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甚麼的……」
 
說我感到不安,說我是對於香江文創的事情感到不安,實在是胡說。
 
我對我的小說很有信心,它必定會在入圍,更會在最後拿下勝利,贏過小翠。
 
沒有甚麼但是,因為它必定會入圍,就似太陽從東邊升起的一樣。
 
可是小紫竟然這麼說,就連愛恩社長也是這麼說,說我感到不安。
 


才不是不安了,才不是。
 
我已經說過很多次,我會急着要得到香江文創的通知信,是因為我很期待的關係,就似個小學生期待着學校旅行的一樣。
 
帶着不憤心情的我,在離開了戲劇社之後,在學校中四處走動,散散心,換換心情。
 
走着走着,我就來到了小賣部。
 
在這裡有些學生在買小吃,也有些學生因為午飯不飽肚的關係而買了份午餐繼續吃。
 


當中,有也老師或者學校保安或校工在買午飯,大概現在才是他們吃午飯的時間吧。
 
吵吵鬧鬧的小賣部,應該就和一般學校的小賣部一樣,沒很特別。
 
因為沒很特別,所以我就此轉身離去,繼續散心去。
 
然而就在這時,一把聲音叫住我。
 
「羅天從同學!」
 


我認得這一把聲音,雖然和聲音的主人不是很熟絡,但總算是和他是認識的。
 
於是我朝聲音來源望過去,在看到聲音主人之後,便對他說:
 
「你好,念慈同學。」
 
是念慈他。
 
念慈是香江中學校刊部的副編,最初和小翠進行小說創作對決的時候已經與他見過了臉。
 
另外,也是念慈向我推介「小寫會」,叫我前往那裡去進行小說創作的鍛鍊。
 
他當時還給我寫了一封介紹信,叫我交給愛恩社長讀,但愛恩社長不瞥一眼就隨即把介紹信撕成碎紙了。
 
念慈向我這邊走來,他還提着一包糯米雞和一盒熱騰騰的燒賣。


 
這就是他的午餐嗎?當校刊部的副編還真不容易。
 
「羅天從同學,別來無樣嗎?還有在寫小說嗎?」
 
「嗯,多得你那次對我說的話,我重新開始寫作,也加入了小寫會去了。」
 
「真好,好期待你的作品,寫好要給我看,更要投稿到校刊去。」
 
「哈哈,好的。」
 
我苦笑的敷衍了過去。
 
接着,念慈邀請我坐在一起,好和我談談小說創作的事情,也做點一交流。
 


我沒有拒絕,畢竟我現在來到這裡,目的是為了散心,換個心情。
 
而且,和念慈這位小說創作前輩談談關於小說創作的事情,進行交流,應該會受益不淺,希望是這樣吧。
 
我點過了頭,然後我們就走到一旁坐下來。
 
念慈坐下來後就開始吃他的午餐,還問我要不要吃一粒燒賣。
 
燒賣灑了好多辣椒豉油,而且那是念慈的午餐,所以我還是不要吃為好。
 
謝過念慈的好意後,我們兩個開始講到小說創作的事情,各自分享自己對小說創作的看法,念慈還好奇地問我關於我在「小寫會」的生活。
 
說着說着,我心血來潮,便向念慈問道:
 
「說回來,念慈你有參加香江文創的寫作活動嗎?」


 
「嗯,我參加了散文組、詩組、小說組。」
 
竟然參加了三個組別,真是叫我感到佩服。
 
既然念慈參加了小說組,此刻我就想要問問他關於篩選通知信的事情。
 
但我還未開口問,念慈就說:
 
「說真的,小說組那邊因為有篩選的突發事情發生,害我都想快點收到通知信,看看自己能不能入選。」
 
果然是這樣!
 
不單單只是我一個人,就連念慈也希望能夠盡快收到通知信。
 


這肯定不是出於不安,反而是出於興奮,因為興奮與期待的關係,使得念慈和我都一樣,想要盡快收到通知信。
 
難得遇到了個相投的人,我實在不禁露出笑容,說:
 
「你和我也是一樣呢。」
 
「是嗎?那麼我們是同病相憐了。」
 
「這個四字詞語用得不對,這時候應該要用『志趣相投』或者『臭味相投』才對。」
 
「不不不。」
 
說到這裡,念慈向我揮動雙手,強烈地表示「否」。
 
為什麼念慈說不?我不是很懂,是我把「志趣相投」和「臭味相投」的意思搞錯了?
 
我等待着念慈把一粒燒賣吃下去後講話,而他說:
 
「說起來還真是有些尷尬呢。自己這次投稿的小說,自問不是寫得很好,所以才想要早些收到通信,以確定自己到底入選了否,求個安心。」
 
怦怦!
 
突然間,本來早已經退下去了的那種奇怪感覺又襲來。
 
昨天小紫對我講的說話,愛恩社長剛才對我講過的說話,一口氣在我腦內重播。
 
我未有去理會這種感覺,我只望向念慈,繼續把他的說話聽下去。
 
念慈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後腦杓,說:
 
「羅天從同學也是和我一樣嗎?因為覺得自己的小說寫好不,所以想要快點看到成績單,知道自己到底是否入選了,以求個安心?如果是的話那麼就真的是同病相憐了。」
 
「我…………」
 
「其實這種事情很平常的啦,因為沒有信心,因為不安,所以才想盡早求得答案,這是人之常情。」
 
「我………」
 
「就似是公司要開裁員會議而使員工感到不安,員工為求安心,就不等到公司公開結果,而直接問上司……」
 
我沒有去聽念慈還講了些甚麼,因為一個思潮在我腦海中出現了。
 
念慈因為自知他自己的小說沒有寫得很好,所以對於能不能通過篩選感到不安。
 
不安的念慈想要盡早知道入選與否的結果,便急着想要收到通知信。
 
我也是急着要收到通知信,但我和念慈的情況是一樣嗎?
 
不!不!不!
 
我和念慈的情況是不一樣的。
 
念慈是因為對他自己的小說沒有信心,所以才急着要求到答案,以此安心。
 
而我卻是對自己的小說很有信心,所以才急着要求到答案,因為我太興奮了。
 
為什麼大家都覺得我是因為不安而想要盡快求得答案?
 
如果我真的是不安,是覺得害怕,不應該是不願去面對答案嗎?這樣才合情合理。
 
所以結論是,我並非不安,並非!
 
「羅天從同學,羅天從同學,羅天從同學。」
 
「啊!喺!」
 
「你怎麼了?突然就發呆。」
 
「對不起,我是想到了些事。」
 
「是小說的事嗎?靈感總是會隨時隨地出現的呢。」
 
念慈知道我剛才沒在聽他說話,但他並沒有怪責我就是了。
 
接着念慈為我講一些關於靈感的事情,不過我沒聽,我更打斷了他的說話。
 
我向他問道:
 
「念慈,今晚會收到香江文創的通知信嗎?」
 
「呃?啊。會啊,除非你住在很偏遠的地方。」
 
「你是肯定?」
 
念慈豎起了手指,算着算着,口中更是唸唸有詞,但我不知所云。
 
當他肯定了答案之後,就回答道:
 
「我是肯定的,但前題是你入選了,因為參加篩選的人數太多,官方這次的通知信只會發給入圍了的參加者,如果你沒有入圍,就不會收到。」
 
「嗯,這個前題我懂。」
 
「如果你是住在偏遠的地方,我猜可能需要多一兩天才會送到,但一般都是在五至七個工作天會收到信的。」
 
「嗯。」
 
簡單來說,就是我今天必然會收到信。
 
收到了信後,我就不用再糾結自己到底是否不安,再也不會被人說我是不安。
 
和念慈的對話到這裡結束,因為上課的鐘聲差不多要打響了。
 
我得回課室,而且念慈因為一直和我聊天,使得他的午餐還未曾吃完,我還是別阻礙他吃午餐好了。
 
總之,和念慈對話過後,我知道今晚是個重要的一晚。
 
到底我是否通過了香江文創的篩選,就看今晚有沒有寄來通知信。
 
雖然我和念慈是一樣很想要盡早收到通知信,但是我和他並不一樣,我並不是因為不安為求安心而想要盡早收到通知信。
 
並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