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了碼數不對的女僕裝的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開始了和攝影團的攝影活動。
 
攝影團的各位把想要的感覺告訴了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知道,而動作方面就由她自行決定。
 
當溝通好之後,攝影團的各位便擺出了個陣。
 
他們前後排列,每列五人,前排蹲下,後排站高,看起來像是古代火炮隊行軍打仗的射擊陣式。
 
眾人舉起了相機,如同舉起了火炮,皆瞄準着有媽媽身體的小紫。
 


有的人用長鏡,也有人是用短鏡,長短不一。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對於攝影團竟然擺出了攝影陣,感到很是興奮,立即就投入於其中,開始擺出各種姿勢。
 
姿勢一擺出,快門聲便響過不停,猶如在射擊的一樣。
 
這些快門聲的響起,使得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更為投入,又再擺出各種姿勢。
 
不到一會,整個攝影活動已經是入了佳境,進行得如火如荼。
 


攝影團的各位都對於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所擺出的姿勢,以及跟場景互動的動作贊不絕口。
 
我就在攝影團各位的後邊不遠處,看着這一切的發生。
 
看着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被陌生的男人拍過不停。
 
這一刻我不禁去想,為什麼小紫硬是要接下這次的工作,當這攝影團的模特兒?
 
自己心裡邊有些想法,而有當中有幾個想法似是答案。
 


有一個想法是,小紫是為了賺快錢。
 
爸爸給的零用錢,數目有限,不是很多,只是寥勝於無,如果小紫想要對一隻遊戲進行課金行動,實在不足夠。
 
所以,現在出現了一個可以賺快錢的方法,當然就要好好利用。
 
另一個想法是,小紫因為現在擁有了媽媽那豐滿柔美的身體。
 
小紫的身體並沒有像媽媽一樣很好的身材,小紫在學校的人氣是靠着她的運動來累積過來,和身材半點關係也沒有。
 
而現在,小紫的身體雖然不是她自己的,但在某程度上是擁有了好身材。
 
從來沒有好身材的她,現在擁有了,當然要好好享受一下擁有好身材的滋味。
 
以上的兩個想法都很成理由,但我覺得還有一個更靠譜的理由。


 
小紫硬是要接下這次的模特兒工作,是因為想要被受注目。
 
在學校裡,她是個有點人氣的女生,而在班房內,她是個人氣王,在學界網球上,她更是一個叫人聞風喪膽的明日之星。
 
她的一舉一動都成為了眾人的焦點。
 
但是,當巫小翠事件發生後,她便只能夠待在家中,做媽媽本應該做的事情,打理家務,沒辦法成為一個焦點。
 
本來被受觸目的小紫,因為巫小翠而落下像是被遺棄了的下場。
 
以小紫的性格,她當然不甘於就這樣子。
 
所以,當她知道她在當模特兒的事情上受到關注,成為了個小焦點後,便決定要待在那裡。
 


為眾人所關注,被眾人所觸目,讓眾人的焦點都落在她的身上。
 
那怕其實是因為媽媽的身體而使得她受到了注意。
 
畢竟,每個人其實都希望受到關注,得到別人注意,無一例外。
 
有時候我也會偷偷在想,如果自己能夠受到歡迎,像小紫一樣成為一個人氣王的話,那就是有多好了。
 
每日回到課室後,大家都爭先過來和我聊天。
 
我想要聊甚麼話題,大家都會和我聊,聊小說,聊寫作,聊小翠的是非。
 
在運動場上大家都視我為王牌,敵人視我為宿敵,觀眾視我為焦點。
 
贏比賽大家捧我為偶像,輸比賽大家來鼓勵我。


 
萬千少女為我尖叫,為我心動。
 
只要我徵女朋友,便能夠測試到一個班房能夠同時容納多少人,當中可能還有男性。
 
豈不快哉。
 
以上的三個想法,是我認為小紫硬是要參與這次攝影活動的原因。
 
如果把這三個想法都結合,說不定就是小紫硬要參與這次攝影活動的真相,而當中關於「人氣」的事情佔了極大部份。
 
就算不是絕對的真相,但也是八九不離十了。
 
「各位等一等!」
 


就在我坐在一旁猜想小紫的事情時,攝影團其中一個男人大叫起來。
 
他的一聲大叫,使得整個攝影活動暫定。
 
本來接二連三響起的快門聲,現在根絕在耳邊,四周頓時回到廢墟的幽靜。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也停下了擺姿勢,並對於突然的暫定感到不解。
 
因為攝影活動是按時收費,在攝影途中暫停也是同樣計時,所以對於現在突然停下來,有些人感到很不滿。
 
其中一個人便對喊出暫停的人說道:
 
「相機沒電就滾蛋囉!」
 
「你妹才相機沒電,你們眼睛長屁股呢,沒看到橋橋的頭頂有落葉的嗎?」
 
橋橋是我要求小紫使用假名時她起的名字。
 
當大家聽到此話的時候,都紛紛望向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頭頂去,就連我也一樣。
 
就如他所說,的確是有一片落葉落在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頭頂上。
 
這片落葉不算很大,但它剛好落在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的頭髮之中,卡住了。
 
而這片落葉看起來並不是剛剛才落下,看起來是卡在頭髮之中好一段時間。
 
我心感奇怪,為何現在這片落葉現在才被發現呢?
 
攝影影不是對於進入鏡頭裡的事情都很敏感的嗎?
 
而且十個攝影師,對着一個模特兒拍照,照理來說,發現模特兒頭頂有一片卡在頭髮裡的落葉並不困難。
 
有人更是用長鏡頭去拍攝,怎麼可能留意不到?
 
我頓時在想,到底他們是在拍些甚麼,難道其實他們是在拍景,而只是想找個人進入個景裡去,增添些人的氣息?
 
我不解,但沒有多想。
 
當大家都留意到後,叫出暫停的男人便笑了笑。
 
然後,他從攝影陣中走出,並走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身邊去。
 
他舉起了手,下一刻就從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頭頂上取下了落葉。
 
「這回可是沉魚落葉呢。」
 
男人輕笑着說,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則連忙道謝,說:
 
「啊,謝謝你。」
 
「不客氣,看妳的頭髮是有點亂了啊,剛好我有梳子,就讓我為妳打理打理。」
 
「呃!?我自己可以啊。」
 
「行了,行了,讓我來表現男士風度吧。」
 
說時遲那時快,男人已經一手摸起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那頭烏黑柔亮的長髮,並用他自備的梳子梳起來。
 
攝影團的各位看着,他們竟然都露出妒忌的眼神,但同時又露出「不能不服啊」的眼神。
 
「摸起來竟然是這麼柔軟,嗯,還有一陣甜甜的香味,橋橋妳是用那一個牌子的洗髮水?」
 
「我是用最近電視在賣廣告的那個………」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話都未說完,一把聲音便響起,喊了一聲「等等」。
 
而那是我的聲音。
 
「不好意思,可不可以不要碰模特兒。」
 
修端曾跟我說過,對於要親自觸碰模特兒,對攝影師來說是一件可免則免的事。
 
這是關乎到男女的關係,所以修端說過觸碰模特兒身體這種事情,例如整理衣服和頭髮,微調動作,是應該交由模特兒的朋友及她的同行者來做。
 
但是,眼前這個男人,卻直接觸碰了。
 
我認為他是踏到了底線,所以連忙叫住他,希望他能夠住手。
 
自問自己不是惡言叫停,是好聲好氣,但我的說話卻沒有受到這個男人的歡迎。
 
「小弟弟,你那位?」
 
「我是她的兒子。」
 
此話一出,除了眼前這個男人,所有攝影團的人都是一陣哇言。
 
大家都在私私細語,傳來了「人妻甚麼的」的聲音。
 
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卻因為我的說話,無奈得用手按住臉搖頭。
 
「所以呢?」
 
這個男人的意思就是,就算我是家人的身份,也沒有權去命令他別做這個別做那個。
 
我未有回話,而這個男人靠了上來,搭住了我的肩頭。
 
在旁人眼中,這是個友善的舉動,但實際上,他是在向我示威。
 
他甚至在我耳邊輕聲地講出極為無禮的說話,說:
 
「小弟弟,你媽媽欲求不滿,想要被男人看過爽,老子我不單單要看,還要摸,你能怎麼樣?」
 
要不我是個文人,有修養,我肯定會一拳打過去。
 
「你就乖乖在邊玩,或者靜靜地看着你媽媽怎樣在男人面前賣弄她自己啊。」
 
「你這……」
 
我就要回嘴,但這時候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卻苦笑着把我拉開。
 
她把我和那無禮到極的男人拉開後,便對我抱怨說:
 
「哥哥你別來亂好嗎?」
 
「我?我來亂。」
 
「人家只是好心幫忙我,你卻講這樣的說話,說甚麼不要碰我的。」
 
「我只是為妳好。」
 
「為我好哥哥你就別出聲。」
 
我一臉愕然,開始搞不清楚現在是怎麼一回事?是我做錯事了嗎?
 
在我愕然之時,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已經返回到拍攝場地去,還為我阻礙大家攝影的事情道歉。
 
她還說會送攝影團的各位三十分鐘的攝影時間,以作補償。
 
這一刻我真是愕然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