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妳,愛恩社長,但我不能接受妳的好意思。」
 
錯愕,無比的錯愕,愛恩社長的臉上流露着這一種表情。
 
「羅天從,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這一次,務必清楚地說。」
 
「是的,愛恩社長。」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就說:
 


「我不能接受妳的好意,這通知信,交還給妳。」
 
我把文件放回去公文袋中,然後雙手遞給愛恩社長,把通知信交還回去。
 
愛恩社長未有接下,她只是望着我,望着這個把她的好意退還的一個男生。
 
不知道我會不會是第一個拒絕校花好意的男生?
 
雖然我無法知道自己是不是第一個,但明顯的,我是拒絕了她好意的一個男生。
 


大概是過了五秒,愛恩社長終於把公文袋接過,並抱於胸前。
 
她未有說話,所以換我開口,把現在的事情作個結束。
 
「愛恩社長,現在時間不早了,我還得要幫忙我媽媽去買蛋糕,就此再見了。」
 
我對愛恩社長點頭,這是道別的點頭,也是感謝她好意的點頭。
 
隨後,我轉身便離開,但愛恩社長卻叫住我,使我停步。
 


她說:
 
「到目前為止,只有兩個男生拒絕過我,第一個是我前度男朋友,第二個是你。」
 
「能夠當妳的第二個男生,是我的榮幸。」
 
我半開玩笑地說,不過愛恩社長當然是沒有因為這個玩笑而笑,使得我好尷尬。
 
「告訴我,羅天從,為什麼你拒絕我。」
 
愛恩社長直望着我,似是命令我,要我必須回答她的提問。
 
於是我嘆了口氣,想了一想,然後說:
 
「因為我是一個小說作者。」


 
雖然,得到愛恩社長轉讓的通知信,我便可以繼續和小翠打下去。
 
至少可以為媽媽和妹妹逃離明天就要被小翠變成無法恢復原來身體的命運。
 
但我是一位小說作者,有作為一個作者的尊嚴。
 
以取過別人的資格來繼續寫我的小說,別說這種事情會使我過意不去,這樣寫出來的小說只會是污穢不堪的小說。
 
我想,小嗯她一定會很恨我,恨我這個把她寫得污穢的作者。
 
再說,以我現在的實力連通過篩選都做不到,又怎麼能夠在香江文創小說組上榜上有名,又怎麼能夠贏過小翠?
 
對於愛恩社長的好意,我雖然知道對我來說很重要,接受了的好處也十分多。
 


但我身為一個小說作者,自知是不可以接受,不可以收下,不可以做。
 
就似是有些事,作為人,出於人性,我們都知道是不應該去做,好比殺人及害人。
 
人作為人,是有不應該做的事情。
 
而作為一個小說作者,也有小說作者不應該做的事情,不應該寫的事情。
 
因此,我拒絕了愛恩社長的好意。
 
也希望她能夠珍惜她所取得的資格,繼續寫她的小說,繼續在香江文創這個舞台上一展才華,這樣才不會使這一個資格浪費掉。
 
我沒有把這些內心的想法告訴愛恩社長知道,但是,當她聽到我的回答後,便明白了。
 
是因為我和她已經相識了快將近一年?還是因為我們都是小說作者?


 
聽過了我的回答,愛恩社長很滿意地發出「哼」的一下笑聲,整個人放鬆了起來。
 
「羅天從。」
 
「喺?」
 
「我喜歡你。」
 
這一秒激動,下一秒平靜,因為愛恩社長接着說:
 
「作為朋友,我喜歡你。」
 
果然和校花成為情侶這種事情,只可能是在小說中發生的事情。
 


但就算她現在向我告白,我也不知道我應該要怎樣回答她才對,因為我現在可沒有求愛的心情。
 
「羅天從,在我與你第一次見面時,我問過你為何加入『小社會』。」
 
「是的。」
 
「說說你是怎樣回答的。」
 
這件事發生在上年的十月左右,時隔太久了,我怎麼可能還記得當時我回答了些甚麼。
 
我努力去想法,試着以自己的思路來推測當時我的回答,但我並沒有想到。
 
愛恩社長可能早就知道我根本忘記了當時的回答,所以她是一臉不在意的表情,說:
 
「救人,你當時的回答是以寫小說的方式來救人。」
 
聽到愛恩社長這麼一說,我多多少少是回想起來了。
 
我當時會說是為了救人,除了是因時間有限而想不到別的詞語外,也是因為「救人」這兩個字是最能夠表達到我加入「小寫會」背後的原因。
 
可是,現在,我根本救不了誰,我甚至害媽媽和小紫陷入危機之中。
 
看到我是回想起事情來了,愛恩社長又繼續說道:
 
「在當時,因為你的回答而使我對你產生了興趣,覺得你會是個很有趣的人,而今天證明了我並沒有看走眼,你的確是個有趣的人。」
 
「這是甚麼意思?」
 
「沒有別的意思,純粹是我的感想。」
 
「吓?」
 
愛恩社長的行事總是叫人摸不着頭腦,她到底在想些甚麼,相信只有肥宅師兄和明悕才懂。
 
留下了這句話後,愛恩社長便把我交讓過去的公文袋收好,然後打算和我道別離去。
 
她沒有對我說「再見」,只是隨隨在我身旁走過,我過了一會才懂得她原來是要離去。
 
我打算向她的背影說聲「再見」,然後替媽媽買蛋糕去。
 
可是,當我要說話時,愛恩社長比我早一步說話。
 
她停住了腳步,背向着我,街燈的光照得她泛黃。
 
這道黃光,使得她散發出一種叫人覺得好溫暖的感覺,而不像是平時見到的那股冷冰冰的感覺。
 
在這樣的一個情景之下,愛恩社長對我說:
 
「羅天從。」
 
「喺?」
 
「如果是你的話,一定能夠做到。」
 
「一定能夠做到?做到甚麼?」
 
「做你要做的事情。」
 
我呆站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
 
愛恩社長轉身望了一望我,很難得地,她對着我微笑,這回頭一笑,真叫人心跳加速。
 
她並沒有把話解釋下去,在隨手一揚她長短不齊的獨特秀髮後,便離去開公園,回家去了。
 
我就呆在原地,望着她離去,直到那漂亮動人的倩影消失在我眼前,我才回過神。
 
「真是搞不懂她。」
 
這個時刻,我再一次明白到,愛恩社長真是一個好難了解的女生。
 
另外,我再一次地覺得。
 
愛恩社長她真的好漂亮,真難怪學校的男生會被她迷得一陣陣。
 
對於這麼古怪又不可思議的愛恩社長,我不禁偷笑了。
 
這下偷笑過後,我便踏步出去,離開公園,朝媽媽說的那間蛋糕店前去。
 
可能是跟愛恩社長說過話,使得我心情是比之前好了很多,所以走路也比時要快上一點點。
 
在前往蛋糕店的路上,我在問自己有沒有後悔。
 
愛恩社長給我的那一個機會,實在是千載難逢,更是久旱逢甘霖。
 
但我拒絕了這機會,我拒絕了愛恩社長的好意,為的是作為我個人及身為作者的自尊。
 
我後悔嗎?
 
雖然我事後有想過「自尊和尊嚴能做甚麼」這事情,但我還是沒有後悔。
 
因為我是做了一個小說作者以及作為人應該要做的事情,如果我真的接受了我才要後悔。
 
假使最後贏得了小翠,但我卻失去了別人對我的尊重,以及傷害了我自己的靈魂,並不見得光彩。
 
餵飽了肉體,饑死了靈魂,這種人我不會尊重,即使他就是我。
 
無論如何,我雖然是拒絕了這個機會,但我沒有感到後悔,這是真的。
 
一邊走路一邊想,不經不覺就來到了蛋糕店。
 
付過了錢,買過了蛋糕後,我便回家去。
 
在經過住宅大廈的郵箱前,我再沒有去留意有沒有信,就似個小孩不為家務操心的一樣不去留意。
 
乘坐過升降機,來到自家所在的樓層,然後來到自家門前,我按下門鐘。
 
被我按下的門鐘,發出聲音,但是,久久卻沒有人應門。
 
我按錯門鐘嗎?不,我肯定這是自家的門鐘,但為何沒有人應門?
 
就在我想不通之時,我留意到一件叫我打冷顫的事情,我家的門竟然沒有完整的關上,門與門框之間留下了一條小空隙,不用心去看不會留意到。
 
心跳突然猛地加速,怦怦怦怦的跳動,因為在我大腦裡邊浮現出好多兇殺及偷竊的小說劇情。
 
我等不及把自己的心情冷靜下來,我立即就推門入屋,希望還掙取到救人的時間。
 
當我把門完全推開之後,我還來不及看清楚家裡的情況。
 
突然間,發射子彈的「啪!啪!」兩下爆裂聲便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