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是爆裂聲,其實又不是如同有東西爆炸了一樣的爆炸聲。
 
說是發射子彈的聲音,其實的確是有東西被發射了出來,只不過不是子彈。
 
說明清楚,在我完全推門之後所響起的聲音,其實是婚禮花炮響起的聲音。
 
聲音瞬間響起,也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家人的聲音。
 
「歡迎回家!!」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爸爸,我的家人完好無缺地出現在我眼前,還笑着歡迎着我回來。
 
由婚禮花炮所爆出來的紙碎散落一起,也散落到我頭上及肩上。
 
這真的是個歡迎禮。
 
我真的好興幸自己沒有因為婚禮花炮響起時失禁,畢竟我當時滿腦子都是兇殺及偷竊的小說劇情。
 
這樣歡迎回家的方式真的好特別,也吃人又驚又喜,但可一不可再,我是受不了這刺激。
 


我還未完全回過神來,他們便把我立即拉入到家中去,並好好的關上家門。
 
這一刻,我還以為自己置身於某個小朋友的生日會會場。
 
因為家裡竟然佈置得和個生日會沒有分別,都叫我瞠目結舌了。
 
到底是幾時佈置?為什麼我沒有見到?難道是在我剛才外出的時候佈置?
 
在飯桌上更有必勝客的四人套餐,她們連食物都準備好了?
 


心裡滿是疑問,就在這時,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突然拉起了我的手,對我說:
 
「天從,快看那裡。」
 
她豎起手指,直指着掛在客廳中的那個被白布包裹的牌子。
 
這個牌子,就是似要宣佈誰生日的那種牌子般的存在,是要道出今天的慶祝主題。
 
該不會在牌子寫着「羅天從&羅紫蘭生日快樂」吧?我和妹妹可不是在這天生日的。
 
我的注意力已經落在那牌子上,而爸爸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就在此時倒數三聲,一同把白布翻開。
 
「三!二!一!」
 
白布被翻開,今天慶祝的主題被揭曉,而我對今天的慶祝主題大為吃驚。


 
牌子上寫的竟然是「羅天從的小說落選慶祝會」!!
 
我驚呆,呆得不可想像,就似靈魂飛離了身體的一樣呆住。
 
魂魄未齊,家人們便對我叫了一聲:
 
「恭喜小說落選!!」
 
家人們的「祝賀」聲音落下,婚禮花炮的聲音又響起,紙碎朝我飛噴過來,又散落在我身上去。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拉住我的左手,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拉住我的右手,說要讓今天的主角來切蛋糕。
 
他們所說的蛋糕正是我手中的那個蛋糕,原來剛才我是在替自己落選的慶祝會買蛋糕。
 


爸爸從我手中拿過蛋糕,放在飯桌上的薄餅旁,也取出餐刀,準備讓我切蛋糕以作為慶祝會上食宴的開始。
 
而這一刻,由我被第一次婚禮花炮嚇得七零八落的魂魄終於齊集回到我身上去。
 
我搞清楚了現在的狀況,於是我說:
 
「你們這是甚麼意思!是在笑我失敗了嗎!?」
 
這句說話幾乎是咆哮的,而這一句說話也把輕鬆愉快的氣氛嚇跑。
 
我甩開了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和有小紫身體媽媽的手,向後退去,直到撞上牆。
 
正以雙眼瞪着大家的我,真的非常憤怒。
 
我這麼努力去為媽媽和小紫恢復原來的身體,但現在我失敗了,她們竟然要為我開慶祝我失敗。


 
沒有比此更為可惡的事,竟然以開慶祝會來慶祝我的失敗。
 
我不願再待在這裡,我打算回到床上去,一直用被子包着自己,直到明天來到。
 
然而,當我要走開後的時候,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叫住了我。
 
「那個,天從,等等啊,我們不是這個意思啊。」
 
「那會是甚麼意思?」
 
我知道我不應該對平時待我很溫柔的媽媽大聲講話,但我此刻實在是生氣的極點。
 
慶祝我的失敗,這是對我來說最過份的事情,這件事已經超過了我的底線。
 


被我這一問,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是被嚇到,不敢再講話。
 
這次換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來向我解釋事情,但她剛說「哥哥」這名詞,說話就被爸爸打斷。
 
「對不起。」
 
父親向兒子道歉,這感覺很不對勁。
 
「對不起,天從,讓你誤會了我們的意思。這個慶祝會並不是嘲笑的你失敗,畢竟世界上不會有父母取笑自己孩子的失敗。這個慶祝會,其實是個道歉大會,是我們三個人向天從你道歉。」
 
「是道歉大會?」
 
「一直以來,我們只靠着你去解決身體調換的事情,對你造成了極大的壓力,作為父親,我覺得好慚愧。」
 
爸爸微微地低下着頭,一臉愧色,他這句話是發自內心說出來的。
 
「對不起呢,哥哥,明明是我自己的事情,但是,我卻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哥哥的身上,沒有為自己恢復原來身體盡過一點努力。」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向着我道歉,她搔着頭,一臉不好意思的表情,還露齒苦笑着。
 
「那個,天從,真的對不起,媽媽也沒有為天從寫小說的事情幫上甚麼忙。」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同樣向我道歉。
 
聽過家人對我的道歉,我沒有感到開心,也沒有感到傷心。
 
反而在心底裡頭有一股溫暖直湧上來,使得我在這一刻,流下了一股男兒的熱淚。
 
我低下了頭,不想被誰看到,我更強忍着心裡溫暖的感覺,不讓自己哭起來。
 
在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後,這次,換成我對大家的說話作出回應,我說:
 
「道歉的人應該是我,明明大家都把希望拜託在我的身上,可是…可是我卻……」
 
一思及此,一想到自己把所有人的希望都辜負。
 
即使我努力去按捺自己的心情,不讓自己繼續流淚,但溫暖的眼淚依然從我的眼角不斷流出。
 
「小翠說如果我輸了,她就會讓媽媽和小紫永遠都恢復不了原來的身體,這件事我一直沒有說出來,因為我以前相信我會贏過小翠,但事實是,我現在輸了,我連篩選也沒有辦法通過。
 
我不單單無法為媽媽和小紫恢復原來的身體,辜負了大家的期望,也害這件事情走進了絕地,我真是…我真是…我真是……」
 
整個以香江文創作為與小翠進行對決的舞台背後所下的約定,我已經如實向家人說了出來。
 
我不敢直視她們現在的表情,我相信知道真相的他們,一直會相當的恨我。
 
因為我的失敗,而害了媽媽和小紫。
 
爸爸會討厭我這個無能的兒子,媽媽會憎我這個無用的兒子,小紫會埋怨我這個失敗的哥哥。
 
然而,誰都沒有說話,誰都沒有講出一句說我不是的話。
 
反而我的身體突然被抱住,回神後才發現,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把我抱在她的懷中。
 
情況就似是一覺醒來的小寶寶發覺媽媽在不身邊感到不安害怕而放聲大哭,然後媽媽就回來把小寶寶抱在懷中,讓小寶寶安心安全的一樣。
 
被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這樣抱在懷中,我的防線瞬即崩解,揮淚如雨,就伏到她的身上哭泣着。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撫摸着我的頭髮,溫柔地道:
 
「媽媽明白到天從是個很乖的孩子,願意把所有事情都背負上,可是,今次這件事情不能夠讓天從一個人來背負啊,也讓媽媽、爸爸、小紫,大家一起來背負,因為我們都是一家人嘛。」
 
媽媽真的好溫柔,我好喜歡她。
 
明明現在抱住我的是小紫的身體,但卻散發出母親的味道,這又香又溫暖的味道,使我把媽媽緊緊地住。
 
雖然我已經是個中四級的男生,再過幾個月就是中五級,但此刻是和小朋友沒有分別。
 
很害羞,真的好害羞,但我不管了,這刻我只想在媽媽的懷中,對她撒嬌。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沒有介意我的行為,身體的主人小紫也沒有介意我的行為,而媽媽她,笑着說我「傻孩子」後,又繼續道:
 
「天從一直以來都為大家這麼努力,所以無論結果如何,大家都不會討厭天從的。」
 
「嗚…媽媽……」
 
「這個傻孩子呢。」
 
爸爸走近了我,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也走近了,我的家人正包圍住我。
 
這一個我,頓時想到了一件事情。
 
雖然這件事情和現在的狀態沒有特別多的關係,但我就是這麼想到。
 
有人說,小說創作是一條漫長難走的孤獨道路,這條道路只能夠一個人前行。
 
是的,這句話沒有錯,我想任何作者都同意這一點。
 
然而,人卻不是孤獨。
 
走在這條小說創作路上的我,看起來只有一個人,但其實,在我身邊還有很多人。
 
媽媽、小紫、爸爸、愛恩社長、明悕、肥宅師兄,還有我的宿敵小翠,甚至有很多同樣是寫小說的人。
 
創作路是孤獨,但我不是孤獨。
 
在眾人的陪伴之下,創作會是件孤獨的事,這條路雖然漫長又難走,但並不孤獨的。
 
「哥哥還要我的身體抱到幾時啊?」
 
「來吧,天從,來切蛋糕吧,我們的主角。」
 
其實我還想繼續對媽媽撒嬌,繼續被抱住,但可能是知道了家人從來就沒有憎過我,即使知道了真相,所以心情一個放鬆,肚子就餓了。
 
在這之後,羅天從的小說落選慶祝會,便隨着我把蛋糕切到底,而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