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球場上,不斷傳來挑戰者以及女子網球社社員進行交戰的聲音。
 
即使現在已經踏入了夏季,但熱氣卻無減女子網球社社員打網球的愛,也無減挑戰者的挑戰之心。
 
對於在網球場上進行着對戰的選手,在場外的大家都為了選手而吶喊。
 
但也有些人是為了別的事情而在場外吶喊。
 
「哇!小紫姊萌萌噠!」
 


「按住我!按住我!不然我要犯法了!」
 
「小妹,到底要花幾多錢才能讓哥當妳的男友呢?」
 
會出現這種夾雜了男女的吶喊聲,就是因為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換上了一件啦啦隊服裝的關係。
 
背心加上迷你裙,以及紅紅的啦啦球,使得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看起來青春活潑,十分動人,吸引住男男女女的目光。
 
服裝和配件只不過是表面,最吸引大家的,其實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笨笨拙拙的動作。
 


即使動作難度很低,但因為媽媽沒有良好運動神經的關係,使得做出來的動作都像個剛學會走路的小寶寶似的,實在惹人憐愛。
 
「竟然這麼有人氣。」
 
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同樣在網球場裡的我,在留意有誰要我幫忙遞水時,不禁嘆氣道。
 
在休息週中,女子網球社會舉行網球挑戰,讓喜愛打網球,或者想試試打網球的同學們一試身手。
 
因為小紫是眾所周知的王牌,所以被例為禁止出場比賽。
 


因此,女子網球社的大家便為讓她做啦啦隊,為挑戰者加油打氣。
 
當然,啦啦隊並不只有一個人,整隊啦啦隊是由沒打算落場接受同學挑戰的社員組成,人數有六人。
 
只是因為小紫的個人魅力實在太強,所以看起來啦啦隊就只有她一個人。
 
如果是小紫本人,說不定會拒絕當啦啦隊為挑戰者打氣。
 
但是媽媽的話,她當然不會拒絕。
 
中學的校園生活是她一直所憧憬的事情,難得有這個當啦啦隊的機會,她當然要加入。
 
可是因為穿的服裝是背心和迷你裙,而且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思想保守以及怕生的媽媽便不多不少感到害怕。
 
正因為這樣,她才會想我到來,陪伴在她身邊。


 
畢竟有個家人在身邊,安全感也會來得高很多。
 
所以我才會在這裡,所以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才會換上啦啦隊服裝,所以場外的同學才會為網球以外的事而叫囂吶喊。
 
午飯時間來到,網球挑戰的活動便暫停。
 
各位社員在女子網球社社辦裡的更衣間洗洗澡後,便外出用午膳。
 
沒有打算外出用膳的,便打算在網球場上來個露天午飯。
 
我協助大家從社辦裡搬出大桌子,以及太陽傘,並組裝,一個高級餐廳的露天用餐位便出現在網球場上。
 
大家都圍在太陽傘下用餐,喝着冰涼的飲品,吹着私家小型風扇機,十足渡假的感覺。
 


我雖然在其中,和各位女生一同用午膳,但感覺似是被排擠。
 
「喂喂,小紫啊,穿這麼短的裙就不怕走光嗎?」
 
「那個呢,其實我,我有穿安全褲的。」
 
「喔!不!被支持妳的男生知道會精神崩潰的。」
 
「嗯?為什麼會精神崩潰?小心防止走光,是女生都應該要做的事情啊。」
 
「小紫妳幾時變得這麼保守啊?」
 
因為她們都是聊女生的話,有時候甚至因為有我這個男生在場,有些話題很不好意思說。
 
和她們在一起,我更覺孤獨。


 
我忽然在想,如果小翠在這裡的話,我吃飽飯空閒時,便可以去搔擾她,找她麻煩。
 
不過,小翠並沒有回校,甚至在接下來的休息週裡都不會有和她見面的機會,再見面就唯有等到暑假完結,不禁覺得可惜。
 
是的,我是有小翠手機號碼,那是在我們一起寫劇本而為了提高默契度而外出遊玩時所交換。
 
我大可以現在就撥號過去,搔擾她,然後被她咆哮回去。
 
但有些事情,不是面對面的話,就沒有意思了。
 
小翠現在應該是在寫小說吧?不知道進度如何?我猜她肯定沒有吃早餐和午飯,起床後就一直寫寫寫。
 
「Good afternoon , girls .」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句英語傳到我們的耳邊。
 
這句突兀的英文,把我的思潮打斷,也把女生們的對話打斷,使我們紛紛望和聲音來源。
 
本以為有個花花公子在挑逗女孩,但原來是我校的外國老師,Chris Wong。
 
「Can I come ?」
 
「過來吧,Chris Wong老師。」
 
女子網球社的社長對Chris Wong招了招手,而他接着就穿過了網球場的鐵絲網,向我們這邊過來。
 
「Girls , I would like to talk……」
 
「明明是中文老師,就別講英文啦。」
 
一位女生如此把Chris Wong的說話打斷,使他不禁苦笑。
 
沒錯,雖然Chris Wong是外國人,母語是英文,但他竟然是在學校任教中文,這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順帶一提,Chris Wong是「小寫會」的負責老師,但他同時又是其他社團的負責老師,不過全部都只是有名無實。
 
在苦笑過後,Chris Wong便對我們以一口純正的粵語跟我們說:
 
「女孩,有沒有聽過為青春留倩影?」
 
女生們點頭,而身為唯一一個男生的我,不知道應不應點頭,我可是也聽過為青春留倩影。
 
「各位女孩,妳們知道嗎?青春是很珍惜的。」
 
「Chris Wong老師,不要這麼含蓄好嗎?open door see mountain。」
 
Open door see mountain,正常的外國人,可能是不懂得這句話的意思。
 
不過Chris Wong因為生活在香江太久了,這種道地英語自然會懂。
 
他有時候更會考學生們道地英語的意思,例如kill one police one hundred,這句說話的意思就是殺一警(儆)佰
 
而open door see mountain這句話的思意就是「開門見山」,即是叫Chris Wong直接講重點。
 
懂得這種地英語的Chris Wong再次苦笑,然後他決定直接入正題,說:
 
「我代表攝影學會邀請各位女孩當模特兒。」
 
話一出,便讓大家感到又喜又驚。
 
喜,是因為能夠當模特兒進行攝影的工作,她們可是被邀請的,可以說是被賞識,說不定在這次攝影工作過後,自己便被星探發現,從而一躍成名,成為偶像。
 
驚,是因為怕自己不能勝任這種工作,畢竟從來就沒有嘗試過,而且怕被別人恥笑為「靚模」,賣肉求榮。
 
因此,就算有些女生蠢蠢欲動,但也不能行動,我相信她們的內心是交戰得不得了。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沒有特別的反應,不知道是因為她搞不懂現在的情況,還是誤會了模特兒是指在櫥窗中的那些模特兒人偶。
 
Chris Wong明白到,因為現在的攝影風氣,使得女生們又愛又恨。
 
為了消除女生們的顧慮,Chris Wong說:
 
「這次輯照片,主要是表達力量和美的結合,換句話說,就是拍攝包含了力量和美的網球這種運動。」
 
大概是第一次聽到別人說網球是力量和美結合的運動,女生們都瞪大了眼睛。
 
她們頓時覺得自己在參與一種與別不同的運動呢。
 
「所以,希望各位女孩,能夠成為我們的模特兒,以協助這輯照片的完成,我們將會以此作品參與第二十二屆攝影美學比賽,希望各位女孩能夠協助。」
 
接下來Chris Wong用了些時間來說明攝影美學比賽,不過我沒有興趣,所以沒有留心去聽。
 
而其中一位女子網球社社長可能同樣是對於攝影文學比賽沒有興趣,所以把Chris Wong的話打斷,說:
 
「所以啊,Chris Wong老師,我們只要做我們平時做的事情便可以嗎?」
 
「You are right,但因為要表現出女孩特有的曲線,所以在動作上會有些微的要求,面這些要求只為照片出來的效果更佳,更能夠表現出女孩的天生優美的曲線。」
 
「不用暴露嗎?」
 
「不用。」
 
Chris Wong更親自示範要求的動作及姿勢,好讓女生們知道她們也能輕易達到要求。
 
當然,他做得是否漂亮,是否有他所說的線條曲線美,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看到了Chris Wong的動作示範,女生們總是對當模特兒的事情感到安心。
 
也明白到這次的攝影和賣肉求榮半點都扯不上關係,所以女生們立即朝開緊急會議,開始考慮及相討。
 
過了差不多十秒後,女子網球社社長便代表女生們說:
 
「沒問題啊,Chris Wong老師,請讓我們女人來幫忙吧。」
 
「Nice,Thank。」
 
就這樣,攝影學會便和女子網球社合作,進行一次拍照活動,拍攝一輯結合力量和美的照片集。
 
我看着各位因為要當模特兒而感到開心的女生,當中也包括了有小紫身體的媽媽。
 
忽然,我心裡莫名其妙地冒出一股不妙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