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我和明悕的小說約會體驗,也漸漸來到了尾聲。
 
對於明悕那一本《和男朋友一起做的十件事情》,雖然未能完美地體驗,但是也勉強地體驗到十半以上。
 
首先是在情侶餐廳用餐,不過我們改成去了牡丹樓吃早餐。
 
然後是一起唱卡啦OK,不過我全場只唱了一首歌,也沒有和明悕合唱。
 
同時,我們把卡拉OK中的MV當作電影來觀看,把一起觀看電影的事情完成。
 


接着是一起去逛街購物,這算是我們體驗的事情中算是比較完美的一件了,我和明悕只差細節部份沒有做,而且逛的是書店。
 
之後是一起在幽靜的公園吃冰淇淋,但我因為害怕芥末味而不敢吃,而且公園也不幽靜。
 
最後,在這一刻,我們正體驗着在海邊散步這件事。
 
當然,我和明悕不是如同小說所寫的一樣,在沙灘的海邊散步。
 
這裡沒有貝殼,也沒有細沙,也沒有海歐的聲音,更沒有海浪拍打岩石和海邊的聲音。
 


這裡只有欄杆,碼頭和船,建築物,行人和旅人,更有城市硬地。
 
我們正在仲環的海濱長廊上,體驗着海邊散步。
 
雖然這裡沒有如小說中所描寫的美景,但有夕陽陪伴,感覺還算不錯。
 
橘紅色的夕陽,把天空染得橙橙紅紅,加上白雲,以及閃閃發光的海面,猶如一張畫作。
 
「我是第一次在海邊看日落的呢。」
 


就如明悕所說,她因為能夠看到日落而感到十分開心。
 
看日落這種事情,在以前,明悕是絕對不會做。
 
不是她不想要做,而是她沒辦法做,因為她的父母認為這是浪費時間的事情。
 
比起觀看日落的美景,用心體會這個大自然的奇妙,讀書考取好成績,參加更多的興趣班和補習班,實在是更有意義。
 
「不過,我們沒有辦法看畢全程呢。」
 
六時半,是明悕要回到聖本善私家醫院去的時間。
 
當這個時間一到,就如同灰姑娘的故事一樣,魔法消失,明悕難得的外出體驗,正式結束。
 
一思及此,我便為明悕感到難過。


 
然而,明悕卻沒有和我一樣的想法,她說:
 
「雖然看着夕陽消失在天空會是比較好啊,但現在也很不錯呢,能夠看到這樣的日落,我已經很開心了。」
 
不知道要說明悕很容易就滿足,還是說她太過樂天。
 
患上了罕見的病,被父母拋棄,無法上學,面對這些事情,明悕都未曾抱怨過,沒有在那邊自怨自埃。
 
她到底是怎麼撐過這些日子,我實在是想不懂。
 
難道她從來都沒有傷心過?不,不可能,從來沒有人是沒有傷心過。
 
或者是,雖然明悕是有傷心過痛苦過,但她卻做了一個選擇。
 


她選擇了接受和面對,並且消化,然後面向快樂。
 
這樣的一個女孩,真的好厲害呢。
 
我望着夕陽把明悕那張笑得高興的臉染上一層橋紅,實在是美麗。
 
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這刻的時光能夠永遠地停留住,讓明悕永遠都這麼幸福快樂,可惜這只是小說裡的情節,現實中不會發生。
 
「小從?怎麼目不轉精的望着我啊?」
 
「喔?對…對不起。」
 
「難道說,小從喜歡我了嗎?」
 
「不。」


 
「啊…好失望。」
 
被我斬釘截鐵地說了聲「不」,明悕都失望得嘟起了嘴。
 
「明悕,我想對妳說,對不起。」
 
這時候,我突然對明悕道了個歉,聽到了我的道歉,明悕馬上就換了張莫名其妙的表情。
 
不解我為何這樣說的明悕追問,而我則回答:
 
「因為,難得妳有外出的一天,想要體驗小說的情節,但我卻沒有辦法讓妳好好的體驗。」
 
回想今天各種小說情節的體驗,實在是和原著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各種的體驗實在勉強到不行,自己想起也不禁苦笑。
 
明悕外出,這個機會真的好難得,但我這個男朋友卻沒有演好,害她浪費了外出去體驗小說情節的機會。
 
明悕理解到我這一個想法,然後忍不住笑了幾聲,說:
 
「是啊,都是小從的錯,害我沒能好好體驗了呢。」
 
明悕雙手抱胸,從說話語氣得知她相當不滿。
 
而且我隱約地覺得她在扮愛恩社長,想要扮她教訓人的感覺,但相似程度只有一成就是了。
 
「真是的,對於幫小從畫插畫的事情,我得重新考慮,不,直接拒絕好了。」
 
「怎…怎麼可以啊!明悕!」
 
「哈哈,我開玩笑的啦。」
 
竟然拿這件事情開玩笑,我都要被她嚇死了。
 
關於小說插畫的事情,只有明悕才能夠幫到我,如果連她都不願意幫忙,我就沒戲唱。
 
知道了明悕是在開玩笑,就連剛才責怪我的事情都是開玩笑後,我安心得撫着胸口呼出一口氣。
 
明悕見到安心下來了,開始認真地對我說話,她說:
 
「其實要說對不起的人,應該是我才對呢。我竟然要小從答應我的任性,麻煩了小從,真的好對不起。」
 
「這…這一點…」
 
「今天能夠和小從在一起體驗小說的情節,我真的好高興,雖然是和原著出入很大,但我還是很高興呀,所以,我還得要多謝小從。謝謝你。」
 
在「謝謝你」這句話的話聲落下,明悕對我歪了一下頭,露出了個微笑。
 
在我學校的生意上,我經常地聽到「謝謝你」這句說話,但對客人的道謝沒有任何感覺。
 
唯獨,現在明悕對我說的這一句「謝謝你」,竟使我有點心跳加速的感覺。
 
這麼發自內心的一句道謝,我不想回應一句「不客氣」以作了事,但我一時間又想不出應該說些甚麼好。
 
我應該要說「我就接受妳的謝意吧」嗎?還是說「下次再一起去體驗小說吧」?
 
自己是希望能夠講出比較有深度的說話以作回應,但我實在不知道應該要說甚麼,使我好一會都未能說話,整個表情都慌了。
 
明悕當然因我這個怪模怪樣的表情而笑,然後她未有等我的回應,對我說:
 
「吶,小從,可不可以再答應我一次任性的要求呀?」
 
「喔…這個,如果不是荒謬而且是我能力內……」
 
「是小從能力內所做的的事情,而且也不荒謬,所以小從先答應我,好嗎?」
 
今天的小說體驗約會,除了是因為我有求在先而成,也是因為我答應在先。
 
記得之前,明悕也是要我先答應她,我答應了,然後換來今天的約會。
 
所以對於現在,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做,應該要先答應,還是要先知道要做的事情?
 
「我答應妳,我會做。」
 
但我還是答應了明悕。
 
明悕對於我的答應,微笑着點了點頭,然後說:
 
「今天是體驗小說的約會是吧?」
 
「是。」
 
「而小從現在還是扮我的男朋友吧?」
 
「沒錯。」
 
「我希望能夠在最後,能夠體驗到小說中的一個細節。」
 
「細節?」
 
對於明悕的那本小說,其實我由約會的開始直到現在,都未有閱讀過一字。
 
而且明悕也沒有給我看,所以我對她的那本小說完全不了解,甚麼細節,我當然是不懂。
 
「我愛妳。」
 
「吓?」
 
「小從,我希望在最後……扮演着我男朋友的你……對我說一次『我愛妳』。」
 
這怎麼可以!我和明悕只是扮演情侶,又不是真正的情侶!
 
那一句說話,不是我們這種關係可以講。
 
「明悕,這一件事我…」
 
「小從…在最後…我希望能夠聽到你對我說……」
 
「不過,我們是…」
 
「天從!」
 
突然地,明悕用力地叫出我的名字,我不禁因為她這一下的舉動而愣住。
 
現在只見明悕緊緊地緊住雙手,身體微微地抖動,吸入的空氣都從她的嘴巴裡呼出。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明悕會這麼激動?是因為我先答應她,然後現在又想要反悔嗎?
 
「拜託你…」
 
這一句話真的好重要嗎?我實在是不懂。
 
雖然心中不懂得這句話的重要,也不明白明悕為何會如此執着。
 
但我看見明悕現在的表情,一想到她以後就再沒有這樣體驗小說的機會,之後都要留在醫院養病。
 
心中起了一份同情,讓我覺得既然她想聽,敷衍說了也無仿。
 
多少是很緊張,即使只是敷衍,於是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稍稍地別開了微紅的臉,對明悕說:
 
「我…我…我愛妳。」
 
話後發生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是明悕回應了我一些「謝謝你,小從」。
 
而第二件事,是她伏到我的胸口前,但卻是以她冰冰冷冷身體,失去體力般伏到在我的胸口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