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關於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要不要當修端他們的模特兒一事,以修端他們給人的良好印象而一致通過。
 
我們全家都同意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當修端他們的攝影模特兒。
 
得出這一個結果的時候,已經是十一時多。
 
雖然修端說我隨時可以致電給他,但我當然不會在這個時候致電過去,這可是睡覺時間。
 
所以,這一個好消息還是留待到明天告訴修端他知道。
 


因為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要當攝影模特兒了,所以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為她進行特別的強化護膚。
 
是怎樣的強化護膚我不清楚,只見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把好多好多的睡前護膚品拿了出來。
 
我聽媽媽說,那都是貴價貨,比她平時用的效果要好很多。
 
女性的皮膚護理竟然還有分一般模式還有強化模式,我實在是服了。
 
身為男生的我,只知道早睡早起身體好,皮膚也好。
 


其實這一點也是媽媽教我的。
 
她說無論再好的護膚品,也是無法修復因為熬夜而生的肌膚問題,例如眼黑圈。
 
預防勝於治療,所以要早睡早起,要十二時之前就入睡,七時起床。
 
事實勝於雄辯,媽媽能夠在鄰里之中有美少婦之稱,不多不少也是因為早睡早起這個原因。
 
兩個女生在搞着肌膚護理,而我和爸爸一於少理,回到床上去睡了。
 


然後,時間來到了第二朝。
 
爸爸早就上班去,而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上學去,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則在家中做家務,以及被指定的午睡。
 
媽媽說要預防黑眼圈,就要有足夠的睡眠,不讓雙眼太過用神。
 
為了在拍照時達到最好的狀態,媽媽在上學前再三叮囑小紫一定要午睡,當然小紫是否有顧着玩電腦遊戲而沒有午睡又是另一回事。
 
今天是距離暑假到來的最後兩天,當明天過去後,就是暑假了。
 
在學校的大家都十分期待暑假的到來,大家都在說暑假要去那裡玩,學校裡充滿着濃濃的暑假前氣氛。
 
回到這麼熱鬧的學校後,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各自去做要做的事情。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繼續去網球場那裡,當她的啦啦隊,為挑戰者打氣加油。


 
而我,則前往攝影社,把好消息通知修端及他的社員們。
 
「就是這裡。」
 
依照着修端昨天給的地址,我來到了一間社團活動室前。
 
確認過自己沒有找錯地方之後,我便推門進去。
 
社團活動室的門被打開,攝影學會裡的環境立即就映入眼前。
 
首先映入眼睛的是玻璃櫃,那有着一個又一個的獎狀及獎章,這些都是由社團開始至今累積下來的戰績,實在厲害。
 
從社團活動室的深處望,就會見到好幾個移動式報告板。
 


在報告板上是貼着各式各樣的照片,我猜可能是得獎作品以及很受歡迎的作品。
 
當中有風景的作品,也有人像作品,我發現了修端拍下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那張作品也在其中。
 
把視線望到最深處,那裡被造成一個攝影棚。
 
當然是非常細小的攝影棚,和一般照相店內置的攝影棚一樣,就只有幾個燈光,以幾張不同顏色的背景紙。
 
正當我還在打量着這個社團活動室時,一位社員向我走了過來,說:
 
「你好,請問有甚麼嗎?」
 
「你好,我是來找修端的。」
 
「是那一位找他?」


 
「我是羅天從。」
 
突然,這一個社員的眼睛瞪得非常大,大得眼球都要跌出來。
 
這可是一個經典的吃驚反應,如同在古時突然發現一直霸凌的人原來當今皇上的一樣。
 
社員差點就反應不過來,當他回過神後,就立即大叫:
 
「修端!修端!羅天從來了!是羅天從!是羅天從呀!」
 
社員這麼大叫,害我以為有一隻叫羅天從的怪獸出現了。
 
我的名字在社團活動室內響徹,久久不散。
 


在場的所有人都把紛紛把視線集中了過來,其中有一個人更是「咚」一聲的站起來,那人便是修端。
 
修端本來是在進行鏡頭的清潔,但當知到我來了後,連忙停下手上的工作,立即走來我的身邊。
 
「天從同學,我一直都在等你,你終於來了。」
 
「我…我來了。」
 
我知道修端求知心切,所以我沒多說開場白,立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他知道。
 
「修端,經過了我們一家人在昨晚的相討,我們得出了個答覆。」
 
「嗯。」
 
一瞬間,在場所有人都屏息以待,他們都等待着我公佈出結果。
 
從這個反應來看,我便明白到他們對於能夠邀請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當模特兒是多麼的重視。
 
被他們這樣瞪着,我不禁有點壓力,所以我深呼吸了一下,繼續說:
 
「而答覆就是,我們全家人都同意了。」
 
我的話聲都還未落下,社內便傳來了陣陣的歡呼聲,以及拍掌聲。
 
大家都對於能夠邀請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當模特兒感到十分高興,但我是覺得他們的反應太誇張了,真的會這麼高興嗎?
 
「天從同學,謝謝你,謝謝你的幫忙。」
 
「其實我甚麼都沒有做過。」
 
「總之就是很謝謝你,也謝謝你們一家人的同意,謝謝!謝謝!」
 
「不用謝了,修端。」
 
我們一家人會同意,還不是因為他們各位的言行舉止良好的關係。
 
要是他們整個社團都是去攝那些意識不良的照片,就算是一萬元一小時,我們都不會同意。
 
行善舉,做好事,當好人,自自然然就會讓別人對自己的印象良好。
 
同意歸同意,修端他還是未有講這次的拍攝主題。
 
如果修端他們這次的攝影活動是要拍些意識不良的照片,我們誰都會立即轉為反對。
 
所以,在這刻我追問修端到底接下來的拍攝活動是甚麼主題。
 
聽到我的提問,修端便說:
 
「這次的主題是『迎夏郊遊』。」
 
「能不能具體一點,我對攝影的事情不太懂。」
 
單單說「迎夏郊遊」,我真是完全不懂得具體來說是甚麼,想像空間可真大呢。
 
修端想了想,然後便叫人去拿一本書過來,當他接過書後,便把書翻開來給我看。
 
「具體來說,就是這樣。」
 
清新寫意,質樸自然。
 
看到了修端遞給我的這本書裡邊的內容後,我腦海內部浮現出這八個字。
 
簡單來說,修端他們是想要拍下少女和自然互動的美感。
 
再簡單一點來說,就是「連身洋裝.草帽.自然」。
 
我看過了書裡邊的內容後,便認為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勝任有餘,心裡是安心不少了。
 
「很好啊,那麼我再也沒有問題了。」
 
「嗯,那麼報酬方面。」
 
「呃,那一方面,就照你最初擬訂的那個好了。」
 
一小時五百元,我覺得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作業餘中的業餘模特兒的極限。
 
要是一小時五百元以上,我覺得是價超所值。
 
雖然我也想為妹妹爭取更好的報酬,但這已經是極限,更多的話我會受良心責備。
 
報酬說好了後,我就再問問更多詳細的事情,例如時間地點等等,以及準備事項。
 
修端說現在還不是說這些事項的時候,因為他們也得討論。
 
最遲會在今天晚上告訴我知道所有詳情。
 
話說到這裡,我已經辦好了我要辦的事情,現在該是時候離開這裡。
 
「天從同學,謝謝你,讓我再為大家多謝你。」
 
「再這樣多謝下去,就要見怪了。」
 
「能夠邀請要家母當模特兒,我們真的好高興,希望當日所有事情都順利。」
 
「嗯,我也希望如此。」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只不過是答應了修端當模特兒,便使整個攝影學會的大家都開心不已。
 
看到每個人都露出笑容,我也感到高興-------本應該是這樣。
 
我沒有感到高興,當然也沒有感難過。
 
在我心裡邊竟然有一種感覺,我竟然覺得如果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當了這次攝影活動的模特兒,便會出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