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翠說要跟我一起去,我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樣。
 
因為接下來的事情正如她之前所說,與她沒有關係。
 
但她既然要跟,我也不阻止,再說我沒有多餘的時間去阻止她,所以只好任由她跟上。
 
工業區離我們不太遠,我們徒步也能到達,所以選擇跑過去。
 
很快,我們就來到工業區中。
 


在我們眼前的並不是一座煙囪冒出黑煙的工業大廈,只不過是由工業大廈活化成的寫字樓大廈。
 
香江之前是從事工業為多,但時過景遷,行業北移,香江便剩下了好多空置的工業單位。
 
有見及此,香江政府便決定活化工業大廈。
 
時至今天,這些工業大廈都變成辦公室,迷你倉,甚至攝影室,或者不同特色的遊樂場。
 
如果我們眼前的是那些冒出黑煙的工業大廈,我們現在看起來就似是在拍警匪電影了。
 


這個電影要取過怎樣的名字呢?
 
《妹控哥哥救妹大作戰》嗎?隨便了,反正這是完全不重要的事情。
 
我立即就衝進目標工業大廈,而小翠則跟在我身後。
 
當進入了工業大廈後,我們便乘坐升降機,來到目標樓層。
 
在乘坐途中,我已經用電話聯絡了爸爸和媽媽,說已經查到了小紫所在,叫他們帶同警察盡早前來。
 


我還有對爸爸媽媽說我會先趕過去,阻止事情發生。
 
他們都叫我不要輕舉妄動,不要單人匹馬去,因為不知道對方是個怎樣的人,而我當然沒有聽話照做。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目的地。
 
那裡是一間沒有公司名,也沒有門鈴,只有一道大鐵門的單位。
 
「妳肯定是這裡嗎?小翠。」
 
「我感應到是這裡。」
 
問過小翠後,我肯定了這裡便是我們的目的地。
 
於是我不作多想,立即就拍門,並大聲叫道:


 
「開門!開門!開門!」
 
拍門所發出「咚咚咚」的聲音響徹在這層的走廊上,就連我的叫聲也是。
 
但單位裡並沒有傳來應門的聲音,連「別拍門!」這類似的怒罵聲也沒有發出。
 
簡直是沒有人在這單位裡,也像是這個單位從來沒有被用過的一樣,是空置的。
 
但我肯定裡邊有人,因為我不認為小翠的感應會出錯。
 
所以我再度用手拍門,更甚用腳踢,搞得我雙手雙腳都感到痛。
 
這麼暴力的行為,正常來肯定會引起單位內的人注意,甚至怒罵,但此事完全沒有發生。
 


我決定要把行動升級,用更粗暴的方法來拍門。
 
這刻我是想要一拳打下去,但小翠喝止了我,說:
 
「智障也有個限度,你以為你這樣做,裡邊的傢伙就會開門給你,然後讓你把他的計劃破壞嗎?」
 
「那妳說我要怎麼做?哭着跪着叫他放過我妹妹嗎?」
 
「滾開,讓專業的來。」
 
我不懂小翠是甚麼意思,但我見她踏前了一步,把我推開,所以我只好讓出位置給她。
 
隨即,小翠口中唸唸有詞,她竟然再度施放巫術魔法。




 
「嗄!」
 
巫術魔法施放完成,那道大門竟然發出了「咔嚓」的一聲,像是回應小翠,告訴她知道門鎖開了。
 
「真奇怪,為什麼我會幫你這傻B?」
 
小翠突然想到了甚麼,頓時愣了一愣。
 
不過我沒有多理她,我立即就拉動大門。
 
而大門就像從沒有上鎖的一樣,被我一拉就開,發出零件轉動的聲音。
 
我只把大門打開足夠讓一個人行的闊度,並未全部打開,因為沒有完全打開的需要。
 


而在大門後邊還有一道木門,是上鎖了的。
 
我馬上要小翠用剛才的方法打木門打開,她這下子才從愣住的狀態中醒來,然後為我再度施法。
 
咔嚓!
 
門鎖被打開,當下我已經嫌用手的開門的速度太慢,一腳就踢出去,木門「咚」一聲被我踢開。
 
「小紫!!」
 
我大叫,但並未有一把女聲傳來,並沒有「哥哥!?」吃驚的一聲。
 
不過回應倒是有。
 
在這個只有看起來完全不像攝影工作室的攝影工作室最深處,那裡有一個長了一身肥肉的中年男人。
 
他只穿着白中帶黃污垢的內褲,全身赤裸裸。
 
他吃驚過轉過身,一臉是「不!不可能!」的表情,他是完全沒有想到竟然有人能夠這樣打開兩道門鎖。
 
就在他轉過身的時候,我看到了。
 
男人的身後有一張床,而上邊躺個穿着校園泳裝配及膝襪的女人。
 
她迷迷糊糊,發出着輕微的吱唔聲,看起來像是喝下了迷暈藥的一樣。
 
我很清楚這個女人是誰,所以一股火便從我心頭湧上來,我立即咆哮叫道:
 
「人渣!!」
 
在咆哮這句話的同時,我奔了出去,衝到男人的眼前,並揮拳。
 
這一拳擊中了男人的飽滿的臉頰,口沬橫飛,更倒地不起--------如果我不是個文弱書生的話。
 
就在我要出拳的瞬間,男人反應了過來,立即出拳。
 
在我的拳頭還未打到他的臉頰時,他的拳頭已經打落在我臉頰上去。
 
「碰咚」的聲音響起,在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是撞倒了攝影腳架並倒在地上。
 
眼前迷迷糊糊,甚麼都看不清,看來我連眼鏡都被打飛了去。
 
好痛,真的好痛,痛得我眼淚真流出來。
 
但我沒有理會,我爬了起來,再次衝向男人,出拳打他。
 
「嗚!」
 
然而在我衝到男人面前出拳時,男人同樣出拳,一拳就打中我的肚,使得我怪叫,更使我瞬間弓身向後。
 
男人的攻擊未有停下,他立即提起了腳,把我踢飛。
 
「碰咚」的一聲響起,我又再次倒在地上。
 
當下我痛得如同蝦一樣,按着肚子發出怪叫並把身體曲起來,更是雙眼緊閉,眼淚直流。
 
在我再次睜開眼睛,就已經是男人揪住我的衣領,把我揪起得雙腳離地起來。
 
「小子!給我滾!」
 
男人對着我大叫,他的聲音聽起來跟噪音一樣叫人討厭。
 
不單單只是他的聲音,連他的樣子,也如同一坨糞一樣,叫人感到噁心。
 
對於男人的說話,我給予了回應,我的回應就是我吐出的口水。
 
我「吐」的一聲,便把夾雜着血液的口水吐到他的臉上,並大聲叫道:
 
「人渣!!」
 
因為沒有了眼鏡,我不是太看得清楚他現在是張怎樣憤怒的表情,但我肯定跟一坨糞感到憤怒時的表情沒兩樣。
 
男人連我吐在他臉上的口水都沒有抹去,就已經氣得一拳打在我太陽穴的位置去。
 
頭裡是「噹」的一聲,眼冒着金星,差點就要暈過去。
 
「小子!我的心情你懂個鬼!」
 
話後他再度朝我的臉出拳,一擊中鼻子,鼻血猛噴出來。
 
「我有自知之明,我長這個樣子,一世子也不會有女人喜歡我!不會有女生願意和我在一起!」
 
男人在說話的同時對我拳打腳踢,猛揍着我的身體,我就仿如一個沙包,給他打,給他發洩。
 
「但通過攝影,我可以接觸她們,我可以讓她們在我面前擺弄身體,讓我可以把她們看個爽!
 
我甚至略施小計,就能在床上和她們那種愛被男人看的婊子搞在一起。
 
今天正是我處男畢業之日,誰都無法阻止我!
 
所以你這小子給我滾!」
 
在這一大段話中,他到底痛打了我幾多次呢?我真的數不清。
 
而在他說話過後,便一手把我摔到不遠處的地上去,好讓我像蟲一樣爬着走。
 
「敗類……」
 
但我沒有爬着走,我反而拖動着痛極了的身體,以我那張已經一臉鮮血的臉對向他,說:
 
「連狗也要比你這種人要好…你只不過是個敗類人渣!」
 
「小子!我就要你吃不消兜着走!」
 
看到我沒有滾蛋去,男人決定這次要把我收拾掉,直接把我打趴,打得動彈不得。
 
他向着我步來,全身散發着要狠狠地傷害我的氣息,非要把我的骨折斷不可。
 
我沒有害怕,我反而緊緊地握住自己那軟弱無力的拳頭,也向着他步過去。
 
「為了滿足自己的情慾而傷害別人…腐敗宅。你果然是一個-------」
 
「閉嘴!你閉嘴!」
 
「-------人渣呀!」
 
這一刻,我們雙方都朝對方打出一個釣拳,跟西部電影中兩個槍手比快拔槍射殺對方的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