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小翠所賜,我浪費了十五分鐘在數錢幣之上。
 
同樣拜她所賜,畫冊的銷售終於有零的突破,用上了半天的時間,成功賣出了一本這麼多。
 
小翠買完了東西後,便自行離去。
 
反正她要做的事情也都做了,她成功地煩擾我,成功地找到我的麻煩。
 
她在離去前還酸了我一句,說「小說都寫好了嗎?竟然有空閒時間來當義工,別忘記你要贏過我,才能為你家人恢復原來的身體,當然你也可以自己親自去解咒啦,傻B!」,實在叫我火大。
 


我怎麼可能會忘記,就算我發生意外而失憶,但唯獨這件事必定會記得。
 
自己所以會站在這裡,為義賣會當義工,還不是為了要在小說創作上贏過小翠。
 
只要明悕今天能夠有好表現,爭取到外出的機會,和我進行小說體驗約會,我便能夠得到明悕的插畫幫助,以提升小說的可觀性。
 
但是,本意為事情會很順利,明悕很容易便能夠在義賣會上爭取到好表現,怎料到會出現有容及他的製作團隊。
 
有容及他的制作團隊出現了,使得整個義賣會是為他們而設似的。
 


今天到來的人們,都是衝有容他們的那種淫褻不雅之賣物而來。
 
對於一般人來說,對於那些本來就想要來閒逛的人來說,實為影響,令他們退而遠之。
 
先不說我們這邊的畫冊內容精彩不,試問在這麼影響遊人的情況下,我們這邊又怎麼能夠有客人?
 
我在想,到底有容及他的製作團隊是把他們插畫中的萌少女看作成甚麼?
 
他們又是出於怎樣的心態去繪畫這些萌少女?
 


需知道,繪畫和寫小說很是相同。
 
當中的內容物,是全憑作者的主動而創作出來,並不受任何人指使。
 
畢卡索畫得這麼抽象,不會是有人強迫他這樣繪畫的吧?
 
但在這種自我主動的情況下,依然是創作出這種淫褻不雅之物,到底是出於怎樣的想法。
 
為名?
 
把萌少女當作是爭名的工具,把她們的衣服脫光,加上白液,為求得到別人的注目?
 
為錢?
 
把萌少女當作賺錢的工具,把她們意淫地裸露身體,坦胸露臀,任由男人視姦,為求得金錢?


 
這樣和為他人提供賣淫服務以賺取金錢的「馬夫」有何分別?我不認為有。
 
或許是有分別,因為那些創作人其實是等同於把自己的兒女推出去賣淫。
 
對於一個創作人,筆下的人物就是創作人的孩子,因為他們是在創作人靈魂和思想下出生。
 
但是,孩子們卻被當作工具,被當作爭名奪利的工具。
 
被迫在男人面前賣弄自己的身體,被迫坦胸露臀,被迫視姦及思想強暴,淪為慰安婦。
 
這已經不是可憐,而是淒慘。
 
能夠做得出如此事情的人,只能夠是喪盡天良及把女性不當作一回事的人。
 


我坐在這裡,望着有容那一邊,手中的拳頭不禁握實。
 
我討厭他們的所作各為,同時也憎恨自己為什麼不像小說裡的主角一樣,擁有一個人也能改變世界的能力。
 
就算我再怎樣討厭這種事情,但要改變現在這股歪風,單靠一個人是不夠足。
 
唯有靠着大眾意識,才能夠改變這股歪風。
 
然而,到底有多少人願意去做?
 
眼前這班只看到女神的好而看不見壞的死忠信徒?像駝鳥一樣把頭埋於沙中的成年人們?為了贏過其他人而學東學西爭名校學位的社會未來樑柱?
 
在這種風氣持續之下,我很是擔心這個社會的未來。
 
我國歷史中,每代君王之所以失敗,在萬變不離其中的一個因素之中,便是紅顏。


 
到底社會的未來,是男人浸淪於紅顏之中,而不能自拔?
 
還是在明天出現了個飽和點,眾人終於醒覺?
 
我不知道,也沒時間去想,因為下一位客人要到來了。
 
不知道是否小巴公司再加強了服務,使得人流流動得比之前要快。
 
在信徒的參拜隊伍之中,有好幾位小朋友的家長也到來。
 
基於之前的信徒決鬥事件已經因為警察的調停而解決,幾位小朋友的家長和他們的孩子見面過後,便到來購買一本畫冊。
 
在這之後,小朋友的家長及親戚也陸陸續續的到來。
 


他們都為了支持自己的孩子而購買了畫冊,有些甚至多買幾本,打算送人。
 
繼零的突破之後,就是一的突破,然後是十的突破。
 
古人云「萬事起頭難」,這真的錯不了。
 
當最難的頭起了,之後的事情便水到渠成。
 
看到屯積下來的畫冊存貨一本一本地賣出,我們每個人都感到十分開心和滿足。
 
小朋友的作品得到了支持,醫院也籌到了善款,怎麼可能會傷心和不滿?
 
的確,我們的賣出量是比預期中要少,而且相比起有容他們的賣出量,我們是微不足道。
 
但也是相當的高興了。
 
就這樣,黃昏時間六時半過後,今天的義賣會宣佈完結。
 
先說有容及他「娘娘」製作團隊,所有賣物全數賣光,他們連身上印有了萌少女的衣服也都脫下來賣,多少是佩服。
 
所以,他們籌得到破百萬的巨額款項,叫人讚嘆。
 
而我們這一邊,還剩下為數不少的畫冊存貨,只能籌集到破百元的款項,其實還差一點就破千了。
 
「謝謝各位的熱心的公益和努力,這是加許狀。」
 
聖本善的副院長循例跟我們見面,也給了我們加許狀,無論是小朋友還是成年人,大家都有一面旗幟。
 
小朋友把送給的旗幟當作寶物,好好收藏。
 
而有容對於有沒有得到加許狀感到毫不在意,他此只在意一件事。
 
「現在是不是有誰要向我道歉了?而且是很大聲的。」
 
有容沾沾自喜的望向愛恩社長,正等待着愛恩社長的道歉。
 
從一開始,愛恩社長就已經打算在較技過後向有容道歉,當然這只不過是平息事件的道歉。
 
愛恩社長沒在意道歉的事情,反正只是一句話,而且不是發自真心,說說也無妨。
 
於是,她拿出一張紙,把紙捲了起來,成了一個大聲筒。
 
接着她用上了這個大聲筒,向有容道歉。
 
然而,當愛恩社長清了清喉嚨準備要發出聲音時,另一把聲突然響起。
 
「請等一等。」
 
聲音並不熟識,所以當這把聲音在我們之中響起後,便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院長!?」
 
一個比較年長的男人在剛才為我們頒發加許狀的副院長身後突然出現,把副院長嚇了一跳。
 
院長沒有理會副院長的反應,他只直接走到有容面前去,說:
 
「不好意思,請問你就是A-1攤位的負責人嗎?」
 
A-1是有容他們那個攤位的編號,所以被問道的有容點頭稱是,更回答道:
 
「院長伯伯,你要點收善款的話就等一等,我這邊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打擾了你真不好意思,不過我到來只是想告訴你一件事情而已。」
 
「有話快說,別浪費我時間,我時間可很貴。」
 
「是的,我想告訴你的是,你們所籌得的善款,我代表醫院不會收下。」
 
這刻我們所有人都懷疑是不是得了幻聽,又或者是院長把話說錯。
 
有容他們所籌得的善款並不像我們一樣,只有百多元,而是百萬元。
 
這不是一個小數目,不是一個對院方來說是彈指便去的數目。
 
副院長認為院長喝了酒,是醉了,所以他插了句話,並拉住院長,帶他到一旁去。
 
然而,院長把副院長推開,否認自己是喝酒了,並說:
 
「我明白到這百萬的善款是你們各位努力籌得,但是院方不能收下,因為實在是違背了我們的宗旨。」
 
「吓?中指!?我給你個中指啊!」
 
「我們醫院的醫學理念,是救身救心,實行身體和心靈的治療,可惜的是,你所使用的籌款方式,與我們的理念背道而馳。」
 
「背你個頭啊!」
 
「就我自己個人所見,我看到的是,使人沉淪的毒品販賣,利用販賣毒品所籌得的款,不能用,也不能用在小孩子的身上。」
 
「吓!?」
 
「無論是在情,還是在理,你們努力所籌得的善款,院方是不能收下,我代表院方向你道歉。」
 
雖然院長沒有講明,但是我們都知道為什麼院長不願意收下有容他們所籌得的善款。
 
原因全是在有容他們所賣之物。
 
說是歧視,說是偏見,說是固執,說是甚麼也好,院長就是認為有容他們所賣之物與醫院救身救心的理念背道而馳。
 
大家對於院長對於百萬的善款不接納實在是吃驚。
 
有人覺得院長的說話是荒謬而吃驚,有人是因為拒絕接納百萬元而吃驚。
 
而我,則是喜出望外而大驚。
 
自己萬萬是沒想到,在這個世界上,依然是存有了像院長這種人,因為所賣之物是涉及到淫褻、不雅及色情從而不願接受百萬款項的人。
 
這就是所謂的正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