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是成人小說,接下來劇情應該是我和小翠要發生關係。
 
如果這是日本輕小說,接下來劇情是小翠脫下運動服露出校園泳裝向我賣萌求愛。
 
如果這是愛情小說,接下來的劇情是小翠向我告白。
 
但這是現實世界,不是小說世界。
 
正當我想提問搞清楚這一切時,我眼前一黑,然後一個耳鳴。
 


當我後一秒後恢復正常知覺後,我便發現我倒地了,而劇痛的感覺從我臉上傳出來。
 
口腔裡有一陣血的腥味,臉頰一陣燙感和痛感。
 
呆了一會後才想到,我是被小翠一拳打倒在地上。
 
「妳…妳打我?」
 
我呆着提問,而小翠上前,再給我另一邊的臉頰一拳,兩邊的臉頰可說是平衡了。
 


「還要打兩次!連我爸爸都……嗚!」
 
話未說完,小翠朝我的臉頰打來了一記耳光,打得我一聲耳鳴,金星亂冒,連眼鏡也被打飛出去。
 
被比自己年輕的女生打,火氣頓時來了。
 
雖然我是文人,但在這個情況之下,心裡還是暗罵了句髒話,然後,我握緊拳頭,不留情地向着小翠打過去。
 
但在要打出拳頭的時候,我全身一個脫力,胃部一個翻滾,握成了拳頭的手就此鬆開來。
 


大腦一陣暈眩的感覺,嘔吐的感覺也隨即襲來。
 
回過神後,我才發現小翠向着我的肚窩下了一拳。
 
明明只是個女生,明明年紀比我還要小,但卻這麼會打人。
 
小翠的這一拳,已經使我用不上氣力,我只能倒在地上蠕蟲一樣的滾動。
 
我因痛感而掙扎着,呻吟着,但小翠沒有給我恢復的時間,她正面的騎在我身上,直坐在我的肚上去。
 
然後,她揪起我的運動服的衣領,把我的頭靠到她面前,大叫道:
 
「看到你這張臭臉我就非打你一身不可!!」
 
說甚麼體育老師要我和她幫忙搬東西,這只是個騙局。


 
她是為了引我來到這個無人無監視器的地方,把我痛打。
 
「果然我還是做得對,把你的家人都變成那個樣子!」
 
「妳…妳…妳…妳!!」
 
大動肝火的我,氣上了心頭,發揮出無情之力,把小翠反壓回去。
 
現在變成我騎在她的身上,情況反轉。
 
「因為妳!所有事情都因為妳!」
 
我揪起她的運動服的衣領,同時把拳頭高舉過頭,準備出拳。
 


一直以來對於小翠的怒火,在這一刻完全爆發。
 
憤怒使我失去理智,使我要瞄準她的鼻骨打下去,要她痛不欲生。
 
拳頭被我揮下,可是受傷人的卻是我。
 
小翠一個唸咒,就把我彈飛開去,直摔落在不遠處。
 
妖女!真的是個妖女!打架贏不過人就用甚麼鬼巫術魔法。
 
我倒在地上動也不動,因為我已經用不上氣力了,相反,小翠爬了起身,再次對着我大叫:
 
「站起來!給我站起來!跟我打!」
 
她的話聲落下,沙澕沙澕的聲音就響起,那是雨的聲音。


 
雨水打落在我兩的身上,不用一會,冰冷的雨水便把我們都打得濕。
 
「垃圾!廢物!你不是很會跟我作對的嗎?你不是很恨我的嗎?站起來跟我打呀!」
 
「閉嘴吧,妳這傢伙。」
 
「快!給我站起來!和我打!就像你要跟我作對為敵一樣的跟我打呀!」
 
「我叫妳閉嘴!你聽到了沒有呀!」
 
作為戰敗者的我,大叫出這樣的話,就似個贏家叫個輸家閉嘴。
 
作為勝利者的小翠,聽到我咆哮出來的說話,就似個被呼喝了的輸家一樣,乖乖地閉上了嘴。
 


「妳懂個鬼,我現在的心情妳懂嗎?不!作為勝利者的妳當然不會懂!
 
我和妳不同,妳有甚麼鬼巫術力量,出身便是巫女,而我只是個平凡人,要我怎樣跟妳打!?
 
就算我再怎樣站起來跟妳打,我還是會被妳打飛出去。
 
我根本就沒有辦法贏過妳!無論我再挑戰妳幾多次結果還是一樣!
 
我認輸!是妳贏!是妳贏了啦!
 
要斬要殺!隨妳的便啦!」
 
我幾乎是以叫救命的力氣來叫喊出這堆說話,叫得連我的喉嚨也痛起來。
 
繼續躺在地上的我,任由着雨水打落,也等待着小翠對我斬或殺。
 
不過,小翠沒有殺我,也沒有把我斬開數段。
 
她再次騎在我的身上,揪起我的運動服的衣領,再給我一個巴掌。


 
「啪!」的一聲響起,她的那個巴掌就打在我臉上,一陣劇痛隨即游走整張臉。
 
「殺你?殺你這種垃圾?呸!把你這種垃圾殺掉完全是便宜了你!」
 
雨越下越大,但雨水的聲音並沒有遮蓋過小翠怒吼的聲音。
 
四周的環境因為大雨以及我的眼鏡被打飛的關係,因而變得朦朧不清。
 
但是小翠的那張臉,我卻看得清楚。
 
那是一張怒不可遏的臉,但在她的臉上不只有憤怒,還要另一種感情存在。
 
在我還未看清楚在她臉上除了憤怒的另外一種感情,她突然就用額頭撞向了我的額頭。
 
一陣暈,一陣痛,之後就見小翠咬牙切齒的在我面前,我們是快要鼻貼鼻的距離。
 
大雨落在她的臉上,雨水從她的頭髮滴落,從她的臉頰流過。
 
也從她一雙眼睛下流過,就似流淚了的一樣。
 
「是你!是你說要跟我打架的!但現在你卻怎樣了?屹自放棄投降!?裝消極?裝迷茫?」
 
「所以我能做甚麼!?妳說我能做甚麼!?面對像妳這樣的人,我到底還能夠做甚麼?我不像妳一樣有力量,我甚至連半點運動細胞都沒有,我要怎樣跟妳打?妳說!」
 
「出拳!打我!就朝這裡!打在我身上去!」
 
「打個鬼!妳是個打架高手,所以能盡是講輕鬆的說話!可是,我呢?我是個弱者,我是個要被篩選出的失敗者,而事實也即將證明我是一個失敗者,不要說我贏過妳,我就連擊中妳也不可能做到,因為我只是個被篩選出來的失敗者!」
 
「藉口!歪理!這到底是甚麼鬼的說話?你這種人,不是最會站起來跟人打架的嗎?不論是倒下了多少次,所以站起來跟我打!」
 
「這次不同,我已經再也無法跟妳打,因為我徹底的輸了,我要被篩選淘汰出來了。」
 
「打我!我就在你面前!這種距離你動一動就能打到我!」
 
「不。」
 
「打!我就在這裡!我就在妳面前呀!打我!」
 
「不。」
 
「打!」
 
「不。」
 
正如小翠所說,真的只要我揮一下手,她就會被我打中。
 
但即便是如此,即使我們的距離是這麼近,但我完全是沒有出拳的想法,或是意志。
 
這刻,我只能自暴自棄,放軟身體,任由地心吸地把我往地面拉下去。
 
小翠多番前後搖動我的身體,也再給了我幾個巴掌,但我已經沒有反應可以給她。
 
不知過了多久,小翠已沒有再講話,也沒有動作,她只低着頭,沉默着。
 
終於她放開了我運動服的衣領,把我放倒在地上,然後站了起來到一旁去。
 
「枉我還花時間在你身上去,原來你還只不過是一堆爛泥。我們之間的約定,我會如實執行。」
 
她的話聲沒有激動,很平靜,就似是放棄了再跟我對話下去的一樣。
 
「這樣的一個東西,我還給你。」
 
這刻,小翠把一個一直收在她身後的東西拿出來。
 
在朦朧的視野之中,我竟然看得出她拿出的東西是一個玻璃瓶。
 
玻璃瓶原本應該是擺放糖果的,但現在被是放了很多的小星星,是紙摺的星星,就似是之前見到小翠在班房內摺的那一些。
 
為數不少,這裡肯定超過一百粒,說不好是超過了五百粒。
 
是幾多粒紙摺星星也好,我們兩個都不在乎,因為小翠現在要把所有的紙星星都放生。
 
一下玻璃破碎的聲音響起,小翠把裝了好多紙星星的玻璃瓶摔落到地上去。
 
紙星星和玻璃碎散滿一地,看起來就似是十盒波子棋同時被打翻了的一樣。
 
其中有幾個紙星星掉落到我一旁去,不禁吸引了我的視線。
 
這下子我才發現,被用作摺成星星的紙,就是以前我硬推給小翠的那些義賣會傳單。
 
換句話說,這些散落到一地的紙星星,全部都是小翠摺成的?
 
「…………」
 
摔過了玻璃瓶的小翠沒有說話,連一句再見都沒有說出口,就此就去,只留下我一個人。
 
我沒有站起來,只繼續躺在地上去,繼續讓似是不遏止的大雨打落在我身上。
 
這刻我想起了一個傳說。
 
傳說如果把摺成的一千粒紙星星放到玻璃瓶裡去然後許願,所許的一個願望便會成真。
 
但現在,那些可能會實現願望的紙星星,卻因為大雨的敲打而爛成一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