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本善私家醫院院長拒絕了接納有容他們所籌得的款項,他此舉實在叫人震驚,背後的原因也叫人震驚。
 
副院長認為他真的是瘋了,因為百萬不是個少數目。
 
於是,副院長花盡力氣,打算說服院長,讓院長回心轉意。
 
然而面對主意已決的院長,副院長只是徒勞。
 
副院長真的好不滿,但更不滿的是有容,因為有容覺得他的成果沒有被認同。
 


有容把代表了加許狀的旗幟掉到地上,高聲地對院長說:
 
「我看你是瘋了,老糊塗,回小學讀讀書,到社會去見識見識,困在這荒山野嶺都使你變弱智了啦!
 
現在的社會追求的是甚麼?睜大你的雙眼看清楚!
 
色情!性!女人!
 
眼見為實,今天所以能夠人流湧湧,就是因為大家都衝着這三種東西而來,要是沒有我,你這裡吃屁吧!
 


講夢想?講健康?講道理?吃土去吧!」
 
話說到這裡,有容一腳踩落在被他掉到地上去的加許狀旗幟,並用力地蹂躪着,猶如變成了一塊地布。
 
「娘娘」製作團隊的成員們也做着同樣的動作,宣洩不滿。
 
當有容把爛地布一腳踢開去後,他又繼續咆哮說:
 
「為什麼我們只要把一些遊戲裡的東西少女化就可以大受歡迎?就是因為人們都衝這這些而來!
 


為什麼我們只要發表一張色情的畫作就能吸引到許多人的目光?就是因為人們都衝這些而來!
 
為什麼我們只要售賣關乎到性的抱枕就能夠大賣特賣?就是因為人們都衝這些而來!
 
女人!色情!性!這就社會所追求的東西!這就是真理!
 
不單單把狗公都滿足了,也為我們帶來了名利雙收的爽事。
 
你認為模特兒出寫真集是為了甚麼?青春留倩影嗎?
 
你認為出版商為她們推出寫真是為了甚麼?做善事嗎?
 
你認為我們利用色情、性、女人是為了甚麼?為滿足他人而做嗎?
 
現在這個社會節操都掉到地上,你還要站在道德高地上去?冷得你屁滾尿流的還要站在那裡!?」


 
話聲落下,有容便向地面上吐口水,而他的同夥也一起做着。
 
「兄弟!拿錢然後走!在這種地方多留一秒我都變智障。」
 
留下了這一句話後,有容便和他的同夥拿了被拒收的款項離去,一個又一個的消失在我們的眼前。
 
關於要愛恩社長道歉的事,有容因為太過氣憤,所以完全是忘了,他沒完事就此離開。
 
不過,他的說話,卻在我們的心裡迴響,叫所有人都感到憤怒。
 
「這個人是壞人!」
 
一位小朋友這麼說,而我們都點頭。
 


無需要任何說話,誰都知道是非和黑白。
 
「現在的年輕人雖然讀書多,但卻無禮又不明白事理呢,院長。」
 
「副院長你有跟我說話嗎?我剛剛把助聽器關掉了。」
 
「為了不聽說話而把助聽器關掉,好卑鄙啊!院長!」
 
有容離去了後,氣氛漸漸地轉好。
 
愛恩社長自製的大聲筒無用武之處,她多少是感到可惜。
 
但下一刻,她想到了另一個使用方法,就是用來敲我的頭。
 
咚!


 
「痛痛痛!」
 
「趕快去收拾東西,羅天從。」
 
「妳直接跟我說就好,不用敲我頭啊!」
 
接下來,我們準備去收拾攤位的東西,然後各自回家去。
 
沒能賣出的畫冊有很多,所以每個小朋友都能免費地取一本,好好收藏,作個記念。
 
我想,待他們長大之後再拿出來看,應該會是一件挺叫人會心微笑的事情。
 
我們一班較年長的人,也能擁有一本。
 


不過慈善的關係,大家沒有免費的優惠了,必須要乖乖付錢。
 
畫冊不算貴,而且為慈善,沒關係。
 
所以我掏出了錢包,把畫冊買了下來。
 
其實這本畫冊也算是我的作品呢,因為封面的插畫是由我和明悕來畫繪,雖然我只畫了幾條線就是了。
 
想到自己的作品能被製作成書本,多少是感到高興,雖然當中我只畫了幾條線。
 
這時,就在我每過了錢之後,一位醫生這麼叫道。
 
「各位,不如來一張大合照好嗎?」
 
大合照,一張為了紀念今天義賣會所發生的事情而指下的照片,一張有回憶有愛的照片。
 
為什麼要拒絕?
 
眾人紛紛說好,於是大家就以還未被收拾好的攤位作為背景,尋找個漂亮的位置站好,準備拍照。
 
醫生還邀請到院長為我們接下快門,副院長則從旁幫忙。
 
正當大家還在尋找個好位置準備拍照時,明悕突然走近了我,甚至抱住了我的手臂。
 
「甚…甚麼呀?」
 
「哇,小從臉紅呢,難道說小從喜歡了我?」
 
「不,沒有。」
 
「好失望……」
 
「所以為什麼要抱住我的手臂?」
 
「因為這是扮情侶的熱身。」
 
「我才不要這樣的熱身。話說回來,明悕妳得到了批准了嗎?」
 
「嗯,已經得到了。」
 
她到底是幾時得到了主診醫生的批准,為什麼我完全不知道?
 
至少在得到之後,就立即通知我,好讓我安心。
 
「所以呢,約會的事情就麻煩你了,男朋友。」
 
「妳這樣講話好奇怪。」
 
「你們兩個在講些甚麼話?」
 
突然間,愛恩社長的聲音響起,而且是在我身後響起。
 
我回望過去,便真的見愛恩社長就在我身後,她很不滿地雙手抱胸,直瞪着我。
 
就似是我進入了某野獸的領地中,受到了嚴重的警告。
 
難道愛思社長因為今天見到那種人太多,誤會了我和那些人是同一類人嗎?
 
愛恩社長的突然出現,明悕立即就鬆開抱住我的手,就像是偷情被見到的一樣。
 
「小恩,有甚麼事嗎?」
 
明悕連忙講話,把尷尬的氣氛驅散開去。
 
「小悕,到我那邊去站吧,我們一起拍照。」
 
「哎?可是我想站這裡啊。」
 
「聽話。」
 
「不要。」
 
不知道是因為我拍照時會站這個位置的關係,還是明悕真的想站這個位置的關係。
 
總之她就是不願跟愛恩社長站在一起,就似個進入了叛逆期的男孩子不願跟媽媽拖手的一樣。
 
既然帶不走明悕,愛恩社長便打算同樣站在這裡,和明悕一起拍下這張大合照。
 
明悕可能是想要在拍照的時候,以練習扮演情侶的原因要抱住我手臂。
 
但因為愛恩社長在場而不能這麼做,所以她想到了個解決方法。
 
「有沒有人想要跟愛恩姊姊一起拍照呢?來來來,一起把愛恩姊姊圍住吧。」
 
平時熱心的照顧小朋友的愛恩社長,立即就被小朋友們圍住,爭相要拖住她的手,一起合照,可見愛恩社長是很受小朋友歡迎。
 
我忍不住笑了,一旁的肥宅師兄也忍不任「呵呵」的笑了。
 
「明悕,妳好狡猾呢。」
 
我瞥了瞥明悕,然後說,而明悕則是一臉「呵呵,小從可別得罪我啊」的邪惡表情。
 
當所有人選好了位置後,我們就要拍下這張大合照。
 
「三!二!」
 
副院長開始倒數,而在這時,明悕果真是抱起了我的手臂,叫我感到好不自在。
 
同時,她對我說:
 
「小從,你知道嗎?」
 
「知道甚麼?」
 
「我有預感,小說體驗約會絕對會好開心的。」
 
隨着明悕的話聲落下,以及快門聲的響起,一張充滿了各種回憶的義賣會大合照,就此被「創作」出來了。




patr。7
end
(2月18日更新中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