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差點就要大叫「去妳的」,小翠這個妖女實在是太過份。
 
我試着再撥打過去,但小翠並沒有接聽,我連續試着撥打三次之後便放棄了。
 
那傢伙不願意幫忙我,我現在能夠怎麼辦?
 
唯今之計,只能報警處理。
 
我這次撥號給爸爸,把事情告訴他知道。
 


他除了在電話裡頭高聲地大叫出句髒話外,就是說報警。
 
接着,我也撥號給媽媽,同樣把事情告訴她知道。
 
我沒有看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在聽到話後是有怎樣的反應,她大概可能是紅着眼落淚。
 
「媽媽妳先跟爸爸一起,爸爸已經報警去了,我自己會去附近找找看。」
 
「天從,不要自己行動,等大家,等大家在一起後再行動啊。」
 


「沒時間了,媽媽,小紫現在很危險,我一直要找到她。」
 
「天從,不要--------」
 
我未有把媽媽的話聽完就掛了線,然後我再撥號給幾個人。
 
第一個人是修端,我告訴他知道事情的大概,希望他能夠在網路上進行人肉搜尋,嘗試找到室內私影的地點。
 
修端立即就答應,更聯同他的學會成員展開行動,我是衷心的感謝他幫忙。
 


第二個人是愛恩社長。
 
雖然她不是和攝影有關的人,更是這次事件的局外人。
 
但她的人脈非常廣闊,也有一定的號召力,只要她說一句話,她的死忠粉絲必定會全力幫忙。
 
我對愛恩社長說明了事情的大概,她就二話不說要幫忙我,也是幫忙一個即將受到傷害的女性。
 
她將會和肥宅師兄及明悕展開行動,「小寫會」的所有人都會幫忙,我真的很感激他們。
 
而第三個人,也是最重要的一個人,就是思賢。
 
為什麼我會撥號給戲劇社社長思賢?
 
這是除了拜託他和他的社員幫助尋找小紫外,也是為了要一個地址。


 
我撥號過去,而當接通了後,我立即就叫道:
 
「我需要巫小翠的住址!」
 
當學生要加入社團時,就要填寫申請表。
 
小翠在加入戲劇社的時候,一定有填寫,而那張申請表上,一定有她的住址。
 
我認為思賢會有小翠的住址,畢竟小翠是戲劇社的成員之一,雖然她只負責寫劇本而不做演出。
 
多少是有想過一個可能性,那便是「就算是社團社長也不可能知道社員的住址」等等的事情。
 
也有想過思賢不太可能會隨身帶着社員們的入社申請表。
 


可是我現在不顧得那麼多,現在得要摸石過河,見步行步。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思賢立即就給了我小翠的住址,是倒背如流的告訴我知道。
 
我不知道他是怎樣做到,竟然能夠如此清楚社員的住址。
 
思賢的閱讀能力在我和小翠合力創作話劇的時候,我已經見識過是多麼的厲害,沒想到他連記憶力也是這麼厲害。
 
這就是一個話劇演員的能力嗎?
 
多得了思賢,我得到了小翠的住址,我謝過他的幫忙後,也希望他能夠幫忙尋找小紫,而思賢也二話不說的幫忙。
 
是的,我要去找小翠,去找那個討厭極了的妖女。
 
想要在最短時間內找到小紫,隨了靠着這妖女的巫術魔法之外,就別無方法。


 
她在電話中掛了我線,也拒絕接聽我的來電,我只好直接登門拜會她。
 
無論如何我都需要小翠的幫忙,無論如何,這都是為了小紫。
 
得到了小翠的住址後,我立即離開旅館,並向小翠的住址飛奔過去。
 
在離開旅館前,我跟侍者說,如果見到小紫回來就請他聯絡我,不過我認識這個機會不大了。
 
而關於我寫的小說,我趕着去小翠那裡時,竟然把自己寫了一晚的小說遺漏在旅館裡。
 
不過算了,事到如今,那部小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小紫她的安全。
 
小翠並不住得很遠,她原來和我是住在同一區,但卻是舊區。
 


三步拼兩步,不出一會我便來到了舊區。
 
在那裡都是一座座層數很低的唐樓,很有六十七十年代的感覺,來到這裡仿如回到過去。
 
我沒多留意這古色古香的舊區,我只確認着地址,尋找着小翠的家。
 
「是這裡。」
 
舊區的街道比較複雜,但路標指示很清楚,我很容易就找到小翠的住所。
 
小翠住的是一座六層高的舊樓,只有樓梯,沒有升降機,上落都要用腳走。
 
好死不死,小翠住在五樓。
 
「妖女配古宅,絕配絕配。」
 
一看到這長長的樓梯,我只能夠嘆氣和抱怨。
 
但為了小紫,為了求得小翠的幫忙,就算要我跑三十層樓梯,我也照跑無誤。
 
深呼吸了一大口氣後,我便踏步出去,開始跑樓梯。
 
我一次跨兩級的跑着,直衝向小翠的家門。
 
自己並不是甚麼運動健將,我只是一個文弱書生,所以才跑了一層,已經喘氣如牛。
 
我真的好配服這妖女,她居然每一天都上落這幾層樓梯。
 
雖然我已經累得要坐下來休息,但我還是靠着意志力,繼續向上衝,繼續跑樓梯,因為我沒有時間可以去休息。
 
就在我筋疲力盡到快要吐血時,我已經來到了小翠的家門前了,她家的那道有點鏽色的鐵門就在我眼前。
 
我靠着牆,猛喘氣,同時猛按小翠家的門鈴。
 
按門鈴的速度飛快,小翠家門後邊正快速地響着鈴聲,嘈吵得很,也很刺耳
 
門後邊更傳來了小翠的咆叫聲,說:
 
「住手!別再按!」
 
聽到她那噪音般叫我討厭的聲音,我就知道我沒有找錯地址。
 
小翠家門發出「咔嚓」的一聲,然後門便被打開。
 
身穿着便服的小翠就出現在我眼前,她本來想要問類似「是誰?有甚麼事?」的說話,但當看到是我這個她仇恨的人,當下立即二話不說把門關上。
 
我當然不給她這麼做,我立即就用力把門拉住,讓小翠無法關門。
 
但是,剛跑完五層樓梯的文弱書生,想要把門拉住,就唯有連站立的氣力也付之上去。
 
所以當我拉住了門後,便「砰」的一聲,向前一跌。
 
可惡的妖女連扶也不扶我一下,她只是一個迅速的後退,直接讓我跌在地上,跌入到她家的地面上去。
 
「你神經病發完了沒,發完就趕快走。」
 
她蹲到我面前,對我說。
 
「小翠,妳一定要幫我,幫我找到小紫她……」
 
「我說過,這是你家的事,與我無關。」
 
「求求妳,只有妳才可以……」
 
「不。」
 
「求求妳!」
 
「不!」
 
「求求妳!」
 
「不!我說不!」
 
「求求妳!無論妳以我做甚麼都可以!只要妳願意幫忙我的話!」
 
我保持着跌在地上的姿勢,抬起着頭,咬緊牙關這麼說道。
 
這刻,小翠眉頭一皺,然後對我說:
 
「哼,傻B,這句話說起來好聽,我要你舔我的腳指啊,你會嗎?不!你不會。」
 
「會!我會!」
 
為了小紫,無論小翠要再怎麼難為我,無論她要怎麼侮辱我,我也接受。
 
當我講出這句話後,我的手便向前一伸,伸向小翠的腳。
 
因為小翠是蹲着的姿勢,所以當我用力拉她的腳時,她被我拉得一屁股跌坐到地上去。
 
「傻!傻B!你!」
 
我雙手並用,為小翠脫下襪子,隨後便見到她的裸足,也看到她的腳指。
 
當下,我強忍住屈辱,想都不想就伸出舌頭,向她的腳指舔下去。
 
小翠立即發出一聲怪叫,並用那隻腳踢開了我的頭,阻止了我的動作。
 
不知道是受驚了還是怎樣,小翠屁股貼着地面的向後退去,想要避開我。
 
我保持着跌在地上的姿勢,向着她爬過去,同時說:
 
「我!我說到做到!為了小紫她!」
 
小翠完全沒料到我真的忍下了屈辱去舔她的腳指,這刻她的臉泛紅泛青,又害羞又驚慌。
 
看着我爬過來,驚得很的小翠竟然唸咒起來,用巫術魔法把我定身。
 
我的身體被定住,動彈不得,看到我動不了,她才安心的站起來。
 
隨後,她帶着好不甘心的臉望向我,就似是被我贏過了她的一樣,對我問:
 
「為什麼?為什麼你連這種事情都做得出,難道你沒有尊嚴的嗎?」
 
問話後,小翠為我解隨定身巫術,而我也沒有再爬向她,我只回答道:
 
「這都是為了我妹妹。」
 
「妹妹…妹妹…妹妹…為什麼你能夠為了她而能夠做出這種事情來呀!」
 
「因為我們是一家人呀!」
 
這句話一出,小翠抖了一抖,而我只直視着小翠,沒有再講話。
 
小翠看到了我的眼神,她知道我這個眼神是告訴她知道,無論她要怎麼屈我辱我,我也會接受,因為這都是為了我的家人,我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