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因為小紫一意孤行,接下了攝影團的模特兒工作邀請。
 
所以在幾天過後,我便陪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一同參與攝影活動。
 
由網路上組成的攝影團並不像修端他們一樣,沒有在拍攝前寄給我們衣服,好讓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試穿。
 
攝影團似乎是打算到時候給衣服,再直接換上。
 
這一點讓我很在意,不過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卻一點都沒有在意。
 


她對於這次的攝影活動感到高興又興奮,明明我們跟攝影團的人們是素未謀面的。
 
我自己對於跟這麼多的陌生人一同去攝影,比起小紫她緊張多了。
 
真不知道要說小紫她自信十足,還是沒有危機意識。
 
在攝影活動的那天,我們兩個便一同前往指定的集合地點。
 
爸爸在我出門之前,叮囑我要好好留意小紫她,免生意外。
 


我是不知道我能夠做甚麼,但為了讓爸爸和媽媽安心些,我只好點頭答應。
 
來到了指定的集合地點後,便見這裡已經有十個人聚集在這裡。
 
每個人都持有單鏡反光相機,看起來一副專業的模樣,他們就是在網路上組成的攝影團了。
 
這個攝影團全部都是成年人,年紀也不輕,應該都是三十到五十歲,清一色男人。
 
攝影團中的一位男人看到了我們,他認得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的臉孔,於是便揮手叫我們過來。
 


「呼!真人比照片還要漂亮嘛。」
 
我們剛靠近攝影團那裡,那位揮手叫我們過來的男生便吹出口哨,說了句話。
 
攝影團的各位知道了他們的模特兒來到了,便全部都把視線集中過來,在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身上自由打量着。
 
「哈囉,各位好啊。」
 
要是媽媽本人,絕對會害羞得臉紅耳赤,更可能馬上躲到我身後。
 
可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卻一臉從容不迫,活潑地向攝影團的各位打招呼。
 
有善的態度,使得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和攝影團的各位開始對話起來,互相了解一下。
 
攝影團的各位自我介紹過,也向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問道要如何稱呼。


 
「我嘛,我叫何柳……」
 
小紫未有說出名字,她可能在想到底應該要說媽媽的本名,還是她自己的本名。
 
我認為兩個名字都不好說,畢竟我們對攝影團的各位都不太認識,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
 
於是我在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耳邊偷偷說了句話,告訴她知道這個時候要報上假名,或者英文名。
 
聽話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瞥了我一眼,她這個眼神是在說:
 
「哥哥!你把大家都當甚麼?駭客嗎?還是怪獸?」
 
而我也回了她一個眼神,用眼神說:
 


「我沒這個意思,只是凡事都應小心些。」
 
「你就是認為大家都心某不軌吧,哥哥。」
 
「不是的,只是得要小心保護自己。」
 
「好啊,反正哥哥就是帶有色眼鏡看大家,和爸爸都一樣。」
 
立即,小紫別開了對我的眼神,高聲道:
 
「大家可以叫我橋橋。」
 
我不知道小紫是怎麼想到這個名字,我只知道攝影團的各位聽到這個名字之後,不禁嘩然,紛紛發出「啊」的一聲。
 
「橋橋,這個名字還真的很可愛呢,成熟的女士配一個這麼可愛的少女名字,反差出一種可愛感呢。」


 
之前揮手叫我們過來的那位男人這麼說道,而攝影團的各位聽後都點頭同意。
 
到底這個稱讚是認真的,還是只為了破開隔膜而說,我實在不清楚。
 
我只覺得,這個男人應該是經常在夜店進出的人,說話有一手,臉皮有吋厚。
 
閒談和自我介紹到此為止,接下來大家便爭取時間,前往攝影地點去。
 
這次的拍攝主題為「尋幽探聖」,主題中的「聖」和我所認識的「勝」全然不同。
 
寫小說的我,自然對中文字是有點敏感。
 
我覺得這裡所採用「聖」這個字,其實是代表了對於攝影團來說是聖上的「謎之美婦女」。
 


但實情是怎樣,我就不清楚,而且也沒興趣問。
 
我只想問到底攝影團的各位是怎樣找到這個取景地方,因為這裡可是一條舊村中的廢棄的破爛場所。
 
比起進行攝影,看起來更適合玩氣槍野戰,或者拍攝奪寶電影。
 
我對於攝影團會選擇這個場所感到很在意,不過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卻是一點都沒有。
 
她還要求盡快更衣,開始攝影。
 
攝影團其中一個負責準備衣服的人,立即就從他的袋子中拿出衣服。
 
而這件衣服,竟然是一件女僕裝!!
 
「呵,竟然是這種衣服。」
 
看到女僕裝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是一臉欲想一試的表情。
 
她完全不在意為什麼是女僕裝。
 
「喂,小紫,難道妳不覺得有問題嗎?」
 
我偷偷在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身邊問道,而她只抱住女僕裝,以視線來回答我。
 
「為什麼哥哥總是認為別人有問題?」
 
「不是嗎?就算是準備衣服,也不是這一種吧?」
 
我當然是以眼神來回答。
 
「那麼會是那一種呢?」
 
「呃…至少不是這一種吧。」
 
「你根本就是認為他們都心懷不軌,你根本是帶有色眼鏡看別人。」
 
「不,我沒有。」
 
「別人為你準備衣服,當然就是因為那件衣服是與別不同,如果你有的話,就不用準備啦,對嗎?」
 
「但至少事情是不是應該要有個通知?試穿?」
 
「我不想和你討論下去,哥哥,現在我要更衣。」
 
這一個眼神過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便別開了臉,更帶着那一套女僕裝到了遠處的女公廁去。
 
我對小紫沒有好氣,我只好跟在她身後,並在女公廁門外等她更衣完成。
 
花了一些時間,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是更衣完成了。
 
而當我想到有媽媽身體的她換上那件女僕裝後,立即便說:
 
「這肯定是有問題!」
 
問題就是這衣服肯定是碼數不對,現在看起來是個成年人穿了初中生碼數的服裝一樣。
 
布料緊貼在肌膚,盡是把媽媽身體那豐滿的身材盡現。
 
裙子也有點短,令我覺得隨時就要走光。
 
也因為裙子短,使得一雙腿暴露出更多,即使是穿上了過膝襪,感覺還是暴露得太過多了。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聽到我的說話之後,並沒有多理會。
 
她只拿出小鏡子,整理着頭髮,也不試試要把裙子拉低一點。
 
「小紫,妳有穿安全褲嗎?」
 
「哎呀,哥哥,你好煩耶。」
 
「我問妳有沒有。」
 
「沒有。」
 
「給我穿回去。」
 
「先不說我根本沒有安全褲這東西,就算有,我也不會穿,現在不是挺好看的嗎?穿個安全褲完全破壞了形象。」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在我眼前轉了一圈,隨着她這一轉,那條已經有夠短的裙子便半飄起。
 
裙子半飄起,俗稱的絕對領域便露了多些出來,看起來就似快要露出內褲了。


 
「好看歸好看,但個人安全就是要做足。」
 
「哥哥,你再這樣下去,我就要生氣了。」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雙手抱胸,臉上帶着些微不滿的表情。
 
接着,她豎出一隻手指,嚴正地對我說:
 
「哥哥,由開到現在,你依然是認為攝影團的各位是不懷好意的,我覺得你這種態度很不好。」
 
「吓?我只不過是……」
 
「保護我是吧?你這是為自己歧視找藉口罷了。」
 
「我找藉口?」
 
「為什麼哥哥不肯站我這一邊,你就是和爸爸一樣,認為這樣的攝影很有問題,也和媽媽一樣,認為女孩子是要矜持。」
 
一時間我是有點無言,不知道應該要講些甚麼話才對。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見我沒有回話,她便轉過了身,走了開去。
 
穿着着她這套碼數不對的女僕裝回去跟攝影團進行攝影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