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校回到家裡後,我們未有立即召開家庭會議。
 
原因是我們都希望在家庭會議中,爸爸也能夠出席及參與。
 
畢竟,這可是關乎到爸爸的妻子和女兒。
 
再說,家庭會議又怎麼可以在家人不齊集的情況下召開呢,在少了我們中誰的情況下召開的家庭會議,那就只是小圈子會議。
 
所以我們才會等待爸爸回來,然後把要討論的事情拿出來討論。
 


在這次前各人都做着自己的事情,直到爸爸回家也和我們一起吃過晚飯,再等大家都洗澡過了後,家庭會議才正式開始。
 
「吶,哥哥快些開始吧。」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雙手托頭的催促着我開始,我清了清喉嚨,便說:
 
「就在今天,我和媽媽收到了來自攝影學會的修端同學的邀請,希望媽媽能夠當他們的模特兒進行另一次的攝影活動。」
 
「很好啊,哥哥,經過上一次,媽媽已經會擺些姿勢啦,能夠好好地當模特兒,我也不介意他們對我的身體拍照。」
 


「不對,小紫,修端所指的媽媽,其實是有指有媽媽身體的妳,修端和攝影學會的大家希望妳能夠當他們的模特兒。」
 
「吓!?」
 
「報酬方面是五百元正一小時。」
 
「吓!?」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露出了吃驚的表情,連爸爸也是一樣,他們兩個的反應十分正常。
 


接下來,我為整件事補充了一些細節。
 
向大家陳述事情起因,以及當時的經過,讓大家都明白這是一件怎樣的事情。
 
之所以會發生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受到邀請當模特兒的原因,其實就是之前攝影活動中她為了向媽媽示範而擺出了個姿勢然後被拍下。
 
那一張照片拍得非常唯美,照片中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也盡顯了女性的曲線美,在攝影學會中大受歡迎及稱讚。
 
所以,攝影學會的大家希望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能夠當他們的模特兒,讓他們再拍一輯照片。
 
這件事由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所引起,所以我先讓她發表一下意見。
 
而小紫她似乎沒有考慮太多,立即就說:
 
「我沒問題。」


 
她表示接受攝影學會的邀請。
 
「可是,小紫,因為修端他們是會付錢的,在這個情況之下就是服務交易,情況是在工作,和上一次免費義工的性質不相同。」
 
我向小紫提點,因為現在的情況是和之前的實在不同。
 
但是小紫滿不在乎,或者說是自信勝任,她雙手抱胸,輕鬆地說:
 
「好啊,有付錢就最棒了,最近有一部想要課金的線上遊戲,有了這筆報酬,我便能當課金戰士,嘻嘻。」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遮住揚起的嘴巴奸笑着,她似乎已經想要把其他玩家虐殺時的快感。
 
總之,小紫就是同意了當攝影學會的模特兒了。
 


接下來我向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問意見,她說:
 
「那個,雖然我不是很喜歡自己的身體被大家圍着拍照,感覺很害羞,感覺也很放蕩,可是呢,我是同意的。」
 
「我以為媽媽妳會拒絕。」
 
「嗯,我最初也是這麼以為呢,天從。」
 
「為什麼現在是同意?」
 
「那個,因為呢,我覺得修端是個好人。」
 
修端被發了一張好人卡,我和小紫不禁發出「噗」的一下偷笑聲。
 
媽媽以為她自己講錯說話,我說沒這回事,要她繼續說下去。


 
於是,媽媽不解地搔了搔臉頰,又說:
 
「經過了上一次的拍照活動,我覺得呢,修端很有禮貌啊,對女孩子又細心,就算我不斷犯錯,他也沒有嫌棄我,是個正正經經的男孩子呢,是當女婿的好人選啊。」
 
「為什麼要講到女婿啊,媽媽!!」
 
「小紫,如果是修端的話,媽媽絕對會同意的呢。」
 
「我現在還不需要男朋友!也不需要結婚!」
 
「哎呀呀,小紫真是呢,不好好捉住修端的話,這麼好的男孩子馬上就要被搶走了呢。」
 
對於修端要不要當我的妹夫,我先不給任何評論。
 


不過,媽媽說得對,修端的確是個好人。
 
他為人正經,對女生又細心,單單是利用長鏡頭和模特兒拉開距離以防給了模特兒大壓力這一點,已經可見他的為人是多麼細心。
 
更叫我覺得他是好人的是,他會小心在拍照時拍到女性春光乍洩的畫面。
 
當時他更叫我幫忙留意,要是有看到的話請為他指出並停止拍照。
 
單單是這一點,我對修端的為人性格感到相當有信心。
 
或者他的確是個妹夫的好人選。
 
「如果是由修端來當妹夫的話,我不會反對。」
 
「連哥哥也這麼說!!」
 
我不自覺就冒出了這一句話。
 
返回正題,接下來輪到爸爸發表意見。
 
我覺得爸爸的意見是最重要的,他可是一家之主,一個人獨力支撐整頭家,相當厲害。
 
另外,爸爸對攝影這回事存在了些誤解,我當然是指人像攝影。
 
如果爸爸也同意讓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去當修端的模特兒,那麼便是完全沒有問題了。
 
但,若果是相反,爸爸不同意的話……
 
現在輪到爸爸發表意見了,媽媽和小紫都很是緊張,直直地盯着爸爸不放。
 
對於妻子和女兒這樣的緊盯,爸爸都流下了顆粒大的汗水。
 
爸爸突然吐出一口氣,接着說:
 
「我同意。」
 
「「好耶!」」
 
小紫和媽媽這刻都開心得互相擊掌。
 
這個情況看起來,就似是兩個女兒求得爸爸帶她們去遊樂場的一樣,既是可愛也是好笑。
 
「我雖然不認識修端,但是聽老婆對他的評價,我多少是安心了些。」
 
「是吧,老公,修端是當女婿的人選呢。」
 
「這點我不評論。另外我看過在上次攝影活動之後寄送過來的照片集,當中的每一張照片和八卦雜誌上的完全不同,很明顯,攝影學會一班人是從事藝術攝影的,從他們的作品之中,我感受到他們都是一班正經八百的人,所以我也很感放心。」
 
每一個創作,都是一面會反映創作者的鏡子。
 
不論是攝影,還是寫小說,只要是創作者的作品,都會反映創作人是個怎樣的人。
 
正因為攝影學會大家的作品,使得爸爸感覺到他們的正經以及良好的態度,才會使得爸爸同意這次的攝影。
 
要是他們拍的照片是那些寫真集類似的照片,甚麼把牛奶倒在身上的照片,甚麼坦空露臀的照片,甚麼意識不良的照片。
 
我相信爸爸是絕對會反對這次的攝影。
 
怎樣的人,就會創作出怎樣的作品,作品就是創作者的鏡子,我相信這是無可置疑的事情。
 
就像我不會去寫那些萌賣萌肉的小說,因為我不是那些喜歡賣弄女性的人。
 
就像我在小說中不會寫出意識不良的場面,因為我不是那種趣味惡劣的人。
 
就像我不會寫甚麼鬼偽娘角色,因為我不是個心理變態得要把病態正當化的心理變態者。
 
「大家都同意了,那麼我明天就去通知修端,說家母同意了。」
 
爸爸、媽媽、小紫,他們三個人都點頭。
 
正當我想要宣佈今天的家庭會議結束時,有小紫身體媽媽突然叫住我,問:
 
「天從,雖然連爸爸都同意了,事情總算是順利通過,但是媽媽也想聽天從的意見啊。」
 
「我?不必了。」
 
「要的呢,以前因為大家都沒有聽過天從的想法,使得天從面對挫敗時,差點就要出意外,所以由現在開始,天從不可以把想法收在心中,要大聲告訴大家知道。」
 
「這樣啊……」
 
想起了之前因為香江文創通知信的事情而使得家人擔心,我多少有點過意不去。
 
然而,事情已經過去,現在就是現在。
 
對於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要不要當修端的攝影活動的模特兒,這件事,我是同意的。
 
但前題是出於修端是個正人君子,而攝影學會是個行為良好的社團。
 
除非是為了賣肉求榮,露胸釣狗公,否則沒有人會願意在一群行為不檢的攝影師之中拍照,拍下那些意識不良的照片。
 
就似是我的小說插畫一樣,我不願意交給那種行為低劣的人去為我繪畫。
 
只要修端他們不是要拍那些意識不良的照片,我永遠都會同意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去當他們的模特兒。
 
我依照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家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