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的一句說話,把我從絕望的深淵中「救」了出來。
 
在這之後我沒有再撥打香江文創的電話號碼,因為我知道再怎麼撥打也不會有人接聽。
 
我改換了另一種方法,是傳送電郵,向香江文創查詢今天沒有收到郵件的詳情。
 
不過我對於收不收到回覆沒有感到任何在意。
 
因為我知道,明天信件將會寄到我這裡來,我明天將會得到香江文創的信件。
 


除非又發生意外。
 
不過發生意外的話,只會順延至後日,不會影響我會收到香江文創信件的事情。
 
除非……
 
沒有除非!沒有除非!沒有除非!
 
翌日,還未收到香江文創的我依舊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前往學校去上課。
 


在離開家時,我再次叮囑小紫,緊記收信。
 
在離開住宅大廈之前,我視覺檢查一次郵箱有沒有信件,然後再上學去。
 
踏着上學的路,不出一會便和上學大隊會合,然後順利地回到學校及返回課室去。
 
在課室中,早就回來的同學們正進行自習溫習,目的是為了應付即將來到的期終試。
 
當然還是有些早回來的同學是例外,例如一心和家寶,以及坐在角落的小翠。
 


今天小翠心情似乎很好,她晃着身體,一邊哼着曲,以身體來打節拍。
 
在平常的日子中,小翠總是望着窗外的景色,若有所思的樣子,或者是不想和任何人有眼神接觸。
 
但今日,她竟然是望着課室門的方向,似乎在期待誰的出現。
 
而我肯定的說,那個正被期待出現的人,正是我。
 
先不說小翠在班上只有我一個人願意與她對話,我和小翠數有淵源,有斬不斷的線把我們拉住,所以她必然是等我的出現。
 
再說,我進入班房和她有一瞬間的眼神接觸時,我就看到她因為我的出現而揚起嘴角。
 
那妖女到底在耍甚麼花樣?難道今天打算施展甚麼巫術魔法在我身去?
 
我無法猜到她的想法,真叫我打了個冷顫。


 
話雖如此,我還是得回到我的坐位去,所以現在只好小心,摸石過河。
 
我的視線落在小翠的身體,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並未發覺到小翠的異樣,因為她正在一邊返回坐位一邊和班上幾個小紫的朋友聊天。
 
返回坐位的過程中,小翠竟然沒有動手,但我沒有安心,因為我還不清楚她想要做甚麼。
 
當返回坐位坐下來並把背包掛好後,我就對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說:
 
「去和大家一起溫習吧,沒事別返回坐位。」
 
「呃?」
 
「去和大家一起溫習吧,今天有英文過去式詞語的小測。」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不是了解,但她知道今天是有英文的小測,所以立即就和同學們到了一旁去溫習。
 
媽媽走遠去了,與小翠有一段距離,相信算是安全。
 
這之後,我坐在自己的坐位,轉身望向小翠,望着她那副偷笑的臭樣,說:
 
「妳今天又想搞甚麼鬼了?」
 
小翠沒有立即回應,她只「嘰嘰嘰」的遮住小嘴,偷笑了幾下,然後手托頭,洋洋得意地說:
 
「沒甚麼,只是有個東西,想要你看你看啊,傻B。」
 
「妳那沒身材的裸照,看過了必須洗眼啊,妖女。」
 
「閉嘴!給張大你的狗眼看清楚!」


 
小翠莫名其妙變得不爽,接着她把一架紙飛機,向着我飛過來。
 
著名的911恐怖襲擊成功,由小翠手中飛過來的紙飛機撞上我的胸口,但不痛就是了。
 
隨後,紙飛機掉落在我大腿上,我拿起了它,並打開了它,把紙飛機變回了一張紙。
 
我看到了紙的內容,一瞬間,心臟劇烈地跳動起來。
 
因為那是小翠給我的情書,她在紙上寫上「我喜歡你」的字句,以此向我告白。
 
當然不是這樣!!
 
那張紙,並不是情信,也不是恐嚇信,反而是通知信。
 


是來自香江文創的通知信,是香江文創寄給小翠的通知信。
 
「怎樣了,傻B,通過篩選這種事情,對我來說是易如反掌,沒甚麼好吃喜的,反正這是必然的事情,和太陽從東方升起一樣。」
 
小翠正向我宣示着她的實力。
 
正如小翠所說,她會通過篩選,不是甚麼值得驚喜或吃驚的事情,反而她沒有通過才是叫人驚喜。
 
我會一臉吃驚的表情,並不是因為她通過了篩選,而是她得到了通知信。
 
這封通知信,我可以肯定不會是小翠今早收到,她是在昨天收到的。
 
雖然沒有確實的證據可以說明這封信是昨日收到,但我就是知道。
 
為什麼小翠會在昨日收到?她不應該會在昨日收到通知信的,因為昨天郵件派遞發生了意外。
 
不是嗎?香江文創那邊的熱線電話因為太多人要查明事情而撥打,使得線路繁忙而接不通,這是證明昨天發生意外的最好證據。
 
大家在昨天都收不到信,為什麼小翠偏偏會收到信?這沒有道理。
 
我還留意到一件事,信件寄出的日期,是寫着香江文創官方所說的寄出日期,這封信的確是在寄出日當日寄出。
 
「不可能!」
 
真的不可能!明明昨天發生意外,大家都沒有收到信件。
 
但為個小翠今天能夠把通知信拿出來,而且交到我手上給我閱讀?
 
當中一定是有鬼,而我似乎已經猜到真相。
 
「這是假的!這不是香江文創的通知信!」
 
沒錯,唯有造假,才能夠把這一切都說得通。
 
小翠會巫術魔法,弄個假的通知信出來,有何困難?
 
再說,我從來未見過香江文創的通知信是個怎樣的樣子,她把假貨當真貨給我看,我很自然就會信以為真。
 
可惜可惜,結果小翠這點子沒能成功騙到我,可惜可惜。
 
不知道是不是點子被我揭破,小翠無奈地攤了攤手,並嘆了口氣,隨後說:
 
「嚴格來說,這封信的確是假的。」
 
「我就知道!」
 
「因為那是影印本,真正的那封通知信,我又怎麼可能把它接成紙飛機並拋到你這人手中啊,傻B。」
 
「妳…妳說謊!」
 
「哼,說謊?我為什麼要說謊?我通過篩選是真相,根本沒有必要說謊,你會向別人說謊,稱太陽是從東方升起嗎?不,你不會,因為那根本就是真相,懂?」
 
這不是真相,真相並不是這樣。
 
昨日的真相是發生了意外,沒有人收到來自香江文創的通知信,不論是誰。
 
我想要反駁過去,但一時動作太快,竟然咬到了舌頭,發出「嗚」的一聲。
 
因為我咬到了舌頭,使得小翠「哼」的一聲笑聲,接着她說:
 
「反倒是你啊,傻B,你有收到信嗎?」
 
怦怦!!
 
小翠的一問,使得我的心臟強勁的跳了兩下,要暈過去的感覺瞬間襲來也瞬間遠去。
 
她保持着洋洋得意的托頭姿勢,再次偷笑,繼續說:
 
「呵?該不會是沒有收到信嗎?」
 
怦怦!!
 
「該不會是過不了篩選嗎?手下敗將。」
 
過不了篩選…過不了篩選…過不了篩選…手下敗將…手下敗將…手下敗將…
 
小翠這一句說話,在我腦海裡不斷的迴響。
 
不是單純的在迴響,而是越來越響亮,這些聲音仿佛要從我的頭顱中爆出來。
 
「嗄…嗄…嗄…嗄…嗄…嗄…」
 
我沒有回答小翠的問題,因為我正如牛喘氣,空不出一秒來回答她的問題。
 
我按住自己無故鬱悶起來的胸口,也曲着腰,猛地呼吸,情況猶如要心臟病病發的一樣。
 
小翠被嚇到了,本來得意洋洋的表情,現在換成了吃驚的表情。
 
「喂,傻B,你在發神經麼?」
 
我做了個安靜的手勢,示意她不要和我對話,以及我不想理會她。
 
隨後,我緩緩站起來,並移動,扶着桌子向課室外的男洗手間移動過去,換個環境調整自己的呼吸。
 
「喂!傻B!!」
 
小翠呼叫我,但我沒有理會,我只向自己的目的地前行。
 
因為我沒有理睬她,所以她也沒有繼續呼叫我下去,她只靜靜地看着我離開課室。
 
我背向她,沒能看到她現在的表情。
 
到底是在奸笑,在幸災樂禍,還是在擔心我,我完全不知道。
 
但我猜想,當然是前者,那傢伙沒有這麼好心會擔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