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依然回校,繼續參與休息週的社團活動。
 
今天已經是星期三了,距離暑假開始還有兩日,叫好多學生都急不及待。
 
有些已經無法等待的學生,像小翠一樣告病假,提早放暑假。
 
有些乖巧的學生,循規蹈矩,耐心等待着暑假的到來。
 
也有些學生在享受着最後這幾天在學校的日子,因為暑假來到了,同學們就要互相暫別。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就是享受剩下在學校時間的人,畢竟中學的校園生活是她憧憬的事情。
 
今天,雖然她依然是沒有份在網球社上和挑戰者比試,但還是努力做好啦啦隊的角色。
 
至於我是那一類的學生呢?我想自己是循規蹈矩等待暑假來到的學生。
 
既不會偷步去享受暑假,也不會像媽媽一樣去享受在學校剩下的日子。
 
就只是當個乖學生,做乖學生應做的事情。
 


我坐在網球社外的一張長椅上,一邊這麼評論我自己,一邊看着網球社裡的各種事情。
 
接下來我怎麼渡過今天一整日的社團時間,是乏善可陳。
 
最後,當放學鐘聲響起,學生們回家的回家去,想繼續進行社團活動的就繼續。
 
我從長椅中站起來,伸了個腰,然後便前往網球社去,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會合。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已經在女子網球社社辦裡更換個衣服,準備好和我會合後離去。
 


「啊,天從,你來了。」
 
「嗯,回家吧。」
 
我和她會合過後,便要離開網球場。
 
但是,在這一刻突然出現了一把聲音,把我們叫住。
 
這一把叫住我們的聲音,並不是來自女子網球社的女生們,反而是來自一位向我們走近過來的男生。
 
望向聲音來源,我們便見一個曾見過面的男生。
 
是攝影學會的修端,他在向我們這邊趕過來。
 
帶着小跑步的修端,不一會就來到我們面前,他稍稍調整過呼吸後,便對我們說:


 
「還好趕上了,小紫,我有件事想跟妳說。」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擺出一臉「會是甚麼事呢?」的不懂表情,而我則是在想難道修端要表白?
 
很多人會選擇在暑假來臨前,或者畢業之前,向喜歡的人表白。
 
原因可能是,希望在感情被一個暑假沖淡之前,把心意表達出去。
 
又或是,就算被拒絕,也有一個暑假來沖淡尷尬的氣氛,開學後再見面也不用尷尬。
 
所以我才會猜修端是想要趁機向小紫表白。
 
也因此,我已經做好了準備,代表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把修端拒絕。
 


同時我也注意着附近的人,看看有沒有偷偷暗戀修端的女生存在,如果有的話,我要阻止修端這麼光明正大地表白,要是再發生幼羚挑戰網球的事情就麻煩了。
 
「修端,有甚麼事嗎?」
 
經過了上次攝影的事情,媽媽對修端有所熟識,所以沒有太過緊張,能夠正正常常講話。
 
聽到了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這樣的回應,修端又說:
 
「說起來有點突然,其實我希望能夠和小紫妳家母取得聯絡。」
 
「小紫她暫時以學業為重,還未打算談戀愛………等等,你說甚麼!?」
 
算準了時機拒絕了修端對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表白的我,這刻發現話題超出了我意料。
 
修端對於我講的說話感到相當不解,不過他沒有追問,只重複說一次他想要和媽媽取得聯絡。


 
當然,修端想要取得聯絡的家母,就是指有媽媽身體的小紫。
 
「你想找我媽媽?」
 
「是的,雖然是很突然,但是我有件事情希望能夠拜託她幫忙。」
 
對於現在的情況,我多少被嚇到,眼鏡都滑到鼻頭。
 
而在我身旁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則是一臉混亂的表情。
 
她應該是不知道說「我就是媽媽啊,有甚麼要拜託我」,還是說「有甚麼事要拜託她」。
 
我搖了搖頭,先把吃驚的心情甩開去,然後問:
 


「修端,你有甚麼事情要拜託她?」
 
「我知道打擾家母是很不應該,而且我的拜託也很荒唐,但我希望,家母能夠當我們的模特兒。」
 
「吓!!」
 
我的眼鏡差點就要滑過鼻頭,向着地面跌下去。
 
在我身旁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是和我同樣程度的吃驚,吃驚得用雙手遮住小嘴。
 
「其實,在上一次進行攝影活動的時候,我偷偷的拍下了家母擺出姿勢時的一瞬間。」
 
「是的,那張照片,我們看過了,拍得很好。」
 
「謝謝。而那張照片,在我們整個學會中很受歡迎,大家都希望能夠找到照片中的模特兒拍照,因此,大家拜託了我,希望身為會長的我,能夠邀請到家母當一次模特兒。」
 
聽過了修端的說話,我多少是呆住了。
 
真沒想到,當時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只不過是擺出了個示範姿勢,然後就被邀請成為模特兒。
 
我是不是應該要說「你們真有眼光,我媽媽可說是個美少婦呢」?
 
這實在是無心插柳了。
 
我瞄了瞄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只見此刻在她的臉上,隨了是吃驚的表情,還多了一份開心的感覺。
 
「當然,這次家母當模特兒,並不會像上一次一樣,只有一餐晚飯當作報酬,我們可是願意花上金錢邀請家母的。」
 
「這…這樣啊。」
 
「五百元正,一小時。」
 
我不知道對於模特兒這個業界來說,五百元一小時是多是少,因為我對此行業價錢完全不懂。
 
但是,社會上最低工資是三十多元一小時。
 
現在,卻是五百元一小時,這可是最低工資的十六倍啊!
 
而且,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卻是業餘中的業餘,她甚至只是隨意地擺姿勢。
 
這樣的她,已經能夠在一個小時內賺取到五百元正,我覺得實在是太叫人驚了。
 
面對修端提出的報酬,我久久不能講話,眼睛只能瞪得大。
 
在我身旁的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同樣是給不出反應。
 
「是價錢開得太低了嗎?要不五百五十元?六百元?七百!?」
 
修端的價錢越叫越高,叫得我心都慌了,自家妹妹何得何能有資格取得每小時七百元的報酬啊?
 
「等等啊,修端。」
 
「天從同學,為了拍得一輯好照片,攝影師是會不惜任何代價。我私人出一千元邀請家母,另外給兩位每人五百當作幫忙費。」
 
「修端,請先等一等,這不是金錢上的問題。」
 
還好我這麼說,修端才沒有把已經掏出來的錢包中給我們錢。
 
「金錢方面是很吸引沒錯,但是,這還得要看媽媽她自己的意願。」
 
「是的,這方面我明白。」
 
「所以我和小紫沒辦法現在就代替媽媽回答你的請求,請讓我們回家討論好嗎?」
 
這件事的確需要討論,因為現在事情和之前的拍攝活動可不一樣,程度是不同的。
 
當中是涉及到金錢上的交易,這可以算得上是工作了,和之前免費幫忙全然不同。
 
要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沒辦法達到修端的要求,說不定就要惹出事情來。
 
而且,因為巫小翠事件,現在可不是單單地關乎到小紫她本人,也是關乎到媽媽她。
 
我家媽媽是個保守的女性,對於要獻出身體被男生圍着拍攝,她可能不喜歡也說不定。
 
再說,小紫也可能不喜歡這種事情呢?
 
總而言之,對於修端突然的邀請,而且是不惜花重本的邀請,我們得回家再作討論。
 
修端是個好男生,所以沒有強迫我們現在就回答。
 
「好的,請你們好好考慮考慮,我們是很有誠意的。」
 
「嗯,我可以感受得到。」
 
「不過,能不能在暑假來到之前給我們一個答復,無論結果如何。」
 
距離暑假來到還有兩日,應該是沒有問題。
 
我想了想,然後點頭。
 
接着,為了方便聯絡,我和修端交換了電話號碼。
 
我也問了他方便聯絡的時間,他竟然說隨時都可以,完全不怕校方會發現他在校使用電話。
 
修端也告訴了我知道攝影學會所在的樓層,他接下來上學的日子都會待在那裡,我們也可以隨時找他。
 
「天從同學,小紫同學,拜託你們了。」
 
「嗯,我們會跟媽媽說說的。」
 
「真的好對不起,給了你們麻煩。」
 
「別,別這麼說啊。」
 
「邀請家母當模特兒的事情拜託你們了。」
 
「嗯。」
 
互相交換過這幾句話後,我們便在網球場各自離去。
 
修端可能是回去攝影學會,向朋友們通知消息。
 
而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則一同踏着回家路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