
 
我跟在她身後,看着她窈窕的背影身段,那頭柔順地擺動左短右長的秀髮,心中不禁再次覺得她是位冰系美人。
 
我們是來約會,是不是應該說說話比較好?


 
可是又可以說甚麼話題?小說嗎?就像平時一樣聊小說的事情嗎?
 
「那個…愛恩社長…」
 
「叫我愛恩。」
 
因為這裡不是學校,現在也不是「小寫會」的活動時間,所以不用加上「社長」二字,她是這樣的意思嗎?
 
「那麼…愛恩…我們…」
 
第一次這樣直接叫她的名字,我現在心裡邊是怦怦地跳動着啊。
 
然後,我想要把話說下去,但愛恩社長卻比我先說話,她說:
 


「羅天從,你把事情誤會了。」
 
「吓?」
 
「我們不會是情人,所以這次是朋友之間的約會,你必須要認清楚。」
 
打擊!
 
一種受到打擊的感覺在我心裡疾走,我仿佛在擂台上吃下了一記重重的左鉤拳一樣。
 
而且,在愛恩社長剛才的說話之中,她把我「有可能和愛恩成為情人」的妄想打個灰飛煙滅。
 
雖然愛恩社長沒有明確地說「我不喜歡你」,但從她的說話之中,我是如此感覺到了。
 
明明我之前都聽不懂愛恩社長說的話,為甚麼現在我卻懂了?真是懂得不合時機。
 
我心中的春天瞬間過去,嚴冬即時到來。
 
「現在,你說話吧。」
 
「嗚…沒了,我無話可說,是我太笨蛋,痴心妄想。」
 
「喔。」
 
直到現在,愛恩社長一眼都沒有瞥我,她「喔」的一聲把話題終結了。
 
繼續是一前一後走着的我們,來到了一間購物商場,購物商場主要是賣時裝。
 
時裝大部份都是名牌子,價值不菲,不過依然很多人來購買,就似是經濟的需求定律在此起不了效。
 
「愛恩,到底我們是來這裡做甚麼?」
 
「在提問之前,請睜開眼睛看清楚。」
 
「我知道我們是來買衣服,可是,為什麼是童裝部?」
 
沒錯,我們正身處童裝部,這一邊主要是售賣零至十二歲的兒童服裝。
 
在這裡,我可以見到爸媽帶着小孩子在買衣服,一家人挺溫馨的。
 
也看可以見到有幾個孩童在試身鏡前扮鬼臉,童真非常。
 
唯一奇怪的是,我只有我和愛恩社長兩個高中生在選購童裝,和這裡格格不入。
 
「羅天從,你覺得這件怎麼樣?」
 
「啊…不錯看?」
 
「不要用疑問句來回答我,用肯定句。」
 
「不錯看。」
 
「很好。」
 
愛恩社長是要買時裝,然後要我幫她搬,把我當工人用。
 
但為什麼是來到與自身完全不配的童裝部?
 
而就算她真的要買童裝,也應該是買女裝,而不是男裝吧?
 
剛才愛恩社長問我意見的那套衣服,可是給男孩子穿着的。
 
雖說愛恩社長思想獨到,但也不是這麼獨到吧,她穿起童裝必定成笑柄。
 
我越來越搞不清楚愛恩社長到底在想甚麼。
 
說起上來,到底愛恩社長今天把我約出來是為了甚麼?其目的何在?
 
正因為她都沒有說明過一切,所以才讓我胡思亂想,結果自取其辱。
 
不行,我得搞清楚這一切。
 
「愛恩,那個,其實我們在做甚麼呢?」
 
「同一條問題不可以問兩次。」
 
「我的意思是到底把我約出來是所為何事?我想搞個清楚。」
 
「羅天從,這件怎麼樣?」
 
「不錯。請不要帶開話題,可不可以回答我?」
 
本來正拿着其他男童服裝進行比較的愛恩社長,有點不滿地瞪了瞪我。
 
我是被她的女王氣和眼神嚇到了一下,但在下一刻,愛恩社長沒再瞪着,她說:
 
「我們的時間不多,你想知道的詳情,我以後再講,現在先決定好買那一件服裝。」
 
「買那一件服裝?妳為什麼買童裝了?而且男孩的。」
 
「生日禮物。」
 
愛恩社長說出的四個字使我愕然。
 
生日禮物?送誰的生日禮物?
 
「羅天從,我約你的原因,是要利用你的目光去選擇一件適合男孩的服裝。」
 
「叫肥宅師兄來幫忙不是更好嗎?妳和他可是對青梅竹馬。」
 
「因為他有另一件事要做,而且你的思想比較接近孩童,所以由你選擇比較適合。
 
我傻傻不分清楚她這句話是在稱讚我,還是在說我幼稚。
 
「決定吧,買那一件?」
 
愛恩社長拿着兩件端莊骨骨的男孩服裝給我選擇,她正以銳利的目光,要求我盡快作出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