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女病人推開了門,進入了這間娛樂室。
 
她氣來氣喘,似乎是跑着過來,直到現在,她的胸口還是因喘氣而上起下伏。
 
她每喘一口氣,都比平常跑步完了的人還要喘得大口,還要劇烈。
 
看到這位女病人的情況,我不禁有點擔心她。
 
對這位女病人感到擔心的,並不只有我一個,愛恩社長也對她感到擔心。
 


她更擔心得立即走了過去,緊緊地扶住這位女病人,撫着她的背部,試着還她的呼吸順暢。
 
「真是的,妳太亂來了,不是說過不可以做劇烈的運動嗎?」
 
「沒…沒事啊…妳看,我沒事呀,小恩。」
 
「沒事!?妳看妳自己喘氣的樣子啊。」
 
「嘻嘻。」
 


我聽到一個稱呼,小恩。
 
竟然叫得這麼親切,愛恩社長和這個女病人是認識的嗎?而且是相熟的?
 
女病人在愛恩社長的幫忙下,呼吸總算順暢,在場的醫生對女病人觀察過後,確定她沒問題了。
 
接着,女病人走到壽星仔面前,蹲了下來,和他成水平線,說:
 
「喺,生日快樂啊,這是生日禮物。」
 


「哇!明悕姊姊好厲害,這張畫好酷啊。」
 
「你喜歡就好了。」
 
「我還以為明悕姊姊今天來不了呢。」
 
「姊姊可是為了今天而努力康復着啊。」
 
女病人和壽星仔繼續聊下去,而這時我發現了一件事。
 
剛才女病人送給壽星仔的禮物,竟然是我之前幫忙從樹上取下來的那張賀卡。
 
我以為物有相似,但我瞄到了賀卡裡邊的畫作,竟然也是一模一樣的。
 
我望向那位女病人,再望望那張賀卡。


 
這一刻我才發現,現在出現在我眼前的這女病人,就是之前請求我幫忙的那位女病人。
 
「妳……」
 
自己是想要確認一下,所以我打算問一問她,好讓我確定並不是人有相似。
 
但當我發出問題的第一個音節時,女病人便對我做了個手勢,把我要說的話打斷。
 
很簡單的一個動作,她豎起了一隻手指,並放到嘴唇上。


 
這一個動作,讓我知道我沒有認錯人,也不是人有相似。
 


眼前的這個女病人,就是之前找我幫忙的那個女病人。
 
壽星仔和她再聊了幾句話後,就去放好生日禮物,繼續和其他孩子一起玩。
 
「小悕的生日禮物好像比較受歡迎呢。」
 
「小恩又是送衣服嗎?」
 
「不,這次是送了一套小說。」
 
話說到這裡,愛恩社長便指了指我。
 
她似乎是在說,送一套小說這個主意是我提出,而她只負責出錢。
 
女病人明白了愛恩社長的意思,回應了一句「是這樣嗎?」。


 
果然這位女病人和愛恩社長是認識的。
 
一般人對於愛恩社長沒有多加詳細說明的話,是難以理解。
 
但只要和愛恩社長是認識了一段長時間,就自然明白到她那些說話和舉動當中的含意,例如和她是青梅竹馬的肥宅師兄。
 
而現在,這個女病人明白了,看來她和愛恩社長是有關係。
 
更是一個非常深的關係,比起肥宅師兄還要深的關係,從互相稱呼之中我就知道。
 
「喂喂,小恩,他是妳新的男朋友?」
 
「不可能。」
 


對於能夠成為愛恩社長男朋友這件事,我早就幻滅,所以她現在重新宣佈事實,我也沒感覺到多大的打擊。
 
「介紹我認識一下啦,小恩。」
 
「沒必要了,他以後不會再出現在這裡。」
 
女病人微微地鼓起臉頰,對於愛恩社長拒絕介紹我感到有點不滿。
 
於是,她走了過來,靠近了我,主動來認識一下我。
 
「你叫甚麼名字呀?」
 
對於這麼主動的女生,我是有點受不了,被她自信滿滿的眼睛望着,感覺是有點害羞。
 
「妳…妳好,我叫羅天從。」
 
我一臉害羞的搔着後腦杓,不敢直接望她的眼睛。
 
「啊,原來羅天從就是你啊?」
 
「呃?」
 
「小恩向我提起過你呢。有一天她說社團來了個好有趣的人,就叫羅天從,他是為了救人而寫作的,我聽了都覺好厲害。」
 
我很想對她說,其實沒有很厲害。
 
只是因為為了恢復媽媽和小紫的身體,我才硬着頭皮上,一點也不厲害。
 
「我可以叫你小從嗎?我叫 李明悕 ,你可以叫我小悕啊。」
 
「吓…小…小從甚麼的,不要吧。」
 
「嗯?你害羞了嗎?你從剛才開始都沒有望過我的雙眼啊。」
 
叫明悕的女病人不斷地追着我的雙眼來看,只要我把臉別開,她就會追上來。
 
面對初相識的人,她這麼做竟然都不覺得害羞嗎?我可是害羞極了。
 
從小到大,除了小紫之外,我就沒有遇到過這麼主動的女生,小翠不列入計算之內。
 
我再次別開了臉,而明悕終於停下來。
 
她笑着說,說了一句不單單叫我害羞的話,也叫我感到尷尬。
 
「呢呢,小從,難道說,你,喜歡了我?」
 
「才!才沒有!」
 
「呃?好失望啊?」
 
雖然明悕和愛恩社長一樣,都是很漂亮,而且在性格上明悕比愛恩社長可愛多,比較親人。
 
但我真的對明悕沒有半點意思。
 
我們可是相識了連十分鐘都沒有啊!就算是一見鐘情也有個限度啊!
 
「羅天從!!」
 
「嗚!」
 
愛恩社長突然就瞪過來,直呼出我的全名。
 
面對孩子時的溫柔,面對明悕時的友好,現在全收起來,她又變成了常見的女王模樣。
 
散發出女王強氣的銳利眼神,向我投射出「絕不准許對明悕有非份之想」的目光。
 
愛恩社長簡直是一位護花使者,而明悕就是她心中的一朵小花。
 
只要有誰想要摘取這朵小花,就算只是想,愛恩社長都會對他毫不留情。
 
「愛恩社長妳聽我說,我沒有那個意思,是真的!」
 
我雙手無義意地在胸口前猛揮動着,同時連忙向愛恩社長解釋道。
 
還好愛恩社長相信我,才把女王的氣勢收起了來。
 
「唉。」
 
看到了愛恩社長的女王氣勢收起了,我安心得呼出一口氣。
 
而這時候,明悕拉了拉我的手,得到了我的注意,她就對我說:
 
「小從,之前的事,很謝謝你,不過啊,記得千萬不可以對其他人說。」
 
我點了點頭。
 
既然是我答應了,我就會不會向別人說起。
 
看到了我點頭的明悕笑了笑,對我「嘻」了一聲。
 
但忽然間,情況急轉直下,事情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在我眼前的明悕忽然軟弱無力,一副要暈過去的樣子,本來精靈可愛的雙眼都瞇成了一線。
 
情況非常突然,我大腦都未能作出反應。
 
但是,愛恩社長已經衝了過來,立即把明悕扶住,還大聲叫了一句「醫生!!」。
 
在場的醫生和幾位護士都急忙地衝了過來,立即幫忙扶明悕到一旁的沙發坐下。
 
一旁發生了大條事情,本來正在玩耍的孩子都安靜了,大家的目光都落在明悕的身上。
 
在場的大家都很是緊張,漸漸地圍過來,不過醫生卻叫大家散開,讓明悕有足夠的空氣呼吸。
 
事情實在發生得太突然,我到現在還呆站在原地。
 
上一秒明明還是很好的,有說有笑,但下一秒就………
 
到底在明悕身上發生了甚麼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