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後,我和男人都被送到附近的醫院去。
 
兩人的傷並不嚴重,但需留院接受治療和觀察,所以我只好在醫院裡待上一兩天。
 
那個男人在送院後不久就清醒過來,警察馬上就以各種罪名拘捕了他。
 
男人醒來就受刺激,馬上又暈了過去,但無論如何,牢獄的床位是等着他了。
 
至於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她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經過之後,知道了她差點就要被侵犯之後,便大哭了一場。
 


就算男孩子氣如小紫她,再怎麼說也是個少女,遇上這種事情大哭是很正常的事。
 
不過她很快就收拾心情,並決定了以後都不會接觸人像攝影模特兒的事情。
 
攝影這們創作在小紫心中已經留下了黑暗的一面,令她永遠地不再接觸模特兒的事情,不論是對修端他們這些品行良好來說,還是攝影本身來說,都是件非常可惜的事情。
 
攝影這們創作明明是一件美好的事,但因為這些害群之馬,而使得被人誤解成別樣的事情,想想都叫我感到憤怒。
 
我多少是想要向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說明攝影並不是壞事,但一想到以後可能還會發生今次的事情,我就算了。
 


為表決心,小紫把在當模特兒時所賺到的所有錢全部拿了出來,做了一件事。
 
「這!這是!」
 
「這是送給哥哥的。」
 
她用了所有賺來的錢,買了一部手提電腦給我。
 
而且還是在我待在醫院時送給我,真是來了個及時雨呢。
 


因為待在醫院真的好悶,有部手提電腦,我多少可以用來進行小說寫作,以作渡日。
 
「這部電腦只能做文書處理,連看影片都卡卡的,所以哥哥只能用來作寫故事之用啦。」
 
「這樣就好,如果它能夠玩遊戲的話,我怕自己沒有心情寫小說。」
 
有了這部手提電腦,我就不必和小紫爭用電腦了。
 
我甚至可以向學校伸請帶手提電腦上學,在小休的時候寫作,爭取更多時間寫小說。
 
「那個…哥哥。」
 
「嗯?」
 
就在我幻想着自己會如何使用這部手提電腦的時候,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突然紅起着臉,低聲地叫了叫我。


 
「哥哥,那個,對不起,一直以來,我都誤會了你。」
 
「呃…沒關係啊,我又沒有在意。」
 
「還有,哥哥…」
 
「嗯?」
 
「謝謝你。」
 
這句話的話聲落下,就發生了一件叫措手不及的事情。
 
妹妹她,在這時候,竟然靠了上來,擁抱住我,把我的頸抱住。
 


「哥哥,謝謝你,謝謝你保護我,明明我對你這麼懷,但哥哥還是這麼努力地保護着我。」
 
「小…小紫。」
 
「好喜歡,我真的好喜歡哥哥。」
 
在以前,我一直都是被保護的一個。
 
每當我小時候被其他同學欺負的時候,小紫她總是會幫我出頭,教訓那些同學。
 
我以為這種事情以後都會一乖不變,但今天是換過來了。
 
我做了一件身為哥哥必須要做的事。
 
雖然被打實在是痛,但在這一刻我是覺得相當值得的。


 
出院之後,日子恢復到平常的一樣。
 
媽媽還是有着小紫的身體,小紫還是有着媽媽的身體。
 
我還是要以寫小說的方式來跟小翠決一勝負,以恢復她們原來的身體。
 
而暑假還是持續下去,而「謎之美婦女」又再次成為一個謎。
 
家人的關係恢復到以前的一樣,不,應該是比以前更好。
 
攝影所帶來的事情,正式告一段落,所有與攝影有關的事情正式結束。
 
不。
 


其實還有一件事。
 
這件事我大可以不去做,然後宣佈事情真正的結束。
 
但我認為,我必須要去做,畢竟我可不想欠她。
 
再說,得人恩惠千年記,做人是需要感恩。
 
因此,我決定了把此事完成,當完成後才正式說一句「所有事情正式結束」。
 
在出院後三天,我到附近的超市去,買了一盒送禮用的巧克力。
 
然後,我帶着這盒巧克力,來到舊區。
 
我踏過五層樓梯,氣喘如牛的來到目標樓層。
 
確認過地址沒有錯後,我就按下門鐘。
 
眼前的門後發出門鈴響聲,不出一會,一個身穿便服,頭綁螺旋卷雙馬尾,身高如中一生的女生便打開了門。
 
「呃…妳好。」
 
她正是我要找的人,巫小翠。
 
我打了個招呼,不過小翠那傢伙竟然在瞥了我一眼之後便關門。
 
門「碰」一聲的關上,迫使我得再去按門鐘要她來開門。
 
與小翠那傢伙相處得久了,自然知道再按一次門鐘她是不會來開門的,所以我連續地快按,迫得她心煩而開門給我。
 
果然,那傢伙的思路很好抓,她立即就怒氣沖沖的過來開門給我。
 
「煩死了!你想怎樣呀!」
 
「妳不打算招呼我到妳家裡去坐坐的嗎?」
 
「不!」
 
「別這樣,我好說也是客人。」
 
「你這傻B再不滾蛋我就要用巫術轟飛你!」
 
「喂,這個給妳的呀。」
 
話說到這裡,我把買來的一盒巧克力遞了出去,遞到小翠的面前。
 
我的這個舉動使得小翠呆了一呆,大概是我這個舉動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小翠呆了半晌,然後無言地接過我遞來的巧克力。
 
或者小翠認為我送她的巧克力有甚麼惡作劇機關,所以翻面翻底的檢查着,我看了就覺得好笑,我像這一種會對人惡作劇的人嗎?
 
「這是送給妳的謝禮,沒有甚麼機關。」
 
我如實相告,不過小翠還是一臉懷疑,而我繼續對她說:
 
「這件禮物不單只是感謝妳出手幫忙在當時感應我妹妹的位置,也是感謝妳在當時把巫術魔法施加在我身上,讓我避過那個男人的一擊,也讓我擊中他。」
 
在我留院接受治療的那段時間裡,我除了利用小紫送我的手提電腦進行寫作之外,也反覆思量着和男人打架時的事情。
 
從中我有一個想法,我所以能夠避過男人的一拳,以及能夠一拳就把男人把趴,我認為是小翠在幫助我。
 
我不知道她為何要在當時幫助我,畢竟我們是敵人的關係,再說我也沒有求她幫忙。
 
但事實是,她真的幫助了我。
 
事情有這麼巧合嗎?
 
就在當時,男人打出拳,而小翠施法,使得本來害我的法術變成了幫我避過男人一拳的法術,同時讓我反擊。
 
要出現這個巧合,我認為比中了現金大獎還要困難得多。
 
這不是個巧合,是小翠她暗中幫助了我,使我迴避同時反擊。
 
所以,覺得應該要感謝她,因為沒有她,我應該是沒有辦法把那個男人狠揍的。
 
聽過了我的話,小翠「哼」了一聲,同時收下了巧克力。
 
不過她說:
 
「傻B,你可別誤會,我是你的敵人,我才不會幫你。」
 
「吓?」
 
「只是!如果你因為打架而受傷,或者殘廢了,或者任何事,而使你無法進行小說寫作,以此為由說『我是因為這樣才輸給妳,這次不算!』,那就使我麻煩。所以,我當時不是在幫你,而是在幫我自己,懂?」
 
我半瞇起眼睛,直視着小翠,未發一言。
 
小翠發現了我緊盯着她,使她感到混身不自在,於是用國語對我咆哮道:
 
「看!看三小啦!」
 
我收回了緊盯小翠的眼神,挑了挑眼眉,笑着說:
 
「妳啊,好不誠實呢。」
 
「滾!你這傻B給我滾!」
 
「碰」的一聲後,小翠就把門關上,不想再和我對話。
 
不過我送她的巧克力確實是被她收下了,我應該可以當作她接受了我的謝禮,接受我的感謝了吧?
 
我要做的事情總算是做完了。
 
「這傢伙真是的好難相處呢。」
 
我轉身離去並微笑着說。




PART 9
END

(7月8日更新中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