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來到了中端,正處於盛夏之時。
 
爸爸依然上班,媽媽依然是小紫的身體,小紫依然是媽媽的身體,沒有甚麼特別事發生。
 
但這是對他們來說。
 
在目前,我面臨着一個大難題,而這個難題是關於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
 
而這一個難題幾乎每一個作者都得要面對。
 


它便是靈感。
 
我的靈感女神從我身邊走開去,去了渡假或旅遊了!
 
我現在可是一個缺乏靈感的作者。
 
這次欠缺靈感的情況和我以前遇到過的情況不一樣,我並不是腦袋空空如也,任何情節都想不出來。
 
我是有個小說內容的大綱,也確定過這個大綱和我的小說十分符合,但我卻無法想到細節。
 


硬是要寫,不是沒可能,但我得要花上好多的時間,才能夠把細節嘔吐而出。
 
過後也可能會發生一些部份寫得詞不達意,不知所云,使得要重寫好幾次。
 
這種感覺就似是在一條本來流水很順暢的河道之中,放了好幾塊大石,阻塞住水流,使水的流動變得遲緩鈍滯。
 
我致電話愛恩社長,告訴過她我現在的情況,希望她能夠幫我一把。
 
而從愛恩社長的回答中,也從肥宅師兄的翻譯中,我明白到我自己是出現了一個毛病。
 


連續創作疲累症。
 
愛恩社長猜我在這個暑假以來,一直都沉淪於小說創作,日以繼夜,夜以繼日。
 
這真的是被她猜到了,因為沒有暑假作業的關係,也因為我現在有了手提電腦的關係,我是投入了超大量的時間進行小說創作。
 
除了在各種解決生理需要的時刻我是沒有進行小說創作之外,我幾乎是在進行小說創作。
 
也除了在攝影事件中那幾天離開過家裡外,我就是足不出戶了。
 
而正因為我這樣沉淪於小說創作上,我才有了「連續創作疲累症」。
 
對症下藥,愛恩社長說我現在需要的是休息,放下小說創作,做寫小說以外的事情。
 
使得身心有了個調節,才能夠治好這個問題。


 
我問道為何這個毛病以前沒有出現過,而愛恩社長則告訴我那是因為現在正是暑假的關係。
 
以前因為要上學,而且是強迫性,總有大部份時間是做寫小說以外的事情,腦袋總算是能夠放鬆。
 
但現在因為處於暑假,沒有強迫離家上學,使得我終日投入於創作上,所以才出現這個問題。
 
對於愛恩社長叫我休息放下小說創作的提議,我起初是不接受。
 
因為香江文創的小說對我來說太重要了,它可是影響着媽媽和小紫能不能恢復原來的身體。
 
但我想到,如果我因為這個毛病而影響創作,把小說寫差了,豈是得不償失?
 
再說,小說目前的進度超越了我預定的進度,我休息兩週是沒有問題。
 


休息可不羞恥,人累了就得休息,不論是誰。
 
曾有人說過,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所以,最後我接受了愛恩社長的提議。
 
暫時放下小說的創作,好好休息。
 
而現在,我開着家裡的空調,看着電視台播放的週日午間電影,進行着我兩週的休假。
 
「爸爸說過,男孩子如果被女孩子咬了手臂的話,男孩子就要聚了那個女孩子了啊!」
 
週日午間電影總是喜歡播放老舊的電影,即使這部電影其實已經在午間電影中被重播了數十次。
 
但奇怪的是,即便如此,依然會有人覺得這部電影挺新鮮,依然會有人留神去觀看電影。


 
我就是其中一個這樣子的人。
 
我坐在沙發上,看着午間電影,聽着對白。
 
而當我聽到這一句對白的時候,我不禁一愣。
 
也不禁摸了摸被小翠咬了一口的手臂。
 
時到今天,在那個位置上,依然有着個淡淡的牙印,用手去摸還能感到凹凸。
 
以魔幻小說的角度來看的話,這個牙印仿佛是個烙印,或者咀咒,永遠附在我手臂上。
 
想一想就覺得好笑,我會不會因為被她咬了,就繼承了她的巫術力量呢?
 


畢竟在僵屍喪屍小說當中,人被咬了,就會被僵屍喪屍。
 
有免疫的人,就會從中變得更強,擁有超凡的力量。
 
不過最令我覺得好笑的是,電影中那一句對白。
 
這是一個小女孩對小男孩講對白,對白猶如「吻一下就會懷孕啊」一樣天真可愛。
 
按照這句對白來說,我被小翠咬了手臂一口,我不就是得娶她當我妻子?
 
先不說這是個不合理的事情,以我和小翠的關係,我們怎麼可能會成為夫妻!
 
這妖女不可愛,不漂亮,脾氣臭,潑辣,蠻不講理,朱儒,自大,高傲,麻煩,口不擇言,粗魯,無禮,標奇立異,怪誕,不可理喻,愛罵人,控制狂……………
 
我怎麼可能會跟這妖女當夫妻?不可能!
 
只是想起那傢伙,我就已經起一股無名火了。
 
夫妻,戀人,這些種種,絕對沒可能,我連當她的朋友都不要呢。
 
我真是搞不懂,為什麼總是有人說我喜歡這妖女。
 
小紫有這樣說過,明悕也這樣說過,都說我喜歡巫小翠。
 
這沒道理呀,我才沒有喜歡她。
 
我恨不得要把這傢伙碎撕萬段呢。
 
不過沒緊要,即使旁人怎麼說都好,我自己是不是喜歡小翠她,我心底邊是清楚不過。
 
沒有!真的沒有!完全沒有!
 
「如果我真的喜歡她的話,就保佑我被困於海蝕洞裡,吃夠一晚海邊冷風。」
 
一不小心,我就衝口而出這麼叫道。
 
正在為晚飯淆製湯底的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聽到我突然大叫,便從廚房探頭出來,問:
 
「媽媽剛剛有聽到天從喜歡了個女生?」
 
「不要用疑問句。而且我沒有說過我喜歡了個女生。」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在這一刻甜甜的笑了笑,然後又說:
 
「喜歡女生沒甚麼值得害羞啊,天從。」
 
「我沒有喜歡了某個女生。」
 
「愛情這回事呢,有時候到來了,連本人都不知道的啊。」
 
「不,我有沒有喜歡了某個女生,我自己很清楚。」
 
「讓媽媽來猜猜看啊,是班上邊的女生,對嗎?該不會是,天從喜歡了小翠?」
 
聽到了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講的這一句話,都害我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猛咳起來。
 
咳了好幾下,感覺總算好起來,我立即就回話說:
 
「為什麼會先想到小翠那傢伙?」
 
「呀呢?因為我覺得天從和小翠很合得來啊?」
 
「不要用疑問句。我和她那裡合得來?」
 
「嗯…這一點呢,媽媽覺得好多地方都合得來啊,例如這個和那個。」
 
就這麼說「這個」和「那個」,就算我是媽媽的兒子,也不可能會懂得「這個」和「那個」到底是甚麼個。
 
我對於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那迷糊的發言嘆了一口氣,同時也是為再次被人說我喜歡小翠這件事嘆口氣。
 
在嘆氣過後,我提醒般對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說:
 
「小翠可是把妳們害慘的壞人呀,媽媽。」
 
「這不是很浪漫嗎?和仇人戀愛啊。」
 
我忘記了一件事,媽媽是一個少女情懷滿滿的女性。
 
對於像這種「愛上殺父仇人,用愛化解恨」之類的事情,她是會感到浪漫不已。
 
「天從和小翠呢,嘻嘻。」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臉頰泛起了幸福的紅暈,她肯定是幻想了我和小翠用愛來化解恨仇的愛情故事。
 
也可能已經幻想到在遙遠的將來,跟我和小翠的兒女一同玩樂的情景。
 
對於這麼善良又天真的媽媽,我只好再次嘆氣,並提醒說:
 
「媽媽,可不要只顧着幻想,妳還在煮湯。」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一聽,便「啊!」了一聲,連忙把精神集中回去。
 
雖說曾有人說「旁觀者清,當局者迷」,但對於我是不是喜歡巫小翠這件事,身為當時人的我,是非常清楚。
 
我對小翠她--------
 
嘟嘟!嘟嘟!嘟嘟!
 
在我內心要宣佈我是不是喜歡小翠時,我的手機鈴聲響起了來。
 
我沒有再去宣佈些甚麼,接下來我只是接聽了電話。
 
「喂?喂?你好。」
 
本以為這是煩人的推銷電話,因為除了推銷電話之外,基本上是沒有人會在這個時間致電給我。
 
愛恩社長不會,肥宅師兄不會,明悕不會,修端也不會,念慈也不會,一心和家寶也不會。
 
小翠肯定不會。
 
但從電話裡頭,竟然傳來了一把熟識的聲音。
 
那是思賢的聲音,戲劇社的社長思賢竟然撥了我的電話號碼,致電給我。