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紫!?」
 
我以為自己眼睛不好,認錯了人,所以摘下眼鏡,擦了擦眼。
 
但事後,我依然是看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站在網球場的鐵絲網後邊,隔着鐵絲網看着拍攝進行。
 
我走了過去,叫了叫她,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也叫了我聲「哥哥」。
 
她看來是不打算隱瞞自己的存在,而是打算光明正大地看着拍攝的工作。
 


明明之前還滿不在乎拍攝的事情,但現在卻跑了過來。
 
「是爸爸叫妳過來的嗎?」
 
我推測可能是爸爸要她過來,因為爸爸對人像攝影是有比較深的誤會,認為是件挺危險又不健康的事,所以才會叫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過來。
 
但原來我猜錯了,小紫會過來這裡,完全是她自己的意思。
 
「不,是我自己要來,我想看看我的身體現在怎麼樣。」
 


「情況如妳所見。」
 
「是呢,哥哥。」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雙手抱胸,之後嘆了一口氣。
 
不要說小紫她,換我看到媽媽她,我也嘆氣。
 
「小紫,妳過去幫幫媽媽一下吧。」
 


「吓?我?」
 
「這是為了媽媽好,也是為了那邊叫修端的攝影師好。」
 
修端真的好可憐,因為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太緊張的關係,沒辦法擺出好的姿勢。
 
就算修端有良好的技術和創意十足的點子,也會因為媽媽的關係而毀於一旦。
 
再這樣下去,修端便拍不出好作品,沒辦法參加他想要參與的攝影比賽。
 
「可是,哥哥,我又能幫到些甚麼?」
 
「至少也在媽媽身旁陪伴她,給她加油吧。」
 
「好吧,好吧。」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一臉勉為其難的表情,但其實她是很想去幫忙媽媽。
 
如果她是不想要這樣做的話,又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呢。
 
接着,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便繞過了鐵絲網,進入了網球場,和我一起來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附近去。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看到女兒來了,竟然在修端按下快門時離開了位置,衝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身前去。
 
下一刻,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把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緊抱住,說:
 
「小紫,嗚嗚,媽媽不行了啊。」
 
這句說話還算挺大聲的,被修端聽到,引來了他的不解,不過沒有人打算向他說明。
 


自己被自己的身體抱住,當下是有着怎樣的奇妙感覺,相信只有小紫本人才知道。
 
而眼見,小紫是對此時有點手足無措。
 
她把媽媽輕輕的推開了些,又很輕聲地說:
 
「媽媽,妳怎麼了啊?」
 
「模特兒甚麼的太困難了。」
 
「吓?就擺個姿勢然後給人拍照,有甚麼困難的?」
 
「他說要我幻想這個想像那個,一時要我抬頭,一時要我不望鏡頭,我是不行了。」
 
在媽媽和小紫互相交談的時候,不懂現在是怎麼一回事的修端走到我身邊,問我現在的情況。


 
他以為自己對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無禮了,惹了她不開心。
 
但當然,並不是這回事,我如實告訴他,他才感到安心些。
 
「不好意思,我們休息一會吧,我的鏡頭有點髒,我想要清潔一下。」
 
修端編了個藉口,好讓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休息,恢復情緒。
 
在我們點頭同意後,修端才走了開去。
 
我望着他的背影,那是一個苦惱不堪的背影。
 
畢竟花了這麼多的時間,竟然沒能拍出一張滿意的作品,任誰都會苦惱。
 


再這樣下去,說不定修端就要提出更換模特兒了。
 
這樣的話,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一定會好傷心,就似女生被說不漂亮及沒身材和沒線條般的傷心。
 
更有可能會影響到小紫在學校裡的聲譽,將會被人嘲笑會打網球而不會拍照。
 
也可能會有笑她不是女生,因為這個時代的少女在拍照時無論如何也能夠擺出好的姿勢,可現在連個姿勢都擺不到。
 
一想到這種種可能會出現的結果,我便立即用眼神來告訴小紫知道,她必須要幫助媽媽。
 
就算不教會她擺動作,也要讓她放鬆。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留意到我的眼神,她接收到我的眼神訊息。
 
所以,她開始在想,現在到底要怎麼辦。
 
大概過了幾秒,小紫便開口說:
 
「媽媽,妳看着我。」
 
話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便走到了拍照時的位置,她是想要示範擺如何姿勢。
 
首先,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背向着我們。
 
接着,她微微地踮起了腳尖。
 
然後,她一下扭腰,一下轉身,向我們擺出回望一笑的姿勢。
 
隨着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一下轉身回望,媽媽身體那頭烏黑亮麗的展秀髮,便順勢擺動。
 
擺動的秀髮,為小紫添上了一份女生的嬌柔感及秀美感,也如柳樹隨風擺動般漂亮動人。
 
小紫的微笑,帶着一種含羞答答的少女情,把「少女回望愛人」的那種開心又害羞且忸怩的感覺,表現得合到好處。
 
她這一套轉身的動作,媽媽那成年女性的成熟身體所有的曲線美也發揮得很好,全身呈現一個「S」型的姿態。
 
媽媽的身體本來就有張漂亮的臉,因為她保養有功,現在再配上小紫那帶有少女氣的姿勢和表情。
 
把成熟女性和青春少女的感覺參在一起,發揮了一種好奇妙的感覺。
 
明明是小紫的哥哥,但我突然間有一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怎樣了?很簡單吧。」
 
「哇,小紫妳的姿勢好漂亮呢。」
 
「呃?我可沒看到自己的姿勢其實是怎樣,我擺得挺隨意的。」
 
「就是很漂亮啊。」
 
「總之,姿勢這樣擺就可以,像這樣,像這樣,像這樣。」
 
話說到這裡,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又擺出各種姿勢,讓媽媽見識見識。
 
看着小紫所擺弄的姿勢,媽媽開始覺得她自己也能做到,心情也輕鬆了不少,沒有像剛才一樣緊張了。
 
我看到時機正好,於是便走到跟修端說可以繼續進行拍照的事情。
 
修端回到拍照的位置,再次舉起相機,繼續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拍照。
 
而這次則拍得非常順利。
 
「好!就是這樣子了!」
 
「嘿!」
 
「好極!這次來試試不望鏡頭的。」
 
「嗯!」
 
「漂亮呢,接下來試試揮動球拍吧。」
 
「嘿!」
 
拍照非常順利,看到修端笑逐顏開,沒有再像剛才一樣苦惱,也沒有把媽媽更換出去,我多少是放下了心頭大石。
 
我和小紫就站到一旁,看着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和修端繼續進行拍照。
 
這時候,我對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說:
 
「妳還真是厲害。」
 
「當然,因為我是羅紫蘭呢。」
 
「有些事情,女生跟女生說一句話,比起男生對女生說百句話要來得有效。」
 
回想着剛才的情況,我不禁脫口說出這一句話。
 
小紫只是在媽媽面前擺個姿勢,證明事情並不困難,媽媽便有了自信。
 
在自信的驅使下,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便能擺出各種漂亮的姿勢,使得拍攝順利。
 
之前我在她的身邊,也沒有給她這樣的效果呢。
 
最終,拍攝活動在正午時份進行了三個小時的休息,然後在拍攝了再一會兒後,在華燈初上左右的時候便結束。
 
作為攝影學會的會長,修端為了感謝各位女生們的幫忙,決定聯合各位社員一同合資請食晚飯。
 
請食飯的名單還包括我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修端人真好。
 
可惜的是,我們不能夠和大家一同用晚飯,因為爸爸在家等着我們,是等着我們回家吃飯。
 
結果,只能夠分道揚鑣,各走各路了。
 
就這樣,今天的攝影活動完滿的正式結束,大家懷着愉快歡樂的心情,在學校門口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