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文創通知信的事情完滿結束。
 
雖然我向了小翠作出了第三次的挑戰,但因為我在最後的一刻失而復得,所以第三次的挑戰便自動取消了。
 
我和小翠繼續以香江文創小說創作作為對決的舞台,賭上媽媽和小紫恢復原來身體決一勝負。
 
在我終於收到通知信那一天開始,我繼續我的小說創作,堅持每日寫一定的量。
 
即使期終試漸漸迫近,我也從不中斷。
 


這不是因為我很堅持,不是因為我很努力,而是一個小說作者本應該就是這樣。
 
我只是在做一個作者應該要做的事情,相信很多作者都和我一樣。
 
作者有作者應做的事情,學生也有學生應做的事情。
 
為了應付期終試,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全力溫習,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也參上一腳幫忙,順道一起溫習。
 
畢竟當巫小翠事件解決了後,小紫就會重新上學,接手學業。
 


在她還是媽媽身體這段時間,可不能荒廢學業呢。
 
可能是媽媽一直憧憬校園生活,而期終試是校園生活的一部份,所以溫習起來是非常的享受。
 
享受溫習,享受考試,我和小紫都不懂媽媽的想法。
 
幾週後,期終試到來。
 
而兩週後,期終試考核結束。
 


再一週,期終試的成積便在課堂上公佈。
 
「真是有夠厲害的。」
 
「天從,可不要小看媽媽啊。」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拿着取得合格分數的試卷在我面前自豪地說。
 
雖然她的成績只是在合格線上一點點,但合格就是合格,這是無可懷疑的事情。
 
對於一個只有小學畢業的母親來說,要在中四級的期終試上取得合格的分數實在不容易,所以我才覺得媽媽有夠厲害。
 
中文合格是理所當然,通識合格是努力,數學合格是奇蹟,英文不合格是意料了。
 
看看我這次期終試的成績,總算達到我的要求,每科都取得百份之七十的分數。


 
但我認為我是可以考取更好的成績,自己總是在答題上犯下了不應該有的小錯誤,不然每科分數是可以達百份之八十。
 
我因為自己的小犯錯而苦笑,同時稱讚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的努力。
 
而這時候,一陣口哨聲傳到了耳中。
 
望向聲音的來源,就見小翠得意洋洋地托着下巴,把她的考卷在我面前晃動,引我注意。
 
這份考卷,當然是她所有考卷中成績最好的一份。
 
我望到了分數,不禁在心中大叫了聲「怪物」。
 
這的確是只有怪物才能考取到的分數,聽說小翠是這一個科目的全級第二,這科目當然是中國語文。
 


考取第一的那位學生其實是因為小翠故意答錯一題而成為第一名,當然這只是聽說,實情是怎樣只有小翠她才知道。
 
炫耀着她自己分數的小翠,向我投來了「怎麼樣?你能比得上我嗎?傻B」的眼神。
 
而我則投回了一個「神童長大後只不過是平凡人一個」的眼神,當作還擊。
 
小翠當然又投來了眼神,對我說「妒忌吧!羨慕吧!人類你盡力了」這樣的話,真是叫人火大。
 
我別開了臉,不再望她,免得和她吵架。
 
在這次期終試之中,有人考到理想的好成績,有人考取了本應該的成績,也有人考取未如理想的成績。
 
是怎樣都好,期終試已經結束,再也沒有可能重考一次。
 
今天的失誤,當作明天的踏腳石;今天的成功,當作對明天的鼓勵;現在只能如此。


 
把派發的試卷放還給科目老師,期終試的事情就正式完結。
 
當期終試正式完結的一刻,也是所有學生最開心也最期待的一刻。
 
因為暑假要來了!
 
在試卷都派發過之後,再過兩週,便是暑假的開始。
 
而在這等待暑假開始的兩週,基本上都不會進行教學,學生回校基本是玩耍休息。
 
如果是初中的話,還可能要接收萬惡的暑假作業,但升上高中之後,就沒有這回事了。
 
在暑假來到前的這兩週,我們都會稱作為休息週。
 


在休息週之中,學生們能夠隨便使用學校裡的各種設施,永遠都是社團時間。
 
大部份的教室都會變成社團用室,棋藝社、電影鑑賞社、桌上遊戲社,這些社團會變得大受歡迎,當然還有各個運動社團。
 
學校裡各式各樣的運動設施都會開放給學生使用,班際籃球及足球比賽也會在這休息週內舉行。
 
女子網球社今年也不例外要大搞特搞,她們會接受學校裡邊所有人的挑戰,包括老師和校長,甚至校工及保安。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會參於其中,不過她不會到場比賽。
 
因為誰都知道羅紫蘭是女子網球社的王牌,不可侵犯,犯者必死。
 
所以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只會被安排成為吉祥物,在一旁為大家加油。
 
對於小紫本人來說,只能看着別人打網球,而自己只能坐一邊,比死更難受。
 
但對於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來說,根本不是個問題。
 
對於我來說,更是件天大的好事。
 
總而言之,在休息週中,永遠都是社團活動時間,學生們可以盡情參與及玩耍。
 
然後,時間來到了休息週的第一日。
 
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一同上學去,但不背上書包。
 
回校的途中,我們都帶着輕鬆的步伐,就和各個回校的學生一樣。
 
回到學校,在課室內點了名,隨着第一節課的鐘聲響起,社團活動時間便正式開始。
 
「你是賭神還是睹神?一試便知!來來,德洲撲克大戰耶!最低消費是這個價錢啊!」
 
「看班際足球比賽,怎麼可以不來賭一手,看過鹿死誰手耶!」
 
老師剛離開課室,班房便變成了個賭房及投注站,主持人當然是一心和家寶。
 
這種事情當然是犯校規,但同學們私相受受,所以從來沒有被老師抓到。
 
賭房及投注站開始螢營運不到一分鐘,班內便是人頭湧湧,龍蛇混雜,烏煙瘴氣。
 
十足電視劇中地下賭場一樣,只差在未有麻雀耍樂的聲音。
 
參與賭博的同學開戰,不參與賭博的同學離場,而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當然是離場的人。
 
至於總是獨自一人的小翠,她兩邊都沒有選擇。
 
因為她請了病假,而且是十日的病假,也即是說整個休息週她都不會上學。
 
我清楚小翠不是生病,因為她本來就有病,有病的人才不可能生病。
 
這是個哲學理念,當一個人處於「有」的時候,他就不可能「有」,唯有處於「無」的時候,才能夠「有」。
 
聽起來很複雜,但別深思了,想過說過就算。
 
小翠不是生病,除了她本就來有病外,也是因為她是一個專業作家。
 
她寧願把休息週上學的時間,全數投入於小說創作上,也不願花時間去參與休息週的各種活動,這一點身為她敵人的我是很清楚不過。
 
即使小翠是戲劇社的一員,就算戲劇社搞角色扮演活動,她也不會參與,更何況戲劇社根本沒有搞任何活動。
 
小翠在學校沒有朋友,所以在休息週只會獨自一人發呆,直到放學時間來到。
 
所以她才會申請病假,以此為理由拒絕上學,把時間投放到小說創作上。
 
很莫明奇妙的,我竟然會覺得未能夠和她見未很可惜。
 
可能是想到沒辦法用一整個上學時間去找她麻煩的關係吧。
 
「天從。」
 
「嗯?」
 
就在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離開了人頭湧湧的課室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便對我說:
 
「你社團那裡有活動嗎?」
 
「沒有,『小寫會』沒有活動。」
 
我所身處的社團「小說寫作同好會」,本來就沒有它的社團用室,一直以來只是和戲劇社借用地方。
 
小說創作都是文靜的事情,也是挺個人的事情。
 
一班人圍起來寫小說,和一個人獨自寫小說,沒有分別,甚至可能因為人多了而分心。
 
所以,愛恩社長根本沒有在休息週舉辦社團活動。
 
她現在到底在做甚麼呢?可能是在忙於拒絕她的追求者吧。
 
而肥宅師兄就會在她身旁,努力把所有送的巧克力禮物吃個清光。
 
「那麼,有打算做些甚麼嗎?」
 
走人課室走廊的我們,繼續聊下去。
 
問我有甚麼打算,其實我只打算到圖書館讀讀書,以渡過日子。
 
「沒有,其實我沒有打算做些甚麼。」
 
「這樣嗎?要不要來女子網球社那邊玩玩啊?」
 
「可是我不會打網球。」
 
「來嘛來嘛。」
 
「啊,好吧。」
 
答應過媽媽之後,我們兩個便向女子網球社的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