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之後,我和明悕為了體驗小說,繼續進行假扮的約會。
 
小說中提及和男朋友做的另外一件事,我們也在逛街購物後開始做,那便是一起吃冰淇淋。
 
雖說我們是一起吃冰淇淋,但和小說中的描寫是全然不同。
 
聽明悕說,在那本小說裡是從播着藍色多腦河的冰淇淋售賣車買到冰淇淋,然後坐在幽靜的公園,一起休閒地吃着。
 
但我們現在是和小說描寫完全不同的情況。
 


我和明悕在同羅彎的有名公園裡,準備一起吃為了推廣而免費派發的杯裝冰淇淋。
 
身處的這個公園,和幽靜扯不上關係,根本不會讓人有二人獨處的時間。
 
而且,今天是公眾假期,連外地女傭也來到了公園休息。
 
外國或者是內地人士,也可以在這裡見得到。
 
明明是香江的公園,但此刻香江人在這裡的數目是佔了好少的百份比。
 


明悕覺得這樣的場面很有趣,但我覺得很一般,因為這是日常的情景。
 
「喂喂,小從,我問你啊。」
 
「嗯?」
 
「在假日中,那裡最多菲律賓人呢?」
 
「菲律賓。」
 


「呀!你根本是聽過這條IQ題的。」
 
「這是常識吧。」
 
好不容易和明悕找了個位置坐下來,我們便開始打開杯裝的冰淇淋杯蓋,準備要吃。
 
不過我自己是停住動作了。
 
是因為我沒有杯裝的小匙子?不對,不是這個問題使我停住了動作。
 
是因為冰淇淋都溶掉了?不對,在手中的杯裝冰淇淋還是冷得見煙的。
 
我停住了動作,是因為那冰淇淋的味道。
 
「芥末味冰淇淋……」


 
芥末即是吃魚生或壽司時,所配上那堆綠綠的東西。
 
這種口味的冰淇淋,我之前有聽說過。
 
在開學日當天的放學後,還是擁有着自己身體的小紫被她的朋友邀請挑戰芥末味冰淇淋,不過當時小紫為了練網球而婉拒。
 
當時我聽到這個名字,就覺得心驚膽跳,實在沒想到今天我是有機會吃它。
 
明悕也知道甚麼是芥末,但她沒有感到害怕,反而欲想一試。
 
她比我要先嘗一口,在品嘗過一口之後,她完全是一個嬰兒吃到檸檬的表情。
 
「明悕,我可以不吃嗎?」
 


待明悕的表情恢復正常之後,我就對她這麼說,不過只換來了她的提議否決。
 
「不行,如果小從不吃的話,就不算是一起吃冰淇淋啊。」
 
「可是…芥末味……太過刺激了。」
 
「其實沒有小從你想像得這麼可怕的呀。」
 
話後,明悕就再吃一口芥末味冰淇淋,然後一個嬰兒吃到檸檬的表情又再上演在我眼前。
 
雖然我是知道這芥末冰淇淋,吃起來不會像真的吃了芥末一樣,叫人刺激到受不了。
 
它始終是有把芥末的味道調淡,好讓客人進食。
 
但我還是不敢食用,自己多少是有點受不了這麼刺激的食物。


 
「看吧,小從,其實感覺還不錯的啊。」
 
明悕擺出一臉從容不迫的表情,十分輕鬆,她還邀請我食用我手上的那一杯芥末冰淇淋。
 
我了看明悕,也看了看手中的那杯芥末味冰淇淋。
 
「果然我還是放棄挑戰。」
 
這一份對於芥末的恐懼,始終是克服不了。
 
「明明是個男生,但連個芥末味冰淇淋都怕呢,好遜好遜。」
 
「對不起。」
 


為免浪費,把我手中的那杯芥末味冰淇淋送給了明悕吃。
 
在明悕收過了後,她就在我身旁默默地吃着。
 
她只是默默地吃着,沒有對於我不願和她一起吃感到不滿,畢竟明悕不是強人所難的女生。
 
我等待着明悕吃完,也打開着手機瀏覽網路,稍微解解悶。
 
就在我兩分別做着這些事情的時候,明悕問了我一條問題,差點使我把手機掉在地上去。
 
「小從你喜歡巫小翠嗎?」
 
「突…突…突…突然說甚麼呀妳!」
 
我的心臟在剛都差點要被明悕突然說出來的這句話嚇飛了。
 
「是小從你那位朋友提及的那位巫小翠啊,你喜歡她嗎?」
 
要是明悕知道小翠的為人是怎樣,我相信她恨不得馬上要對小翠恨之入骨。
 
「說起來傢伙,我就火大了。」
 
我沒有正面回答明悕的提問,反而豎起十隻手指,開始數着小翠的不是。
 
甚麼臭脾氣已經不在話下,她那份野蠻不講理的性格,真的叫我好想教訓她。
 
粗魯!毒舌!無禮!固執!惡作劇!真是叫我氣到爆炸。
 
她的那個髮型又是怎麼回事,標奇立異的。
 
甚麼螺旋卷雙馬尾,我看她載個爆炸頭還比較好看。
 
那妖女的良心都不知道是被小狗吃掉了還是怎樣,說不定根本沒有這種東西存在過呢。
 
向明悕數着小翠的不是,我發覺十隻手指都不夠用。
 
正當我在想要不要用上腳指時,明悕竟然認不住笑了出來。
 
她的輕笑聲,在我耳邊響了好幾秒,雖然對於她的笑我感到莫名其妙,但因為她的笑聲,使我提及到小翠時的火氣全熄了。
 
「有甚麼好笑的?」
 
「小從你自己不知道嗎?」
 
聽到明悕的回答,我摸摸自己的嘴巴,也摸摸自己的背部,也摸摸自己的頭頂,但始終是找不出笑點。
 
「剛才啊,我聽着小從數着巫小翠的不是時,你的表情是好開心的呢。」
 
「開心!?我肯定妳用錯詞語了,明悕。」
 
「從小從你的說話當中,我覺得你很了解巫小翠,而且也很在意她。」
 
「我在意她!?我才不想理她呢。」
 
某程度上,我是挺在意她的,因為她是解除媽媽和小紫調換身體的巫咒的關鍵。
 
當然,明悕對於巫小翠事件一無所知。
 
我沒把這件事情告訴她知道,就算我說了,她也不會相信,所以沒必要向明悕提及。
 
「小從有隱藏的傲嬌屬性。傲嬌屬性發現!」
 
「吓?」
 
「口是心非呢,明明小從是很在意巫小翠這個女孩。」
 
「沒有,我沒有在意她。」
 
「既然是這樣,為什麼小從還會對巫小翠了解到這麼多?」
 
「誰叫她經常在我身邊。」
 
「呠呠!」
 
明悕擺出了個交叉的手勢,也發出着明答機器的錯誤提示音,看起來很可愛搞笑。
 
「如果小從不在意巫小翠這個女孩,就算她經常出現在小從身邊,小從也不會去留意她,不是嗎?」
 
這樣說,好像很有道理。
 
感覺就好像我們對於現在身處的這個公園,就算這個公園在假日再擠進幾多個非本地人士,我們都不會去理,因為我們都不在意這個公園有誰存在。
 
我們只會在意自己喜歡的東西。
 
例如足球,今天是那一隊和那一隊的比賽;例如電玩,今天的伺服器維修到幾點。
 
對於自己不喜歡的東西或者事物,我們都不曾在意。
 
有人會在意那個討厭的人今天吃了甚麼嗎?管他去死。
 
有人會在意那份不需要提交的作業嗎?管他去死。
 
正因為喜歡,我們才會對那一件事物感到在意,所以才會對該事物有感覺。
 
明悕大概是這麼想到,所以才覺得我是喜歡了小翠,因為我很在意她,對她的事情都比較了解。
 
「總之我沒在意她就是了,也沒有喜歡她。」
 
「既然是這樣,為什麼當時小從沒辦法說出『我對她連半點感覺都沒有』呢?」
 
這刻,明悕有點壞心眼的望着我,好邪惡的遮住嘴巴,偷偷笑着。
 
「我…我只是!」
 
「校園戀愛真好呢?這就是青春,希望我也有這樣的一天。」
 
雖然明悕這一句說話多少是在對我惡作劇,在欺負我。
 
但我卻感覺,這一句說話還包含着明悕對她自己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