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課室,扶着牆壁走,進到了男洗手間去。
 
不知道是不是轉換了個環境,呼吸開始變得順暢,而心跳也漸漸地恢復正常。
 
但是,在心裡依然有一種說不出的鬱悶感。
 
這種鬱悶感,使得胸口一種微痛,好不舒服。
 
我走到洗手間的洗手盤前邊,用冷冷的自來水洗了個臉。
 


冷水把臉打濕,連同我的眼鏡,臉是清爽了,但胸口卻依然是這樣。
 
「呼……」
 
我呼出了一口大氣,並在洗手盤上邊的鏡子望到了自己的臉。
 
這刻,我不禁向自己問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為什麼小翠會在昨日收到來自香港文創的通知信?昨天明明是發生了意外,使得大家都收不到通知信的。
 


我之前推說小翠的通知信是假,而她也承認了她給我看的那一份是影印本,真正的那一份在她家中。
 
正如小翠所說,她沒有必要說謊。
 
而且她說話的語氣,也不像是在說謊。
 
如果小翠是說真說話,那就是說明了昨天沒有發生意外,所有由香江文創寄出的信,都到了收信人的手上去,但那又如何解釋昨天我沒有收到通知信因為發生意外了的這件事?
 
我沒法想得通,於是再用冷水洗洗臉。
 


水很冷,也很使我的臉感到清爽,但頭腦還是沒有感到醒爽。
 
唯今之計,我想我應該到一次「小寫會」那裡去。
 
到了那裡,我便能向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見面,只要和他們問信件的事情,相信事情便會清楚多了。
 
真相到底是小翠在說謊?
 
還是所有信都正常地寄出只是因為我……而沒有收到通知信?
 
我現在就想要到「小寫會」去,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先不說上課的鐘聲已經打響,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也沒有這麼早就到「小寫會」那裡去,今天又不是有甚麼傳單要派發。
 
我只好等同午飯時間,在吃過午飯之後再前往「小寫會」去,問過清楚。


 
再用冷水多洗一次臉之後,我便拿了張紙巾,抹了抹臉,擦了擦眼鏡,隨後便返回課室。
 
回到課室,只見我吸引了兩個人的目光。
 
一個人是小翠,她望着回到課室狀態恢復正常的我,一臉平靜的表情,但似乎又在想些甚麼。
 
另一個人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她正以擔心的眼神望着我,大概可能是在我離開課室時小翠對高聲呼叫我,讓媽媽也注意到我。
 
正如我所料,媽媽是因為小翠當時的呼叫而注意到我,更發覺到我的神情不對勁。
 
我會這麼說的原因,是因為當我回到坐位後,她便對我說:
 
「天從,沒事吧?」
 


「沒事,我很好。」
 
「可是,你剛剛……」
 
「肚子痛而已,可能是吃早餐時太急,使得消化不好。」
 
「是啊,這樣就好了,都害我擔心呢,以後吃早餐要慢慢的。」
 
「嗯。」
 
媽媽沒有懷疑,她很相信我的說話,我在心裡再次為騙了媽媽而道歉。
 
小翠聽到了我向媽媽講的說話,她知道我在說謊,所以投來了「騙子!」的視線。
 
雖然她知道我說謊,但沒有揭穿,她只是沉默着,不向我追問。


 
隨後,班主任來到,課堂正式開始,我們都收集心情,開始聽課。
 
不久後,便來到了午飯的時間,我吃過了午飯之後,便前往「小寫會」那裡去。
 
來到了戲劇社的門前,推門進去,依然見到一班戲劇社的成員,正忙於收拾東西。
 
正在忙的不單單是戲劇社的成員們,還有肥宅師兄。
 
和昨日完全不同,肥宅師兄沒有像昨日一樣悠悠閒閒的,他現在正使用着他的手提電腦,進行小說的寫作。
 
愛恩社長依然和昨日一樣,站在窗前,但她不是遠眺風景,而是若有所思。
 
從她的樣子看來,似乎是在心中構想着小說的故事內容。
 


「啊,天從的。」
 
肥宅師兄保持着靈巧的文字輸入動作,同時發現了我到來而向我打招呼。
 
隨着肥宅師兄的一聲,愛恩社長也轉過身來,望向着我。
 
我向兩位點了點頭,然後步進了來。
 
這刻,我就想要向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問關於香江文創的通知信的事情。
 
但肥宅師兄卻比我早開口,向我說:
 
「天從的,昨天收到了信的,應該也開始寫小說了的,其實有自己的一部電腦是很方便寫小說的。」
 
說話總是喜歡在結尾加上「的」字的肥宅師兄,閒話家常般和我閒聊。
 
然而,他的說話之中,提及到信,也提及到小說,使我不禁打了個顫。
 
因為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昨日下午,肥宅師兄沒有寫小說,是因為他沒有收信通知信。
 
但現在,肥家師兄已經收到了通知信,通過了篩選,現在他的目標已經不是通過篩選,而是終點。
 
所以,他現在為了到達終點,把他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完本而繼續寫作。
 
換句話說,他是收到了通知信。
 
肥宅師兄在昨天晚上已經收到了通知信!!
 
這刻我立即望向愛恩社長,同樣是想到了愛恩社長也在昨天收到了通知信的事情。
 
因為在昨日收到了通知信,所以愛恩社長今天是望着窗外,一臉構思小說的表情。
 
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他們兩個人都收到了通知信!!
 
不論是小翠,還是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這三個同樣是參加香江文創篩選的人,都同樣地收到了通知信,而且是在昨日。
 
為什麼?為什麼他們會在昨日收到通知信?昨天不是發生了意外嗎?
 
只有小翠一個人收到通知信,我還能夠嘴硬地說她是在說謊。
 
但現在,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都同樣收到了通知信,難道他們也是在說謊嗎?
 
「天從的!天從的!」
 
「喔…!」
 
「天從的,你臉色好差的,不舒服的?」
 
肥宅師兄的呼喊聲把我從思潮中打斷,醒過來的我只是一臉愕然的站立着。
 
愛恩社長也看到這麼愕然呆然的我,不過她沒有說話,只是雙手抱胸的望着我。
 
大概是被肥宅師兄對我的呼叫,讓我醒了醒,有一個想法便從我腦內彈出來。
 
我立即就想到,或者是我誤會,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根本沒有收到通知信。
 
畢竟,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沒有承認過這一點,剛才一切都是我自己的推想。
 
為了證明昨天是發生了意外,使得大家都沒有收到來自香江文創的通知信,而不是只有我沒有收到,於是我問道:
 
「肥宅師兄,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嗯?可以的。」
 
我的心此刻是怦怦的跳動,非常緊張,心裡不禁自問果然我剛才所有的推想全部都是對的話,如果真的只有我一個人沒有收到通信合的話……
 
「肥宅師兄,你,昨晚,有沒有收到來自香江文創的信?」
 
「有的。」
 
怦怦!
 
斬釘截鐵般的回答,平常,沒花巧,也不含謊言。
 
就這一句說話,對我做成了很強大的衝擊,我整個人快要被擊垮到地上去。
 
「那,那麼,愛恩社長,妳也有收到嗎?」
 
「有。」
 
爽直的回答,簡易,直接,也不含謊言。
 
聽過了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的回答,我的心跳不單單變快,我的胸口更是鬱悶。
 
很痛,很辛苦,呼吸不順暢,就似是某些我不想面對的東西要從我胸口爆出來的一樣。
 
我扶着牆,曲着身,喘着粗氣。


 
肥宅師兄見狀,立即停下手上的寫作,走了過來關心我。
 
「天從的!你怎樣了的?我送你去保健身的,好的?」
 
「不,我,我沒事,換過環境就好。」
 
「你看你臉都發青的,我送你到保健身去的。」
 
「不,放心,我沒事。」
 
我沒有接受肥宅師兄的好意,我只扶着牆,退出去戲劇社活動室。
 
肥宅師兄沒有硬拉着我,愛恩社長更沒有向我說句話。
 
她只望着我,似是想到了甚麼的望着我步出戲劇社活動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