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辦好了登記的我和愛恩社長,穿過櫃檯,向着升降機大堂步行過去。
 
在穿過櫃檯時,那位櫃檯後職員還叫我們代他向壽星仔說聲生日快樂。
 
乘坐過牛降機,去到了十樓,那裡是兒童用病房。
 
每個病房都是獨立,而且有私人洗手間,但整個病房並不大就是了。
 
私家醫院果然是私家醫院,和公立醫院的病房就是天壤之別,當然價錢也是天壤之別。
 


我們沿着走廊一直走,途中見到幾位護士姊姊,她們都對發恩社長打起招呼來。
 
在這個情況下打招呼,這種事一向都是對熟識的人才會做。
 
我實在好奇,難道愛恩社長經常到來?
 
實在有可能,先不說她和護士打起招呼,也和剛才的職員寒暄。
 
由進來這間私家醫院,她是沒有看過指示板,仿佛已經清楚知道了前往目的地的路徑。
 


「愛恩,我想問,妳是不是常常到這裡來的?」
 
「與你無關。」
 
很冷冰冰的回答。
 
她可能覺得我以後都與這裡的事情扯不上關係,所以沒有必要把事情告訴我知道。
 
情況就似是教一個暑期工工作的一樣。
 


反正暑期工做兩個月就會走,根本沒有必要把全盤工序讓他知道,只要讓他知道他應該要做甚麼事情即可。
 
的確是這樣沒錯,我以後應該也不會到這裡來,因為沒有需要。
 
一路走着,我們來到了走廊盡頭的一間房間,這房間似乎是病人用的娛樂室,而今天則改變成生日會會場。
 
娛樂室的隔音做得很好,在外邊是完全沒聽到小孩在嬉戲的歡笑聲。
 
但是當愛恩社長把娛樂室的門打開後,一陣陣愉快的笑聲便傳來了耳邊。
 
曾有人說,笑聲是會傳染。
 
當我聽到小孩子歡樂的笑聲,自己也不禁微笑起來,自己是被這裡的氣氛感染了。
 
「哇!愛恩姊姊!」


 
在這個大概有一個課室多的娛樂室正在玩猜大王遊戲的一個小孩,當見到愛恩社長到來了,便立即走過來。
 
我見他載着一頂紙黃冠,這名小男孩應該就是今天的壽星仔了。
 
「愛恩姊姊,妳果然來了。」
 
「嗯,當然囉,因為我們是約定好的呀。」
 
吓?吓!
 
我被眼前這個場面嚇住,整個人一臉愕然的呆站在原地。
 
自己一瞬間懷疑眼前的這位女生,是不是我所認識的愛恩社長。
 


平時擺出一副女王神態的她,竟然在面對小孩的時候,變成一個溫柔的大姊姊!?
 
她甚至蹲了下來,和那位小孩子成同一個水平。
 
甚麼「囉」,甚麼「呀」,這些字音,平時身為女王的愛恩社長,絕對不會出說。
 
「姊姊和後邊這位哥哥準備了給你的生日禮物啊。」
 
「真的!?」
 
「嗯,當然是真的。」
 
「哇哈,是甚麼?是甚麼?是甚麼?」
 
愛恩社長恢復成女王樣,並瞪了瞪我,要我把禮物拿出來。


 
在小孩面前是另一個樣,在別人面前又是另一個樣,愛恩社長實在太可怕了。
 
「小朋友,你好,生日快樂。」
 
接下來,我把準備好的一整套小說拿出來,並把一兩本交到壽星仔的手中。
 
「哇!這是可動戰士UC,而且是全套不過,好像不是漫畫………」
 
「因為,小說比較好看嘛。」
 
壽星仔似乎有點失望。
 
現在的小孩只喜歡愛漫畫?明明我在他這個歲數的時候很喜歡讀小說。
 


還是說,大家都覺得機械人大戰,就是要看動畫或者漫畫,換成小說就不想看?
 
「話說回來,哥哥,你是愛恩姊姊的誰?」
 
「吓?」
 
「男朋友?」
 
「男…男朋友?不是,怎麼會呢。」
 
壽星仔露出了敵意,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在兒童界裡,也存在愛恩社長的愛慕者?
 
我想叫愛恩社長好好解釋一下,幫忙消除壽星仔對我的敵意。
 
但當我望向愛恩社長的時候,我竟然見到她露出了惡作劇的笑容。
 
「這位哥哥是跟蹤狂,一直在找機會捉走姊姊,是個大壞蛋呢。」
 

  • 我是第一次見到愛恩社長女王樣以外的表情。

 
她單起了眼,對我稍稍咋舌,完全是個頑皮的惡作劇表情。
 
愛恩社長的這個表情是在對我說「接下來你就自己把攤子收拾好」。
 
她故意地高聲說出的話,得到了在場所有男孩子的注意,當中也有幾個女孩子。
 
只是一瞬間,那些孩子便對我露出敵意的眼神。
 
我想要對大家說這是誤會,是愛恩社長的惡作劇,但是愛恩社長比我快一步,她已經在我身旁叫道:
 
「哎啊,救命啊,有誰可以打倒這個大壞蛋啊?」
 
又是故意的一句說話,而這一句說話,成為了導火線。
 
「不准你和愛恩姊姊在一起!」
 
「受死,大壞蛋!」
 
「大家一起來幫手保護愛恩姊姊!」
 
這一刻,我突然地變成主民公敵,成為了眾矢之的。
 
小孩一起拿了枕頭,對我展開了攻擊。
 
「哇哇!不要!不要啊!」
 
我逃跑,小孩追擊,一旁的幾個成年人看着笑,愛恩社長站到一旁在偷笑。
 
望着眼前惡作劇了的愛恩社長,忽然想起了小翠。
 
真是沒想到,愛恩社長平時一副女王高高在上,但在這裡,竟然是變回了平民,和大家一起玩,對我搞惡作劇。
 
「超級死光!」
 
「風雷斬!」
 
「超級斬!」
 
小孩們把他們幻想的招式使出了來,一個又一個枕頭打在我身上,不過不痛就是了。
 
現在,小孩子們把我幻想成要捉走公主的大魔王,而他們就是一班小小的勇者。
 
他們一邊追殺我,一邊笑着,雖然是病人,但就和一般的小孩看起來沒差別。
 
「可惡!豈有大壞蛋只有被追擊的份!大壞蛋要反擊啊!」
 
我隨手捉住一個小孩,猛地搔癢他,他都被我搔得大笑過不停,手上的枕頭都掉落了,一個小小勇者被打倒。
 
「哇!快逃!快逃!」
 
「別跑!大壞蛋要捉走你們了!」
 
哈,不知不覺,我也融入了大家的遊戲之中。
 
或者,愛恩社長是想要我的出現變得不突兀,讓我盡快和小孩們打成一片,所以才說我是大壞蛋吧。
 
真不知道應該說她不老實,還是別有用心,喜歡別人思考她的言行。
 
「吼!我要吃了你們這班小朋友!」
 
「哇哈哈!!」
 
這樣玩着玩着,很快就和各位小朋友打成一片了。
 
而我這個大壞蛋,結局當然是被全體小朋友人疊人的壓倒在地上,宣佈投降。
 
「你認輸了沒?」
 
「認輸了。」
 
「以後不可以再跟隨愛恩姊姊。」
 
「以後不會了。」
 
在我認輸過後,小朋友們便放過我,之後再回去玩其他的遊戲,也邀請着我,但我以休息為理由拒絕了。
 
和小朋友玩真是特別累人呢。
 
看到我們玩耍過了,愛恩社長走到壽星仔身旁,問他:
 
「話說回來,有見過明悕姊姊嗎?」
 
「明悕姊姊還沒來啊。」
 
愛恩社長的表情有點沉了下去,好像是在擔心甚麼。
 
而突然間,娛樂室的門被推開。
 
「嗄…對不起…我…嗄…來遲了…」
 
一位女病人推開了門走進了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