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敘
 
 
各位讀者好,我是某編。
 
很感謝各位讀者抽出時間來閱讀我的小說故事,也很感謝小河所畫的插畫,同時也請各位為小河的電繪畫板默哀三秒。
 
第九部我覺得在內容方面是比較偏激的一部,因為包含了打鬥成份,以及比較別人感到不安的性侵犯成份。起初我也是考慮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寫性侵犯的成份,畢竟自己是主張「新輕風」的寫作風格,但在最後,我還是寫了這個內容,目的是為了表達出一個嚴重性。
 
攝影本來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感情的表達,文化的交流,歷史的見證,但是,胡亂地使用攝影,就變成了一種犯罪,變成了一種魔鬼的行為,這種事情除了傷害到人,也是傷害了攝影創作本身。


 
不單只是攝影,任何的創作媒介被不當地使用,就會發生意外,即使是繪圖,即使是小說創作。樹大有枯枝,總會有些人,利用創作媒介做出不道德的事情,就是這一種害群之馬,使創作受到了污染,被誤會,被討厭。
 
一粒老鼠的糞便,就已經足夠破壞一鍋粥。
 
在寫第九部的時候,我在網路上認識了一位朋友,不過她現在已經不是我朋友。
 
她喜歡動漫,但從不敢對她身邊的朋友講,不希望被知道。我就覺得奇怪,為什麼不願被知道呢?為什麼不敢講呢?難道是因為害怕旁人的怪異目光?是這個原因也說不定,但問題是,為什麼喜歡動漫就會惹起怪異的目光?
 
這道問題我只問我自己,而我在自問的同時,想起了一張嘲笑台灣某個電視台的圖片,在這個圖片當中出現了一位動漫女主角和一位真實存在的女性,兩位女性同樣都有露胸,但是動畫的女主角卻被電視台加上白霧,但真人倒是沒有。


 
該不會,怪異目光的成因,就是因為現今的動漫被眾人誤解了?如果是,為什麼被誤解呢?是因為作品的內容?作品的畫面?還是相關的二次創作呢?
 
如果沒有被誤解,那麼為何她會不敢對朋友說「我喜歡動漫」呢?為何在香港和台灣的動漫宅被怪異目光所注視呢?又為什麼會被認為是不好的呢?如果現在的情況換作是她喜歡足球,她又會不會不敢說出來呢?籃球宅又會不會惹來怪異目光呢?游泳宅會不會被認為是不好呢?
 
在寫第九部的時候,也發生了一件挺有趣的事件,在日本,一個教科書上的漫畫女教師,突然很受歡迎,她的大量二次創作出現,但過了一段時間後就被禁止了二次創作,背後的原因我不是很清楚,但我記得是有報導提及過就是了。
 
過度的捕魚,魚就會死盡,以後就再不會有魚;過度的伐樹,樹就會全倒,以後就不會再有樹;過度使用創作自由,那麼終有一天………
 
話題太過沉重了,接下來作個第十部預告吧。


 
暑假來到,而說到暑假,怎麼可能會沒有宿營和海灘,在第十部裡,將會主力跑天從和小翠的感情線,這對歡喜冤家,在海灘和宿營之中,又會擦出怎樣的火花呢?喂喂,羅天從啊,人家小翠才十三歲耶,目前還是預防性羈押你吧。
 
7月17日讓青春在海邊爆走!!
 
 
中敘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